美國大選多州相繼爆出巨大數量的選票無法認證合法性,亞利桑那州有190萬郵寄選票未按法律進行簽名核對,或是非法;賓夕凡尼亞州被計算的郵寄選票,比實際申請的郵寄選票多出100萬張……

聽新聞:

與此同時,多州重計選票後,基本維持原先點票的最終選舉結果。

安全欺詐專家、數據科學家格雷格·斯坦斯特羅姆(Greg Stenstrom)12月1日向大紀元記者表示,需對選票進行全面審計,而不是單純地重計選票,才能真正解決大規模選舉舞弊問題。

斯坦斯特羅姆在本次大選中擔任監票員,他表示,在大選日當天,他目睹了22個選區的7個投票站存在違規行為。

在賓夕凡尼亞州特拉華縣點票中心,他觀察到郵寄選票、選票接收箱以及USB儲存卡等方面存在法醫科學性質(forensic)的破壞問題,所有的監管鏈文件也不知所蹤。

單純的重計選票 無法解決問題

斯坦斯特羅姆說,「……如果你不能驗證這些選票的來源以及選票的監管鏈,你一旦開封這張選票,將其輸入到系統中,這就像是射出的子彈,這就是投票了。」

「如果這張選票不合格,或者你沒有這張選票的監管鏈信息,如果你重計選票的話,好的,這裏有10萬張選票,其中有9萬是給(前)副總統拜登的,1萬張是給特朗普的,那麼,無論你重計多少次選票,結果都不會有改變。所以,僅以重計選票來作為補救辦法,不會令人滿意。」

需對每一張選票全面審計 審查整個過程

斯坦斯特羅姆說,需要對每一張選票進入投票系統的整個流程,進行全面審計。

「你必須對整個(投票)過程進行會計處理(accounting process),你必須要查看這張選票是如何進入系統的。」

「在賓夕凡尼亞州,有150萬人申請郵寄選票(mail-in ballot),但有250萬張的郵寄選票被計算,所以,你會對中間的100萬張的差額產生疑問。」

「如果事後我坐下來,做選票重計。(這些可疑的)選票出現了,誰關心他們出現了?這100萬張,是我們需要說明情況的選票,這些選票是如何進入這個系統的。所以,這(單純地重新點票),不是一種很好的解決問題的方式。」

「你不能只是說,我們來做重計選票,而是要審查整個過程,審查選票的有效性。」

「我在證詞中所談到的USB卡,這些USB卡應該放在密封的袋子中,由選舉的裁判簽字。當這些USB卡進來時,我(作為監票員)可以對其查看。」

「他們都不遵守這些規定。那些USB卡放在寬鬆的膠袋中,放在ZIP袋中。」

「我問他們:這些USB來自哪裏?(他們說:)那沒甚麼關係,我們就是要把這些USB卡插到(電腦)上。」

「問題的關鍵是:你必須要證實這些選票來自哪裏,必須要證實,你有這麼多的數量。在計算選票之前,你必須要拿出證據證明這些選票來自哪裏。」

斯坦斯特羅姆表示,特拉華縣點票中心的工作人員違規處理USB卡,這些行為發生後,拜登的票數猛增5萬張;而現在,據報告,64個USB卡都失蹤了。

如果數百萬選票無法認證有效性 選舉結果將交由國會決定

他說,「這個選舉過程是由我們國家的先父們創建的。其目的是應對可能出現的欺詐行為,應對所有這些問題。」

「我們擁有憲法補救措施。」

「在這種我們無法說明數百萬的選票的來源的情況下,我們必須要審視,我們要認證這些選票嗎?」

「如果我們不能認證這些選票,無法知道這些選票的來源,那麼,這個事情會交付給國會來處理,由國會來決定誰贏得選舉,誰是勝出的總統。」

「我認為,這是必須要走的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