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3日在內華達州卡森市舉行的聽證會上,特朗普競選團隊提供了一名證人的目擊證詞。該證人指證,在提前投票期間,用於存儲選舉機器票數的磁盤,在夜間數次莫名其妙地改變了票數。

據代表特朗普團隊提交證據的律師傑西‧賓納爾(Jesse Binnall)說,這位名字被保護令屏蔽的證人說,每一天投票結束時,工作人員都會從機器上收集選票統計,並在存儲在USB閃存盤上。

「他們的做法是,會記錄這些閃存盤的進出,閃存盤也有一系列的序號。」賓納爾說。

「但很多時候,閃存盤登出時,上面總共只有一票。但第二天早上,在投票期間又被登入時,上面有了不同的數字,有時變多,有時變少。」

「這意味著,從數字上看,在夜深人靜的時候,這些機器上的票數增加了,登入記錄卻消失了。」他說。

賓納爾說,這些USB閃存盤沒有加密,投票機也沒有密碼保護。

「而且它們是和手提電腦連接在一起的,手提電腦本身就有可能被入侵。」他補充道。

關於投票總數被篡改的指控,是賓納爾在證據聽證會上提出的幾項指控之一。內華達州選舉挑戰的核心,是特朗普競選團隊所稱的幾批非法選票。

根據內華達州共和黨在推特上的公告,目前法律團隊提交給法院的證據包含:8,000張選票的地址根本不存在、1.5萬選票的地址是空地或者商用地址、2,468張選票選民已搬走、4.2萬選票為重複選票、1,500張選票選民已死亡、近2萬張選票的地址是外州地址、約6千選票的地址無人居住等等。

此外,該團隊還認為,13萬多張選票上的簽名僅由機器核實,違反了內華達州的選舉法。

競選團隊要求法院確認這起抗訴,並罷免代表前副總統拜登的選舉人,他們是這場競選的被告,代表內華達州參加選舉人團。

「我們指出的每一個事例,都將導致誠實內華達州人的選票被剝奪。」賓諾爾說。

「我們明白這是一種不尋常的情況,但我們不能對選票舞弊視而不見。如果我們要繼續成為世界上代議民主制(Representative Democracy)的燈塔,當它損壞時,(在這裏它確實損壞了,)我們就不能對它視而不見。這不是我們美國人的作風,我們要把它糾正過來。」

被告的律師凱文·咸美頓(Kevin Hamilton)對特朗普競選團隊的所有說法,進行了全面的逐點質疑。他認為,特朗普競選團隊在大量涉嫌非法投下的選票名單中,沒有說出一個選民的名字。

「簡單地說,令人嘆為觀止的法律補救(relief )措施,需要令人嘆為觀止的證據,但辯方卻沒有任何類似的證據。」咸美頓說。

咸美頓認為,反對使用簽名匹配機的類似法律挑戰,已被其它法院無一例外的推翻。他還將矛頭指向了傑西·卡姆佐爾(Jesse Kamzol)的可信度,他是被告的關鍵證人,其證詞中的數據分析,指出了大量潛在的非法投票。

在聽證會最後發表的抗辯中,賓納爾指出,被告並沒有質疑卡姆佐爾的分析,而是攻擊他的資格。卡姆佐爾在2017年,就擔任了共和黨全國委員會的首席數據官。

地區法官拉塞爾(James Russell)命令雙方,在周五(12月4日)上午10點之前,向法院提交擬議命令,以便他能迅速做出裁決,以利任何一方有足夠的時間向內華達州最高法院提出上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