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美國大選的選票來源也備受爭議。專家表示,有證據顯示,超過十萬張的選票是從一棟無法處理郵件的郵政大樓發送出去的。

2020年12月1日,托馬斯‧莫爾協會(Thomas More Society)的「阿米斯塔德項目」在華府舉行新聞發佈會。該項目主任菲利普‧克萊恩(Phillip Kline)在會上提出以上觀點。克萊恩也是堪薩斯州的前總檢察長。

克萊恩說,「2020年大選中,大概有13萬至28萬份填寫好的選票,從紐約州貝斯佩奇(Bethpage)運到賓夕凡尼亞州的蘭卡斯特(Lancaster),在那兒,這些選票和所運的拖車都消失了。」

他認為這些選票的來源可疑,因為有證據顯示,這些選票來自無法處理郵件的郵政大樓。

他說,「我們獲得的證據顯示,有好幾次,填寫好的選票是從紐約州貝斯佩奇(Bethpage)的一個郵政設施送出,而這個郵政設施並不具有處理郵件的職能(a postal facility that has no Mail Processing role)。它不能接收這些郵件,因為它沒有處理這些郵件的機器。」

「和我們交談的人說,這棟建築物沒有擁有處理這些填寫好的選票的基礎。」

至發稿,美國郵政局(UPS)沒有回覆大紀元的置評請求。

大選選票接收箱未按法律要求監管 公開錄像的請求遭拒

2020年12月1日,托馬斯‧莫爾協會(Thomas More Society)的「阿米斯塔德項目」在華府舉行新聞發佈會。圖為該項目主任菲利普‧克萊恩(Phillip Kline)在發言中。克萊恩身後是選票接收箱(Dropbox)的局部圖片。(李辰/大紀元)
2020年12月1日,托馬斯‧莫爾協會(Thomas More Society)的「阿米斯塔德項目」在華府舉行新聞發佈會。圖為該項目主任菲利普‧克萊恩(Phillip Kline)在發言中。克萊恩身後是選票接收箱(Dropbox)的局部圖片。(李辰/大紀元)

2020年12月1日,托馬斯‧莫爾協會(Thomas More Society)的「阿米斯塔德項目」在華府舉行新聞發佈會。圖為該項目主任菲利普‧克萊恩(Phillip Kline)在發言中。克萊恩身後是選票接收箱(Dropbox)的局部圖片。(李辰/大紀元)
2020年12月1日,托馬斯‧莫爾協會(Thomas More Society)的「阿米斯塔德項目」在華府舉行新聞發佈會。圖為該項目主任菲利普‧克萊恩(Phillip Kline)在發言中。克萊恩身後是選票接收箱(Dropbox)的局部圖片。(李辰/大紀元)

選票接收箱(Dropbox)是否遵循法律要求,進行24小時安全監管,也成為關注的焦點。

克萊恩說,「這些選票接收箱,很多是由馬克·朱克伯格(Mark Zuckerberg,面書創始人)所贊助的科技和公民生活中心(the Center for tech and civic)支付的。選票接收箱可以接收4千至7萬5千張缺席選票。」

調查顯示,2020年總統大選之前,「科技和公民生活中心」每年只獲得大約70萬美元的捐款。但在2020年,馬克‧朱克伯格和他的妻子向這個非牟利組織捐贈了至少3.5億美元。這筆錢隨後被撥給了當地的選舉辦公室。

2020年12月1日,托馬斯‧莫爾協會(Thomas More Society)的「阿米斯塔德項目」在華府舉行新聞發佈會。圖為該項目主任菲利普‧克萊恩(Phillip Kline)在發言中。(李辰/大紀元)
2020年12月1日,托馬斯‧莫爾協會(Thomas More Society)的「阿米斯塔德項目」在華府舉行新聞發佈會。圖為該項目主任菲利普‧克萊恩(Phillip Kline)在發言中。(李辰/大紀元)

克萊恩表示,「我們被承諾:這些選票接收箱會受到一周7天、一天24小時的安全監管。

「有人看到任何選舉官員去選票接收箱那裏查看嗎?

「我們被承諾,將保證這些選票的流通和監管鏈的誠信。這意味著,在法律上,必須要確立一個『兩人一把鑰匙』的機制,這樣,就不會在一個非常支持共和黨或者非常支持民主黨的區域,發生某位黨派人士在取票過程中遺失這些選票的事情。」

他表示,要求公開選票接收箱監管錄像的請求,遭到了拒絕。

「他們會像承諾的那樣,公開這些選票接收箱的錄像嗎?我們提出了申請,要求獲得這些信息,但是遭到拒絕。」

「和我們一起工作的選舉專家表示,按照聯邦法律《幫助美國投票法》(Help America Vote Act),違反監管鏈的這樣的行為,會妨礙對選舉過程進行認證。」

要求提供登陸點票機器的途徑遭拒

克萊恩說,很多地方的點票中心阻止監票員進入。

投票站觀察員格雷格‧斯坦斯特羅姆(Greg Stenstrom)(右一)(李辰/大紀元)
投票站觀察員格雷格‧斯坦斯特羅姆(Greg Stenstrom)(右一)(李辰/大紀元)

當天參加新聞發佈會的投票站觀察員格雷格‧斯坦斯特羅姆(Greg Stenstrom)表示,儘管擁有有效的證件,他花費了5個小時才進入主要的點票房間;又過了三天,他才獲得法庭命令,得以每兩個小時有5分鐘時間可以進入後面的隔離室(sequestered back rooms)中。

克萊恩說,「我們回過頭來再看看那些縣(的點票)中心發生了甚麼,就會意識到這些投票接收箱(Dropbox)和這些點票中心聯合在一起,允許一個地點的數萬、數十萬的晚於大選日期送到的選票合法化。這些選票被以一個卡車,兩個卡車地運送到一個地方,遠離任何黨派的監票員。」

「你會看到,如果你給一個電腦點票系統中注入大量的虛假選票,會帶來更多的問題。」

本次大選中,拜登在多個州的選票都突然出現票數飆升的情況。

特朗普總統11月18日在推特上轉發了,拜登在威斯康辛州的選舉夜凌晨3:42收到14萬3,379張選票的數據圖。

11月19日,特朗普再次在社交媒體推特上請民眾看密歇根州的投票數據,顯示在選舉夜凌晨6:31分,拜登收到13萬4,886張選票。

克萊恩說,「你不知道這個機器是怎樣點票的。沒有人能知道,除非你有登陸和打印途徑(access and print off logs)。

「我們提出申請,要求提供這些登陸途徑,但是沒有人提供。

「實際上,我們認為,在一些地方,這些州的合同,允許這些登陸途徑成為原賣方的專有財產。這(意味著)我們放棄了查看機器運行的方式。

「那麼,這就會成為一個國家性的爭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