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曾向習近平像潑墨的女孩董瑤瓊在推特上發影片,控訴「被精神病」並遭當局高壓監控後,再度失聯。山東維權人士界立建再次揭露精神院黑幕,呼籲外界關注董瑤瓊。

據維權網12月2日報道,董瑤瓊11月30日在Twitter發佈最新影片後,隨即遭當地國保上門,本人已被當局控制。其發的三個推文已經全部消失。

董瑤瓊於1989年9月26日出生,湖南省株洲市攸縣桃水鎮人,原上海房地產公司中介職員,推特名:feefeefly,人稱「潑墨女孩」。

2018年7月4日早上,董瑤瓊到上海海航大廈前開影片直播向習近平潑墨,反對暴政,隨後被抓並被送到湖南株洲第三人民醫院,即精神病醫院,遭強迫灌食餵藥。

2019年11月19日董瑤瓊取保獲釋,被送到攸縣桃水鎮母親住處,出現因藥物導致的發胖、癡呆現象,以致父親董建彪在2020年1月2日與其相見時,都不敢相認這是自己的女兒。

今年5月,當局再次將她送入株洲市第三醫院,兩個月後出院。董父稱,董瑤瓊出院後比之前情況更加嚴重,令人十分痛苦。

董瑤瓊此次在影片中說:「我第二次出了精神病院以後,被安排在當地的政府部門上班。說是上班,它其實就是一種監控,因為我去哪裏都是受到限制的。」

她表示,自己發推是因為現在不再恐懼,不再害怕,要爭取自己的自由,工作的自由,交往朋友的自由。「我現在所有的自由都沒有,都被限制了,我跟誰去交往,他們都要打聽,都要問。他們雖然沒有恐嚇我,其實意思就是不讓你去交往,包括我爸爸都是沒有聯繫的,我爸爸出了事情後,還是歐彪峰告訴我,我才知道的。」

11月29日中午,湖南省衡陽市耒陽市源江山煤礦發生透水事故,僅2人逃生,13人受困井下。董建彪是這次事件中的逃生者之一。目前官方對事故沒有進一步報道,一篇衡陽當地的現場報道被刪。

董瑤瓊哽咽著說,在強壓的監控之下,她已經無法承受,接近崩潰的邊緣。她最後質問,「我做錯了甚麼?我違法了嗎?!」

董瑤瓊的遭遇引起外界關注。網友表示,「一個靈秀女孩,僅僅對一張畫像潑了墨,就被這樣蹂躪脅迫控制!」

蔡霞@realcaixia:「只要是善良者,是有惻隱之心的人,都不能不強烈關注與同情董瑤瓊。」

山東維權人士界立建向大紀元表示,董瑤瓊通過影片發聲,說明她已經被逼得沒有任何活路了。出了精神病的小監獄,但在她家裏已經形成一個中共鐵臂的包圍圈、大監獄。無休地被折磨騷擾、人格侮辱、肉體摧殘、限制自由。

界立建出國後於2018年底與董父取得聯繫,最後一次聯繫是今年10月底。他從董父處了解到,董瑤瓊出院後仍在被逼迫服藥。派出所帶藥讓她吃,有的現場看著她吃完藥才走,10月份董瑤瓊還被帶走關了七八天。

今年9月,派出所專門在她家設了個警務亭,裝了監控器,幾個人在她家門口蹲點。

「董父在株州去打工,回家以後作為監護人,他還不能去看自己的女兒,又是拍照,又是抽血,領導批覆、派出所陪著他才能看他女兒。」

「十一」時,派出所和縣國保去家裏頻繁騷擾,導致董瑤瓊的症狀嚴重。遇到閃電天的時候很驚恐,誰也不敢靠近,有的時候就是大小便失禁,尿了褲子都不知道去換。

「小董現在看上去好一點了,人家本來就沒有精神病。他就讓你吃這個藥,讓你變得健忘,神經遲緩,多數讓你處於一個精神極度萎靡的狀態。這種後遺症、藥的毒性是誰也無法想像的。」界立建對董瑤瓊失聯表示擔憂,「她現在被控制了,搞不好又會送精神病醫院。」

他對董瑤瓊的遭遇感同身受。界立建因上訪維權二次被關進精神病院,遭受過藥物和電針摧殘,一度被折磨得想要自殺。

他說,「那個電針,用電量大了傷害是屬於永久性的,中樞神經末梢直接就病變了,已經不可逆轉了,因為神經你是無法修復的。包括出現其它疾病啊,沒有自主意識,大小便失禁,昏厥,都是屬於神經系統它已經病變了。」

他回憶,「有一個機器把手、腳、胸部都固定住,怕你咬舌還會給你嘴裏塞上東西,口腔固定器,用電量分級,隨著檔位的變換,電流會加大,傷害程度變大。」

「放電的時候感覺人都能夠跳起來,自主意識喪失,腦海裏小時候的事情像過電影一樣,『唰』過了一遍,人就沒知覺了。等醒了也不知道今天是幾天,躺了幾天,腦袋裏刀尖戳一樣疼痛感。」

「加大的電量的話,就會大小便失禁。病床有一個鏤空的地方,我的臀部都是血赤糊拉的,已經麻了。口裏流出黃黃的液體,反胃吐出來……」

界立建頭部受過重擊,時常不自主的突然昏厥,來美國後有6次被送醫急救。他的手會不停地抖,腳麻,2018年出來做惡夢,喊「別打我別打我,我吃過藥了……」

他說,「因為關過精神病醫院的人都知道,再關進去的話那個後怕感、恐懼感真的是無法用語言來形容,真的是一個現實版的恐怖人間地獄。但是這個活生生這種場合在中共體制下很普遍、很多。」

界立建認為,董瑤瓊在向這個當前最大暴政抗議,也彰顯自由的可貴。「當時潑墨沒有人出來,一個女孩站出來確實挺勇敢的。她在為真相吶喊。小董這次呼籲她是用生命在向全世界吶喊,自由在中共統治下是多麼的難能可貴。」

他說,「我就希望媒體,民主人士,和其他一些公知一起呼籲,不能讓小董的生命和健康這麼悲慘的逝去,要讓世界看到中國當前被中共打壓的維權者,用自己的生命青春在書寫悲慘的吶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