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賓夕凡尼亞州特拉華縣的一位監票員表示,他在投票站目睹工作人員違規處理USB卡,這些行為發生後,拜登的票數猛增5萬張。

聽新聞:

投票站觀察員格雷格‧斯坦斯特羅姆(Greg Stenstrom)是安全欺詐專家、數據科學家,也是美國海軍前指揮官員和高級管理官員。他12月1日在美國華府舉行的新聞發佈會上現身,講述了他親眼所見的選票舞弊情況。

他在大選日當天晚上6點抵達特拉華縣點票中心,在接下來的三天時間裏,他觀察到郵寄選票、選票接收箱以及USB儲存卡等方面存在法醫科學性質的破壞問題。

儘管擁有有效的證件,他花費了5個小時才進入主要的點票房間;又過了三天,他才獲得法庭命令,得以每兩個小時有5分鐘時間可以進入後面的隔離室(sequestered back rooms)中。

「當最後被允許進入時,我看到很多裝有500張選票的箱子從後面的一間隔離室中搬進搬出。」

但是,現場負責的選舉官員不允許他和另外有憑證的觀察員進入那個房間,他們本來都有權利進入。

斯坦斯特羅姆表示,該投票站的工作人員違規處理USB卡,這些行為發生後,拜登的票數猛增5萬張;而現在,據報告,64個USB卡都失蹤了。

「顯而易見,令人不安的違反協議的行為發生了。」

「有一次,我看到投票機上未受保護的USB卡與隨附的帶盒和紙帶分開。然後,這些USB卡被工作人員混合在了一起。」

「這些行為破壞了任何人和法醫科學的審計能力、破壞了監管鏈。」

「在場的選舉官員和執法人員的正式反對意見未得到答覆。」

「後來,我看到特拉華縣的投票機倉庫主管拿著裝有未受保護的USB卡的未封口的袋子。」

「儘管遭到資深的執法人員和選舉委員會官員的正式反對,他未加解釋地將這些USB卡插到(不同的)電腦中,上傳到官方的選票數據中。」

「他這麼做完後,拜登的票數猛增了5萬張。」

「上周,47個USB卡失蹤,至今天,據報告,這個數字上升到64個。」

「當我最終進入處理郵寄選票(mail-in ballot)的隔離房間,已經是三天之後。周四下午3點半鐘,我在後面的隔離辦公室(sequestered back offices)中看到了6萬~7萬份沒有開封的郵寄選票。這些選票應該已經點票,但是卻還沒有點票。我不知道這些選票現在在哪裏。」

「儘管民主黨選舉官員試圖重新建立文件,但所有簽了名的監管鏈文件都不見了。」

「我當時的問題現在仍然存在。那些郵寄選票來自哪裏?現在在何處?」

斯坦斯特羅姆表示,在大選日當天,他目睹了22個選區的7個投票站存在違規行為。

其中的一個主要違規行為也包括:「當記錄顯示那些選民已經申請了郵寄選票時,投票點的工作人員(在現場)給他們提供的是常規選票(regular ballots),而不是臨時選票(provisional ballo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