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了一齣韓劇《請輸入關鍵詞》,內容講述南韓兩家搜索引擎網絡巨頭,他們為了爭取市場的份額,不惜使用各種手段來鬥個你死我活,其中龍頭大哥Unicon為保住其第一位,要麼把不利於公司的關鍵詞刪除,隱藏了事實的真相,要麼「泡製」關鍵詞,捏造事實引導網民向對手進行攻擊,它更依附權貴與政客勾結,製造輿論攻勢幫助某政黨去取得執政權,故事內容雖屬虛構,但現實中卻有類似的事情發生,而且還與我們有切身關係。

曾幾何時我們慶幸能活在一個言論自由的世界,脫離被監控的環境,為享有「免於恐懼的自由」而高興,但今天發覺,我們原來在不知不覺中又再墮入一個資訊被操控的羅網中,合演這場活劇的主角,就是主流傳媒和網絡社交媒體。

很多人已習慣利用搜索引擎來尋找資料,或為手上的材料來做Factcheck,造就了世界上幾個搜索引擎巨頭的誕生,按市場份額來排名2019年全球前五名的搜索引擎公司分別是:1. Google,市場佔有率約78%、2. Bing約佔8%、3. 百度約佔7%、4. 雅虎約3%、5. Yandex約2%,這五個巨人合起來的市場佔有率竟高達98%。

換句話說,如果要搜索訊息,全球有九成八的人是依賴上述五大公司,光是Google就佔了78%,這是一個非常危險的訊號,因為我們每天所想要的資訊,很大程度上是經由他們供應的,而我們每次使用過的數據卻又成為那些公司的材料,透過大數據運算之後,又變成了反饋給我們的訊息。

這種來回往返的交流情況下,那些網絡供應商成為了資訊的操控者,這就是最大的問題所在,經過他們的篩選,我們只看到一些感興趣或相關的資訊,每日我們被這些經過篩選過的訊息所包圍,久而久之很多人便慢慢地活在某類信息的同溫層中,對事情的判斷和觀察越來越不客觀,讓我們的思維模式漸漸向某一邊傾斜。

就以這次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為例,有關選情的報道被一些網絡巨頭控制了,Google、面書和YouTube蓄意刪除很多關於拜登的不利訊息,很多真相被他們共同合力掩藏起來。然而在美國大選結果仍具爭議之際,最終結果還需要等待由最高法院裁決或國會議決的情況下,這些社交媒體又不斷以拜登成功當選成為候任總統的身份來處理,為拜登做總統一事製造既定事實,這就是一種典型的洗腦行為。

筆者曾從事過新聞工作,對路透社、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NN、BBC等國際主流媒體都十分敬重,能夠成為主流媒體,對群眾的影響力和公信力有決定性地位,但亦更易成為最有效的洗腦工具。

自從這次美國大選之後,他們不約而同拋棄了報道新聞的道德操守,首先對拜登有關的醜聞刻意隱瞞而隻字不提,又對拜登和民主黨選舉舞弊的事視而不見,還在選舉未得出最終極裁決之前,即使有大量證據顯示多個關鍵州存在嚴重的舞弊行為,但幾乎所有主流媒體卻一致宣佈拜登當選,這些一連串向拜登傾斜的報道,令他們數十年來所建立的公信力名聲一朝喪盡。

在以上那些主流傳媒的「報道」之下,所有真相一一被給他們掩蓋掉,選民被剝奪了從不同角度去了解拜登的知情權利,在他們日以繼夜的虛假資訊轟炸下,很多人的腦袋已被洗劫一空,不少人還相信選舉是在公平公正的情況下進行,對於數以百萬計的問題選票和不合常理的選情變化毫不懷疑,很多人甚至相信美國仍然擁有一個健全、公平和安全的民主選舉制度,可惜以上這些想法只是毒媒製造出來的幻覺。

面對如此嚴重的洗腦浪潮,能做的就是提高自己的警覺性,改變以往依賴單一資訊來源的習慣,不要再習慣性的只聽信主流傳媒的報道,因為他們的公信力已盪然無存,我們應從多方位吸收訊息,今次不少小眾媒體由於堅持報道事實真相而獲得大量美國人支持,美國Newsmax 電視台異軍突起,收視率竟能一夜間超越了CNN。

而另一個自媒體《大紀元》受歡迎程度更把美國很多主流媒體比下去,到其平台觀看的人數30天內創下超過1,300多萬的紀錄,在這個假新聞充斥的年代,還有這些堅持報道事實真相的媒體存在實屬可貴,尋求真相是傳媒人的責任,也是普羅大眾的權利,相信主流媒體的自甘墮落最終會被群眾所唾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