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空軍中將麥金奈尼(Thomas McInerney)和前白宮國安顧問佛林(Michael Flynn)11月28日接受WVWTV廣播電視網採訪,曝光特種部隊到德國法蘭克福取得選票機伺服器扣押行動時,與美國中情局(CIA)發生駁火,造成5名士兵以及一名從阿富汗飛來的CIA準軍事官員喪生,所幸伺服器目前已被(特朗普陣營)保護起來。

麥金納尼還透露,伺服器分析證據表明,中(共)國、伊朗和俄羅斯參與了針對總統特朗普的未遂政變,而「這些(美國)人犯了叛國罪」。

備役政戰少將、政治大學外交系兼任助理教授余宗基接受《大紀元》專訪指出,上述重大消息如屬實,意味FBI、CIA涉入整個選舉中,而中共、伊朗、俄羅斯涉入本次選舉操弄,「外國勢力干預」非常明確。

余宗基提到,美國《外國情報監視法案》(The Foreign Intelligence Surveillance Act, FISA),又稱「愛國者法案」,內容明定在外國情報監視法院(FISA)許可令下,可授權政府對海外非美國公民進行情報偵聽,並確保偵聽是出於國家安全而非政治因素,為了避免打草驚蛇,申請和發佈許可令必須保密。

余宗基進一步表示,FISA存在目的,就是為了防止外國勢力或美國本土人士與外國勢力勾串,對美國做出不忠誠甚至顛覆政權行為,依此法判刑最高可處「死刑」。

蹊蹺的是,今年3月分,美國眾議院原本企圖修訂《外國情報監聽法》,將原不受國會監督、獨立行使監聽授權的法院,修改成「未來向調查對像發出傳票前,都必須先告知國會」。

余宗基說,還好當時特朗普並未答應簽署核准該修正案,不然民主黨鞭佩洛西(Nancy Pelosi)等議員恐怕就可因此提前通風報信。此外,特朗普早在2018年9月12日發佈行政命令,可制裁任何試圖介入美國選舉的外國勢力,種種跡象顯示,「特朗普或早已知道會發生選舉偷竊行為,並提早防備、部署」。

特朗普的兩線作戰行動

余宗基表示,特朗普目前採取明、暗「兩線作戰」。其一「法律戰」,包括特朗普團隊已在關鍵爭議的賓夕凡尼亞州、亞利桑那州召開州議會聽證會,叫停涉嫌收受中共大批採購酬庸的州長與州務卿,對於尚未釐清紛爭的點票結果進行宣佈,並主張議會收回選舉人投票權,12月14日選舉人團宣佈,或上至聯邦最高法院解決,對於擁有保守派對上自由派大法官立場「5:4」比例,都對特朗普勝選形成有利局面,如爭議無法在明年1月20日解決,就交由聯邦參眾兩院投票,目前共和黨席次也對特朗普有利。

另一條「暗線作戰」則是由原本特朗普律師團隊成員鮑爾(Sidney Powell)主導,鮑爾在11月22日宣佈脫離特朗普律師團隊,或希冀將在「叛國罪」軍事審判之路,於軍事法庭起訴,配合外國勢力介入2020年美國大選的美國內部代理人及其團夥。

此次,多明尼安(Dominion)投票機「後門」操縱選舉結果,特朗普人馬的國防部和DIA(國防情報局)與深層政府滲透的CIA駁火,就是「敵對團體間的對抗」,揭示特朗普將以「叛國罪」清除涉入深層政府(Deep state)、「華府沼澤」相干人等,其中也包括被收買滲透「紅皮藍骨」共和黨員。

當FISA判定、逮捕與境外勢力勾結叛國行為者,那麼這次選舉就「over、結束」了,被外國操縱的選舉,結果當然無效,因此牽涉外國勢力的一方,自然會喪失候選資格,推測這條「暗線」應該才是特朗普最後的決勝關鍵。

為防堵特朗普勝出,拜登及民主黨、深層政府發動社會動亂,特朗普也已細膩安排,開除國防部長艾斯培(Mark Esper),任命美特種部隊綠扁帽成員米勒(Chris Miller)為代理國防部長,並且讓特種部隊直接向他匯報指揮,還特赦被「通俄門」誣陷的佛林將軍(Michael T.Flynn),以及撤換國防政策委員會11名建制派成員,其中包括前國務卿基辛格。

余宗基提到,《孫子兵法》裏有「圍師必闕,窮寇勿迫」作戰,特朗普似乎善用此原則,留一缺口,避免一網打盡下叛賊狗急跳牆,因此,法律戰先行,後續軍事審判在後,這一連串「反叛亂的軍事部署」,意味特朗普早已設下縝密的「天羅地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