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總統的競選法律團隊將在12月1日向威斯康辛州最高法院提交訴訟,指控該州大量缺席選票被非法計入,受影響選票大約有22萬張。

聽新聞:

據霍士報道,該訴訟預計將在12月1日上午被提交。威斯康辛州州長托尼·埃弗斯(Tony Evers)11月30日晚上正式對該州大選結果進行了認證。

特朗普在威斯康辛州的法律團隊由前威州巡迴法院法官吉姆·特魯皮斯(Jim Troupis)帶領。該團隊說,儘管該州的重新點票尚未讓選舉結果翻盤,但它給競選團隊提供了「獨特能力」來審查選票。

特魯皮斯告訴霍士新聞,揭露威斯康辛州的選舉程序到底如何被濫用,對於這次選舉具有巨大意義。「我們正在表明這次選舉的結果應該受到明確的質疑。」他說。

法律團隊還表示,這宗訴訟強調了「部份地方選舉官員缺乏透明度和可信度,以及他們在多個場合故意無視法律」。

起訴書指控威州鼓勵選民不出示身份證明投票

特朗普競選團隊聲稱,威斯康辛州選舉委員會的官員以及密爾沃基(Milwaukee)和麥迪遜(Madison)的市政文員「故意無視現行法規,有意識地規避威斯康辛州的選舉法」,導致數萬張選票在「遠遠超出威斯康辛州法律限制範圍」的情況下被投遞。

訴訟還聲稱,「在若干場合」,該州更改缺席選票信封的驗證規則,鼓勵選民非法自我報告為「Indefinitely Confined」(非明確期限內行動受限者)等。「Indefinitely Confined」是一種缺席選票註冊,這種註冊將允許選民在申請獲得標準缺席選票時無須出示身份證明。

「這使得濫用該身份的選民可以在不提供法律規定身份證明的情況下進行投票,」特朗普法律團隊官員說。

特朗普團隊還說,和2016年大選相比,2020年美國大選,「Indefinitely Confined」的選民人數「急劇增加」。戴恩縣(Dane County)增加近600%,密爾沃基縣(Milwaukee County)增加約500%。

威斯康辛州的法律允許選民,在申請獲得進行缺席投票的選票時,如果由於年齡、身體疾病或殘疾等原因,在一段不確定的時間裏行動不便,就可用當地居民住址自我證明即可。這樣,他們就可以被允許提交缺席選票,而且不必出示任何有照片的身份證,儘管他們仍需要投票證人簽字。

訴訟指出,任何不符合「Indefinitely Confined」條件的人以這個身份投票,都被視為欺詐投票,他們的「非法選票不應被計入」。

其它違規現象

威斯康辛州法律要求,在選民進行缺席投票之前,必須要先提交書面缺席投票申請表,但特朗普團隊聲稱,選舉官員接受了沒有缺席選票申請的投票。

一名特朗普競選官員對霍士說:「威斯康辛州立法機關已經明確要求(缺席選票需要事先)提出申請。」這是強制性的,沒有申請或申請不完整的選票均不應計算在內。

特朗普競選團隊說,沒有缺席選票申請的存檔,這些選票必須受到質疑。

競選團隊還表示,威斯康辛州法律要求,任何填寫不正確、缺少信息或損壞的選票需退回給選民,以更正並重新提交。訴訟指控市政文員「自行非法更改選票信封」。

一名競選團隊官員說:「在很多情況下,信封上沒有證人地址,(市政)文員,根據他們自己的了解或在一些未知數據庫中搜索,自己填寫這些信息。」

「根據法規,這是非法的。」特朗普團隊官員說。

這位官員補充說:「如果信封上缺少證人的地址,那麼,在選民糾正錯誤之前,這些選票不能被計入。就這麼簡單。」「相反,選舉官員決定將法律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這位官員補充說:「這些選票是通過欺詐手段完成並被計入的,認證的總票數中不應計入非法選票。」

同時,競選團隊還指控,麥迪遜市通過「Democracy in the Park」投票活動,在該市二百多個地方建立了非法的投票地點」,團隊指控,在活動中收到的選票都是「非法投下的」。

特朗普團隊指稱,這些投票地點是在該縣「批准的投票地點之外舉行的,不符合該州嚴格的缺席投票要求」。

「真正令人警覺得是,這些活動不僅沒有遵守法律,而且祖·拜登的競選團隊鼓勵了這種非法投票。」一名特朗普團隊官員說,並稱拜登競選團隊「將這些事件宣傳為投票機會,告訴選民將填好的選票交上來,或者沒有填好的選票在一位所謂『投票員工』作為證人的情況下填寫,並上交。」

特朗普團隊官員說:「這凸顯了拜登競選團隊與該市選舉官員之間的不正當協調運作,選民不得在指定的投票地點以外的任何地方上交缺席選票。」

官員說,這個訴訟旨在通過確保只計算合法選票,來保障合法選民不會被剝奪選舉權。民主黨選舉官員的「動機很明顯」。

這位官員說:「他們希望祖·拜登不惜一切代價獲勝,無論他的選票合法還是非法」。該官員補充說,「法院必須做正確的事情,從已經認證的總投票數中除去非法選票。」

「我在這一行做了40年,代表過很多民主黨人和共和黨人,在維護法律或保護我們選舉誠信方面,我不會退縮。」特魯皮斯說,「我們作為優秀的律師,不會退縮,如果這樣做,我們的共和國就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