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2020年大選,被指為百年來最大竊選。美國著名律師鮑威爾(Sidney Powell)表示,她獲得了民主黨人用於收購選票和進行欺詐投票的支票存根照,拜登至少獲得了1,000萬張欺詐性選票。另有重量級證人作證:所有戰場州數據被篡改。

重量級證人作證:所有戰場州數據被篡改

美國著名律師悉妮•鮑威爾(Sidney Powell)在起訴喬治亞州的訴狀中,援引一位重量級人物的證詞,為該案提供了難以辯駁的鐵證。這位證人就是曾被《紐約時報》譽為「最聰明的人」的網絡安全專家凱沙瓦茲-尼亞(Navid Keshavarz-Nia)博士。

凱沙瓦茲-尼亞博士不僅天資過人,並且在網絡詐騙的偵查和分析方面,也有非凡的學術和實踐技能。

除了電子工程和計算機工程各領域的學士、碩士和博士外,他接受過國防情報局(DIA)、中央情報局(CIA)、國家安全局(NSA)、國土安全部情報與分析辦公室(I&A)和麻省理工學院(MIT)的高級培訓。

據美國財經博客「零對沖」(Zero Hedge)11月29日報道,凱沙瓦茲-尼亞博士在他的證詞中指出,2020年總統大選在6個關鍵的戰場州都存在大規模的計算機欺詐現象,而所有這些欺詐行為都是為了確保民主黨候選人喬•拜登(Joe Biden)勝選。

凱莎瓦茲•尼亞在宣誓證詞中說:「我非常有信心地得出結論,2020年大選數據在所有戰場州被篡改,導致投給特朗普總統的數十萬張選票被轉移到副總統拜登手中。」

他補充說,這些篡改是由於投票軟件和系統普遍存在漏洞,使得秘密操作人員可以進行「中間人網絡攻擊」。

百年來最大竊選 拜登買票鐵證

美國前眾議院議長紐特‧金奇(Newt Gingrich)11月27日表示,美國2020年大選遭受了近兩個世紀以來最嚴重的竊選。

「選舉異常的證據浮出了水面,明顯違法,證據越多就越說明2020年大選可能是1824年亞當斯和克萊搶奪安德魯‧傑克遜(Andrew Jackson)總統職位以來最大的竊選案。州議會應該要求重新計票。」金里奇在推特發文表示。

此外,美國著名律師鮑威爾27日在接受作家豪伊•凱爾(Howie Carr)的視頻採訪時表示,她目前已掌握的資料顯示,拜登至少獲得了1,000萬張詐欺選票,其中有數百萬張「死人選票」。

她還透露說,自己手中握有拜登陣營購買選票的「支票存根照片」,而那些支票被拜登陣營的人用來購買選民手中的選票,並進行欺詐性投票。

「我認為,這是美國歷史上最無法無天的選舉之一。」美國前州檢察長、托馬斯•莫爾保守派律師協會(Thomas More Society)的選舉舞弊訴訟案負責人菲爾•克萊恩(Phill Kline)說。

2020年大選 無法解釋的9項事實

由於美國媒體對真相的極力掩蓋,很多人對這次美國大選中的欺詐亂象是霧裏看花。美國民主研究所所長帕特里克.巴沙姆(Patrick Basham)近日撰文,歸納了9項事實,幫助讀者撥雲見日。

巴沙姆的這篇文章被前聯邦眾議長金里奇(Newt Gingrich)轉推。

下面是這篇文章的譯文:

我是一名民意調查者,我發現這次選舉令人深感困惑。我還認為,特朗普競選團隊有權利對計票提出挑戰。11月4日凌晨以後,美國民主制度發生了非常奇怪的事情。美國人有理由想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

首先我們來看幾項事實。

第一,特朗普總統獲得了比歷屆尋求連任的總統都多得多的選票(7,300萬)。與2016年相比,他多得了1,100萬票,這是史上連任者支持率增長最多的第三次。相比之下,奧巴馬在2012年以比2008年少350萬票輕鬆連任。

第二,根據投票點出口民調(選舉日當天在投票點出口進行),特朗普得票的大幅增加,是因為他在很多主要群體中的表現要好得多。95%的共和黨人投了特朗普。他獲得農村地區男性藍領白人的力挺。

第三,自1960年以來,特朗普贏得了共和黨所有少數族裔選票中的最高份額,他的黑人支持率比2016年增加了50%。就全國而言,拜登的黑人支持率遠低於90%,比歷屆敗選的民主黨總統候選人還低。

第四,特朗普在西裔選民的份額已提升至35%。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只有6成以下的西裔票,決不可能贏得佛州、亞利桑那州、內華達州和新墨西哥州。

佛羅里達州、俄亥俄州和愛荷華州這些領頭羊州以特朗普的巨大勝利粉粹了美國媒體的民調。

自1852年以來,只有尼克森(Richard Nixon)贏得這三州後失去了選舉人團,而1960年甘迺迪的勝選仍然充滿質疑。

第五,歷屆大選中,在中西部,密西根州、賓州和威斯康辛州總是與俄亥俄州和愛荷華州同向。而俄亥俄州總是和佛羅里達結果一致。當前的統計顯示,除少數幾個城市外,「鐵鏽帶」向特朗普的方向搖擺。然而,由於在底特律、費城和密爾沃基出現了明顯的黑人票,拜登在密西根州、賓州和威斯康辛州領先。拜登的「獲勝」幅度幾乎完全來自這幾個城市的此類選民,巧合的是,他的黑人票僅在確保獲勝的確切地點出現了峰值。在可比州的可比人口群體中,他沒有得到可比的支持,這對於勝利者來說非比尋常。

第六,我們被告知,拜登在全國範圍內贏得的選票超過歷史上任何總統候選人。然而,他只贏得了創紀錄低的17%的縣-524個縣,而奧巴馬在2008年贏了873個縣。然而,拜登在總票數上卻超過了奧巴馬。

第七,共和黨人不但保住了參議院所有席位,還在眾議院出現了紅潮,奪取了所有27個緊張角逐的席位。在州一級的選舉中,特朗普的共和黨不僅沒有失去一個州的立法機關,還取得了進展。這樣的情況下,作為共和黨領頭人的特朗普卻失去了總統選舉,是異乎尋常的。

第八,另外,在非民調的指標中也發現了異常現象,包括政黨註冊趨勢;候選人的初選情況;候選人的熱情;社交媒體關注者;廣播和數字媒體評級;在線搜索;(特別是小的)捐款者人數;以及下注的人數。事實證明非民調指標百分百的準確。而這次大選,每一個指標都預測了特朗普的連任。這說明了什麼?如果特朗普輸掉這次大選,那就意味著每一個指標第一次,也是同時出現預測錯誤,這是絶不可能的。

最後,大量選票的出現和計算也缺乏令人信服的解釋:

1、在選舉夜深夜,正當特朗普穩步前進時,許多搖擺州突然停止計票。大部分地方的監票員被撤離,使計票在無人監督的情況下繼續;

2、統計上異常的票數是計數恢復後的新常態。頻頻出現大量的選票多達數十萬,並且這些選票超過9成都投給了拜登;

3、計算了遲到的選票。賓州有23,000張缺席選票上的回郵日期是不可能的,86,000張選票的回郵日期異常,引發嚴重質疑;

4、沒有驗證郵寄選票的簽名。銷毀包含簽名的郵寄選票的信封;

5、缺席投票被拒率創歷史新低。政治分析師巴恩斯(Robert Barnes)說,拜登領先票數並不多,「如果各州今年拒絶缺席選票率與近幾次選舉相同,特朗普將贏得大選」。

6、丟失選票。賓州特拉華縣就丟失了47張USB卡上的50,000張選票;

7、非居民選民。佈雷納德(Matt Braynard)的選民誠信項目估計,有20,312名不符合居住要求者在喬治亞州投票。拜登在該州只領先了12,670票,足以推翻結果。

8、無效居住地址,空前多的死人票,沒有摺痕的郵寄選票,即這些票沒有依法被放入信封郵寄;

9、統計異常。在喬治亞州,拜登以89%的選票取代了特朗普。在接下來的53批選票中,拜登在每批中以相同的準確率50.05%至49.95%領先特朗普。所有統計異常和製表異常都對拜登有利,這尤其令人困惑。不管原因是簡單的人為錯誤還是邪惡活動,還是多種原因的結合,顯然都發生了奇怪的事情。

如果您認為只有奇怪的人才會對以上事實產生合理的懷疑,那麼或許您自己就很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