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的草原母親的河

父親曾經形容草原的清香

讓他在天涯海角也從不能相忘

母親總愛描摹那大河浩蕩

奔流在蒙古高原我遙遠的家鄉

如今終於見到這遼闊大地

站在芬芳的草原上我淚落如雨

河水在傳唱著祖先的祝福

保佑漂泊的孩子 找到回家的路

這首歌是近幾年在內蒙古最受歡迎的一首歌。她清新、深情的歌詞,優美、深沉的旋律,感動著所有蒙古族同胞的心靈。歌詞是台灣著名女作家、畫家席慕容寫的,由蒙古族作曲家烏蘭托嘎譜曲。很多蒙古族歌唱家、歌手都演唱過這首歌。

蒙古族人熱愛自己的家鄉,熱愛世世代代養育他們民族的草原、山川河流。那種熱愛,積蓄了世世代代蒙古族的民族情感和文化認同。他們心中沉澱的有先祖成吉思汗開疆擴土建立偉業的豪邁,也有對上蒼和祖先留下來的這片廣袤土地的崇拜和眷戀。茫茫草原、山川河流是這個民族的身體,是這個民族的血脈。蒙古族以他們久遠的歷史、完整的文化和語言、完整的民族風俗而驕傲。蒙族人的豪放、熱情、堅韌、寬宏大量的性格一代代承傳了下來。

席慕容在她的歌詞中還這樣寫道:

雖然已經不能用母語來訴說

請接納我的悲傷 我的歡樂

我也是高原的孩子啊 

心裏有一首歌

歌中有我父親的草原 

母親的河 還有祖先的祝福

保佑漂泊的孩子 找到回家的路

席慕容一直以她的蒙古族血統為驕傲。但心裏有她的悲傷和遺憾。她生在四川,長在台灣,為了讀書、為了工作去過很多地方,五歲之前跟父母學會的蒙古語,會唱的蒙古歌早已淡忘,所以她不能用母語來歌唱她魂牽夢繞的家鄉、歌唱她的偉大民族。這是席慕容的遺憾和悲傷。但是,她身上流淌的是蒙古族的血液,她說她的根在那裏。所以這又是她的驕傲和歡樂。雖然她漂泊四方,但她也是高原的孩子,她的心中永遠迴蕩著故鄉的歌。這首歌中有他父親的草原,母親的河……

這就是民族的情感、民族的文化—這就是民族的承傳!

然而,席慕容心中的美麗草原、美麗的山川,早已經被無情地破壞。綠色豐美的草原大量地消失,每年的沙塵暴頻繁地光顧。很多蒙古族牧民為了保護他們的牧場,保護他們的生存環境,已經付出了生命的代價。「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的景色,早就成為歷史。這些已經在內蒙古人民心中,劃出了深深的傷痕。

蒙古草原(Getty Images)
蒙古草原(Getty Images)

今天,我們看到中共罔顧蒙古族人民的訴求和願望,在蒙族學校強推漢語教學,而淡化蒙古母語,這無疑是再次在蒙古族人已經流血的心上又劃出新的傷口,這種對蒙古民族文化的傷害,甚至是滅殺,就是要滅掉他們民族的靈魂,拔掉他們民族的根。

所有的蒙古族人都知道,蒙古族的傳統文字,已經列入聯合國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名單。他們以語言保存了他們蒙古族的身份,但是他們也知道越來越多的蒙古人已經無法用母語書寫。

然而,蒙古族是血性的民族,他們不願再做被宰的羔羊。他們要奮起反抗。在海外的媒體都可以看到這樣的視頻、圖片和文字—

內蒙古學生手持「外語是工具, 母語是靈魂」的標語,抗議中共當局推行以漢語取代蒙語的教學計劃(南蒙古人權信息中心提供)
內蒙古學生手持「外語是工具, 母語是靈魂」的標語,抗議中共當局推行以漢語取代蒙語的教學計劃(南蒙古人權信息中心提供)

在操場上,中學生用蒙語高喊口號:蒙古語是我們的母語,我們死也是蒙古族人。

人們舉著標語,喊著口號上街參加抗議活動。蒙族的教師,新聞記者,公務員等體制內人士,也紛紛加入這場非暴力的不服從抗爭運動。

八月底以來,有三十多萬學生罷課,官方媒體有三百多位蒙古族人連署抵制,有超過一萬八千封請願書,有幾千名學生用手寫蒙文反對書。有村民轟走到家裏強迫寫保證書的官員等等;有的家長把孩子帶走,帶到更遠的荒涼的草原。

面對蒙古民眾的強烈抗議,中共當局全面升級對蒙古族官員、老師、學生、家長、牧民及各個階層的打壓。它們不斷以各種恫嚇手段,逼迫學生回校上課。它們肆意逮捕、拘留、強迫失蹤和軟禁不同政見者、作家和牧民領袖等等。還有的人被送入「法制教育培訓班」,而這個培訓班有如新疆的「再教育營」。他們對所有抗議者以開除公職、取消職務、開除學籍、切斷經濟來源等等相關威脅。

現在的內蒙到處彌漫著高壓和恐怖。短短的二十多天,被當局抓捕的人數已經超過幾千人。被中共當局逼死已經有九名蒙古族人。有學生、公務員、小學校長、普通牧民。

一位中學生為了他母親的尊嚴而死,一位蒙古族小學的女校長為了保護不回學校上課的學生們的學籍而死;女公務員蘇日娜為了捍衛民族文化而死。他們都是成吉思汗的後代,蒙古民族世代流傳下來的歷史、文化他們必須要捍衛,哪怕是用他們的生命。

一段時間來,全球的內蒙古人在世界各地舉行活動,聲援內蒙古人民的抗爭運動,抗議中共通過教科書的改革試圖滅絕蒙語文化。在蒙古首都烏蘭巴托,在東京、在首爾、在巴黎、在柏林、在華盛頓等中共大使館門前,大批的蒙古族人集會遊行。在台灣,也有台灣的原住民加入了聲援的活動,他們說:母語滅亡就是族群的滅亡。

流亡德國的南蒙古人權保衛同盟主席特姆奇勒圖對德國之聲說:「中國當局在內蒙古推行強制漢化政策由來已久,但他們的強權手段只能促成蒙古人團結一致捍衛本民族文化傳統的決心。」

在美國的南蒙古人權資訊中心執行主任恩赫巴圖對美國之音說:「中國政府以為蒙古人不會有任何抵抗,但是實際上,中共的這種強壓已經促成了全自治區非暴力公民不服從的抵抗運動。這個所謂的『模範少數民族』,已經無法再沉默了。」

在美國的內蒙古人哈爾奴德對美國之音說:「你可以把土地佔有,你可以大量地移民進來,我們蒙古族人都是熱情的歡迎、接受,歷史上都是這樣的。後來你要把地名都改掉,是要抹殺蒙古的歷史,文革中又把幾十萬蒙古族精英份子殺的殺、判刑的判刑。所謂的改革開放高速發展的過程,實際上是對內蒙古資源的一個掠奪的過程,到最後蒙古人連草場也沒有了,等於是走投無路了。」 哈爾奴德說,他本人就是中共民族同化政策的活生生例子,「他上學的時候沒有蒙古學校,只能讀漢語學校,他的蒙語是在家裏,他的父母要求他講的,並告訴他要記住蒙語。」他說,「小孩子從小他的母語慢慢弱化,用漢語來思維的話,這個民族的文化、傳統慢慢就消失殆盡。中共的政策就是在扼殺這個文化。」

在互聯網上有網民在網上留言說:「起初他們壓迫藏人,我不說話;接著他們壓迫維吾爾人,我不說話;後來他們壓迫香港人,我繼續不說話;現在他們朝著蒙古人來了,我還不說話嗎?」

……母親總愛描摹那大河浩蕩  奔流在蒙古高原,我遙遠的家鄉……

~轉載自【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