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認為,這是美國歷史上最無法無天的選舉之一」美國前州檢察長、托馬斯·莫爾保守派律師協會(Thomas More Society)的選舉舞弊訴訟案負責人菲爾·克萊恩(Phill Kline)說。

11月28日周六,克萊恩告訴英文《大紀元》記者說,這種無法無天的情況讓人們很難對選舉結果有信心。

克萊恩曾是堪沙士州共和黨籍總檢察長,現為全國保守派法律組織托馬斯·莫爾協會「阿米斯塔德項目」(Amistad Project)的主任,該項目致力於維護公民自由。

他表示,「現在所要做的就是將人為舉動與州議會制定的法律進行對比。但他們利用了病毒疫情的恐懼,以此為不法行為開脫,在這些無法無天的(舞弊)行為中,他們創造了一個制度,讓人們不能有信仰,現在我們證明所有的(選舉)缺失都直接產生了影響。」

「如果大家退一步看,真的能很清楚地發現,這是一場無法無天的選舉。而且在所有關鍵的搖擺州,特別是在藍色民選官員控制的城市地區,選舉的框架和設計都是違法的。證據很清楚。」

克萊恩的律師團隊已經在威斯康辛州和密歇根州等搖擺州提起訴訟,指控當地計算了非法投票的選票。特朗普的競選團隊和其他民間人士也在這兩州提訴,質疑選舉結果。

克萊恩認為,與選舉有關的案件最終將由最高法院審理。

他也相信,他的律師團對將贏得後面的新訴訟,但由於選舉團投票和就職典禮日迫在眉睫,時間壓力很大。

「有明顯的證據可以向最高法院提出,這次出現的雙層選舉制度(a two-tiered election system)是在私人資金的幫助下建立的。」克萊恩指出,面書CEO馬克·朱克伯格資助了名為「科技與公民生活中心」(Center for Tech and Civic Life)的左派組織,使該組織向全國2500多個選舉辦公室發放資金補助。

克萊恩團隊曾在選前提出一些法律訴訟,試圖阻止各州和地方政府接受朱克伯格資助的資金,並對選舉程序的改變提出質疑。Amistad項目表示,這些資金主要流向民主黨、城市地區,形成了雙層選舉制度

但這些選舉前的訴訟並不成功。克萊恩說,「選舉標準的問題是:你必須證明有害。而我們在預測危害,預測會發生甚麼,但法院卻說,你沒有這個能力。但這些預測果然成真了。我們仍然在戰鬥。」

他補充說,「我確實認為也有可能是州檢察長,各州對選舉管理方面有如此戲劇性的不同,這是錯誤的,這剝奪了其他州選民在總統選舉中的權利。」

克萊恩說,選舉中的問題歸結為一個簡單的前提:發生的事情是否與州法律相左?在他看來,答案是肯定的。

比如賓夕凡尼亞州的官員違反了美國《憲法》的平等保護條款,將更多的投票箱放在民主黨人的據點,使共和黨人的投票更加困難。

在威斯康辛州,州法律規定,除非人們是「非明確期限內行動受限者」(indefinitely confined),否則缺席投票時必須出示選民身份證。克萊恩指說,州府官員違反了法律,命令各地區不要檢查那些聲稱自己是「非明確期限內行動受限者」的選民。在戴恩縣,書記員斯科特·麥克唐納(Scott McDonnel)告訴選民,他們可以因為對疫情的恐懼而申請特殊選民身份。

根據Amistad的文件,大約有96,437位選民通過聲稱他們是「非明確期限內行動受限者」來避責《選民身份法》(voter ID laws)。

前威斯康辛州最高法院法官邁克爾·蓋博曼(Michael Gableman)告訴《大紀元時報》,該州官員還指示縣書記員填寫郵寄選票的缺失部份,這是另一種違反州法的行為。

英文《大紀元》記者Ivan Pentchoukov為本報道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