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距離2020年結束還有一個多月之際,中共又發動了一場脫貧大躍進,各省紛紛宣佈本省內的貧困縣實現脫貧,其中包括5630萬建檔立卡貧困人口、12.8萬個建檔立卡貧困村和832個貧困縣。黨媒新華社在報道中稱:「創造了人類減貧史上的奇蹟」,「中華民族徹底擺脫絕對貧困,實現全面小康的千年夢想,即將在我們這一代人手中實現。」

但「徹底擺脫絕對貧困」,接下來就是「實現全面小康」,這個口號喊起來不費力氣,但真正做起來卻需要邁過至少兩個高坎才有可能搆得著。因為中共目前脫貧只是擺脫了中共自己定義的絕對貧困,按中共自己的定義,在絕對貧困線之上,還有相對貧困和低收入兩個指標,再往上才是中等收入,也就是黨口中所提的「小康」。

至於說中國剛剛以大躍進方式擺脫絕對貧困線,也是名不副實的,世界銀行2015年10月制訂的絕對貧困線標準是1.9美元/人日,這一標準僅僅是以維持人體生存的最低食物攝取量為依據,通過購買力平價測算確定的。但即使是這個最低的標準,按照中共目前所謂的擺脫絕對貧困線標準,也遠遠沒有達到。中共在2011年底,將農民人均純收入2300元(2010年不變價)作為中國的最新扶貧標準,按照當時的美元匯率計算,2300元人民幣只相當於1美元/人日。

而且這個標準一直沿用至今,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劉永富在今年3月的發佈會上表示,中國的脫貧標準是一個綜合性的標準,包含「一收入、兩不愁、三保障」。一收入標準是2010年不變價農民人均年收入2300元,按照物價等指數換算,到2019年底為3218元,2020年為4000元。我們將4000元換算成美元,按照目前匯率為7.07計算,只有1.55美元/人天,可見,中共目前絕對貧困的現行標準,也是遠低於世界銀行現行的絕對貧困標準1.9美元/人天。

習近平在《關於全面建成小康社會補短板問題》的講話中稱,「總體而言,我國已經基本實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目標。」「從綜合發展指標看,我國經濟實力大幅躍升,2018年經濟總量90萬億元,人均國內生產總值折合約9770美元,在中等收入國家中位居前列。」

世界銀行共給出了三個標準,分別是1.9美元/人天、3.2美元/人天和5.5美元/人天,這三個數字分別對應著低收入國家、中等偏下收入國家和中等偏上收入國家的不同的貧困線標準。

根據以上數字,低收入國家1.9美元/人天為貧困線,年收入大概4850元人民幣,月收入約400元人民幣;中等偏下收入貧困線標準是3.2美元/天,一年大概8170元人民幣,也就是一個月680元人民幣收入;中等偏上收入國家貧困線標準每天5.5美元,折算人民幣一年收入1.4萬元,即一個月1200元人民幣。

按照習近平的講話內容,中國在中等收入國家中GDP位居前列,那麼屬於中等收入偏上國家,所以,中國不應該按照1.9美元/人日來計算貧困人口,而是應該按照5.5美元/人天來計算貧困人口,但按照這樣計算的結果中國的貧困人口數字將慘不忍睹。

大家還記得李克強所說中國有6億人月收入低於1000元吧,這6億人連1200元的月收入都達不到,低於中等偏上收入國家5.5美元/人日的貧困線標準,這樣中國至少6億人立即返貧,中國的貧困人口佔比將遠超40%。

有人說,中共自己既是運動員,又是裁判員,還自己制定規則。所以,網友這樣評論道:「你願意幾時清零就幾時了,反正媒體是你們的」,「實際上所謂脫貧,就是不再撥款了,讓窮人繼續貧困下去。」

這種清零,連中共自己的幹部都免不了心裏打鼓,陸媒報道,扶貧幹部認為,脫貧成果還需鞏固與夯實。脫貧群眾可能未「站穩腳跟」,新的返貧致貧風險不容忽視。

中共高層官員對此也有質疑,國務院總理李克強20日主持召開一場經濟形勢視訊座談會時,對幾個省的領導說:「你們講真話,我們才能出實策」。

成都維權人士黃曉敏質疑當局最新公佈的脫貧縣數據:「我最近調查了解到我們基層信息,有一些失地無業,老弱病殘,但又沒有享受社保、醫保的數據,南充市蓬安縣河舒鎮失地村民,三五個人享受一個低保指標,每人每月180元左右,就這些人的低保都還不能及時、足額發放。」

中共的脫貧大躍進就是一場鬧劇,轟轟烈烈走過場,任務完成了,過後該怎麼樣還怎麼樣,真正能給貧困人口帶來甚麼真正的改善呢?中共一貫弄虛作假,建政71年後的今天,通過「數字」脫貧,才在紙面上消除了每人每天1.55美元標準的絕對貧困,根本沒有達到世行低收入國家的貧困線標準,打的是中共的臉,但受苦的卻依然是貧困百姓。中國老百姓甚麼時候才能過上真正富裕、舒心、自由的生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