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東時間11月25日晚10點半,大律師鮑威爾向佐治亞州法院提交揭露2020年選舉舞弊訴狀,控訴書加上附錄超過100頁,被指如「炸彈之母」(MOAB,美國軍方研發的新型大型燃燒空氣炸彈,僅次於核彈)。

稍前,鮑威爾離開特朗普競選團隊律師團。現在,鮑威爾作為獨立調查人,普遍認為,這比特朗普的私人律師的身份更有利,辦起案來更靈活;因為她代表的是人民,出於公益,超越了選舉的黨派勝負問題。

鮑威爾一直在追蹤選舉投票機Dominion和Smartmatic點票軟件作弊的問題(操縱算法來改變結果),認為它是一起全球性的犯罪陰謀。她特別指出,Smartmatic的所有者包括兩名委內瑞拉人,與該國的獨裁者查韋斯和馬杜羅政權有聯繫;而來自古巴、委內瑞拉以及中共的「共產主義資金」很可能被用來影響美國大選。

普遍認為,鮑威爾的這條獨立戰線,既是在配合特朗普競選團隊揭穿大選舞弊、贏得連任,又是為特朗普連任後徹查大選舞弊做前期工作,可視為與特朗普團隊屬於同一陣營。

特朗普陣營大律師林伍德的推文也證實了這點:「鮑威爾和我的相同點多過不同點。我們正在不同的法律戰場戰鬥,為了同一個客戶——我們人民。人民壓倒性地投票給了連任總統特朗普。」

在鮑威爾的這條獨立戰線之外,特朗普早就預見了2020年大選舞弊,並先手佈局:2018年9月12日,特朗普發佈了「在外國干預美國大選時實施某些制裁的行政令」。在行政令中,特朗普宣佈國家進入緊急狀態以應對這一威脅。根據該行政令,所謂「干預選舉」,指包括對選舉基礎設施的干擾,以及宣傳和傳播虛假信息等。

這頗適用於當下。只是由於「深層政府」問題,這條戰線進展如何,現在還很難說;而且,這條戰線非常敏感、微妙,實際情況特朗普陣營也不可能全盤托出。

但是,特朗普最近的一些動作頗能說明問題:11月9日,解僱國防部長埃斯珀;一天後,五角大樓最高政策官員James Anderson、最高情報官員Joseph Kernan以及埃斯珀的幕僚長Jen Stewart也接連辭職;11月13日,國土安全部網絡與基礎設施安全部(CISA)助理部長Bryan Ware與國土安全部負責國際事務的助理部長Valerie Boyd辭職;11月17日,CISA局長Chris Krebs的職務被「終止」。

在本次總統大選中,CISA負責監督大選的安全與順利進展,CISA局長是美國最重要的國家安全官員之一。大選舞弊如此史無前例、證據鑿鑿,CISA12日還在其網站發佈聲明稱,「2020年美國大選是美國歷史上最安全的選舉」,暫無證據能證明大選存在「刪除、丟失、更改選票的情況」。

2020大選是面照妖鏡,許多「深層政府」成員一一顯形,雖然給特朗普添了堵,但倒也方便了特朗普快刀斬亂麻。

而特朗普陣營目前的主戰線,有兩條。一條是常規的司法訴訟,即先在有爭議的各州法院,之後在相關的聯邦「巡迴法院」,最後是向聯邦最高法院提起各種訴訟,以便決定相關州的最終結果。2000年的大選爭議就是這樣的。

目前特朗普陣營已取得一定進展。11月23日,聯邦法院第三巡迴上訴法院批准對特朗普團隊在賓夕凡尼亞州的上訴進行快速審查。11月24日,賓夕凡尼亞州州務卿認證賓夕凡尼亞州大選結果,確認拜登獲勝;但次日,聯邦法官Patricia McCullough下令,在該法院27日舉行聽證會之前,州官員不得繼續認證2020大選結果。

另一條是在各爭議州州議會。特朗普陣營已取得重大進展。11月24日,特朗普的法律團隊對外宣佈,賓夕凡尼亞州(11月25日)、亞利桑那州(11月30日)、密歇根州(12月1日)三個州的州議會將就2020年大選舉行公開聽證會,以恢復人們對選舉誠信的信心。此外,根據白宮幕僚長Mark Meadows在推特上公佈的最新消息,內華達州一名法官允許該州共和黨人在12月3日舉行的聽證會上,提交關於廣泛存在的選民欺詐的調查結果。

11月25日,賓夕凡尼亞州聽證會如期舉行,朱利亞尼和證人披露選舉欺詐內幕。鑒於賓夕凡尼亞州舞弊嚴重,朱利亞尼向賓夕凡尼亞州共和黨州參議員建議,他們有權也有責任投票選擇該州的選舉人。賓夕凡尼亞州的眾議院和參議院均由共和黨控制。因為,儘管目前基本所有州議會都選擇根據該州全民投票的方式任命選舉人,但美國《憲法》並未規定以全民投票方式任命選舉人,而是給予每個州的議會權力去選擇。

如果各爭議州的州議會正視大選舞弊的確鑿事實,特朗普陣營取得預期成果,大選可能就此定盤。如果未能如意,司法訴訟就必然打到聯邦最高法院。

除以上戰線外,有論者稱特朗普陣營或還有終極殺手鑭,待機而做。總之,特朗普陣營多條戰線出擊,有主有次,有虛有實,相互支持,未來可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