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最後結果未定,民主黨在多州爆出舞弊指控;大選法律戰升級之際,中共總書記習近平11月25日突然致電祝賀拜登「當選美國總統」,內幕引外界猜測。克里姆林宮隨後表示,總統普京只會在美大選正式結果公佈後祝賀新總統,不受別國影響;墨西哥總統奧夫拉多爾則第三度拒絕祝賀拜登。

習近平打破慣例 提前賀拜登「當選美國總統」

11月25日,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致電祝賀拜登「當選美國總統」。習近平在賀電中稱,希望推動「中美關係健康穩定發展」,雙方「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等。

同日,中共國家副主席王岐山致電哈里斯,「祝賀她當選美國副總統」。

之前,在美國大選日即將到來時,中共外交部曾公開宣稱,美國大選是「內政」,中共政府對此「不感興趣」。即使在拜登11月7日自行宣佈「當選」後,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9日表示,「注意到拜登先生已經宣佈成功當選」,但中方「理解大選的結果會按照美國的法律和程序作出確定」。

11月13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改口「向拜登先生和哈里斯女士表示祝賀」,但依然保留有關「美國的法律和程序」之語,並且隻字不提拜登「當選」。

按照「國際慣例」,一般是美國大選結果最終確認後,各國領導人才會向勝選者祝賀。

中共此前也一直遵循該慣例。比如2000年的美國總統大選,當時共和黨候選人小布殊(George W. Bush)和民主黨戈爾(Al Gore)在大選後也出現選票爭議,最後經歷36天漫長的法律訴訟後,美國聯邦最高法院才於美東時間12月12日做出小布殊勝選裁決,時任中共黨魁於北京時間12月14日向小布殊發出當選賀電。

2016年的美國大選,政治素人特朗普意外當選,習近平也是等到特朗普的對手希拉莉11月9日發表敗選演講,才向特朗普發出賀電。

北京態度一變再變 內幕解析

之前有分析認為,北京11月9日對於拜登自稱當選一事一開始表態微妙的原因,主要有三方面:其一,避免被人抓住捲入「干預美國大選」的證據,有意與拜登保持距離以避嫌;其二,借美國大選舞弊現象,凸顯美國民主制度「亂象環生」;其三,中共對美國大選舞弊心知肚明,害怕激怒特朗普後,特朗普一旦翻盤,會對中共加倍打擊。

至於北京當局11月13日突然又改變口風祝賀拜登,輿論則認為,或許與特朗普政府近日強化了打擊中共的力度有關。

11月12日,特朗普政府發佈行政命令,禁止美國人向支持中共軍方的中國公司投資,該命令將於明年1月11日開始生效。這是美國大選以來,特朗普政府出台的第一項重大政策。

有分析認為,儘管美國政府針對中共的最新系列動作,讓中共當局驚懼,為了面子需要做出一些相應的「反制」舉動,但還是害怕得罪特朗普。

此次習近平祝賀拜登前夕,路透社11月23日報道,特朗普政府將宣佈把89家中國航空、航天及其它領域的公司列入「與軍事活動有聯繫」的企業清單,限制涉事企業購買一系列美國商品和技術。

另外,11月23日,美國聯邦總務署(GSA)署長艾米麗‧墨菲(Emily Murphy)發送信件通知拜登說,將根據1963年《總統過渡法》(經修訂)給他提供某些選舉後的資源和服務。但墨菲也特別提到,總統選舉真正獲勝者將由《憲法》規定程序確定。

墨菲在信中也透露,「從網上、通過電話和郵件收到對我、我的家人、我的員工,甚至我的寵物的安全威脅,以脅迫我過早做出這一決定。」

時政評論員李燕銘分析,北京當局針對美國大選結果的表態遮遮掩掩,一變再變,折射其對美國大選最終結果不確定性的緊張判斷過程,隱現中共因參與美國大選舞弊而心虛的心態。在特朗普加大力度打擊中共、美國聯邦總務署啟動交接程序、多數國家領袖已經祝賀拜登的多重背景之下,習近平終於在11月25日直接祝賀拜登,這背後除了中共內部博弈及拜登陣營暗中對北京施壓因素之外,還很可能因為北京已根據假情報誤判拜登會當選。

就在習近平祝賀拜登之後,11月25日下午,賓州議會召開關於大選舞弊指控的聽證會;11月25日晚,著名律師鮑威爾(Sidney Powell)正式向佐治亞州法院提交了訴狀,給密歇根州法院的訴狀當晚也釋出;訴狀不僅揭露大規模選舉舞弊,還指出中共和伊朗操縱美國大選。鮑威爾表示,「大海怪已釋放出來」。

李燕銘認為,習近平祝賀拜登之後,美國大選法律戰才真正開始,拜登不僅問鼎總統寶座希望渺茫,更可能要在牢獄中度過餘生。而中共因深度涉入美國大選舞弊及與拜登家族勾連,將面臨第二屆特朗普政府更大力度的打擊,其覆滅進程正在加速。

克宮:普京只會在美大選正式結果公佈後祝賀新總統 不受別國影響

克里姆林宮發言人德米特里·佩斯科夫(Dmitry Peskov)11月26日在新聞發佈會上表示,一旦美國大選正式結果公佈,總統普京會及時向美國新總統表示祝賀。

佩斯科夫表示,美國媒體已經宣佈拜登「勝選」,但美國官方計票結果尚未公佈,一些州仍在重新計票。

佩斯科夫還強調,普京的決定不會受到全球大多數國家領導人已經向拜登表示了祝賀的影響。

11月23日,佩斯科夫表示,普京祝賀美國當選總統應等到圍繞美國總統選舉的訴訟結束、美國正式宣佈獲勝者之後進行。

11月22日,普京在俄羅斯國家電視台上說:「我們將與美國人民信任的任何人一起合作,但這種信任只能給予已經獲得認可勝利的候選人,或者在(選舉)結果以正當、合法的方式得到確認之後的候選人。」

普京將克里姆林宮未向拜登表示祝賀的決定描述為「禮節」形式,沒有任何不可告人的目的,美俄關係也沒有因此而受到損害。

克里姆林宮發言人佩斯科夫11月9日曾說,普京正在等待美國總統大選的正式結果,他將在其後向獲勝者表達祝賀。

佩斯科夫告訴俄塔斯社:「預料到你可能提出有關普京向美國當選總統表示祝賀的問題,我想說的是:我們認為等待正式公佈的選舉結果是正確的。」

佩斯科夫指出,2016年普京能迅速祝賀特朗普勝選,是因為四年前的美國大選結果沒有出現法律爭議。

三度拒絕祝賀拜登 墨西哥總統:墨西哥「不是殖民地」

路透社報道,在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祝賀拜登獲勝後不久,墨西哥總統安德烈斯·曼努埃爾·洛佩茲·奧夫拉多爾(Andres Manuel Lopez Obrador)11月25日重申,在選舉進程正式結束前表示祝賀是錯誤的。

「我們不同意提前表示祝賀,」奧夫拉多爾在政府例行新聞發佈會上告訴媒體,「甚麼是最好的事情?對我們來說是等著。」

11月7日,拜登自稱當選總統後,多國領導人立即作出反應向他致賀。但墨西哥總統奧夫拉多爾當天表示,在法律問題得到解決之前,他不會祝賀拜登在美國總統大選中獲勝。

墨西哥是美國的主要貿易夥伴,每年的雙向貿易額超過6,000億美元,而與美國的雙邊關係對墨西哥來說是最重要的。

奧夫拉多爾在新聞發佈會上說:「關於美國大選,我們將等到所有法律問題都解決之後。」

「我不能祝賀一位候選人或另一位候選人。我要等到選舉過程結束。」奧夫拉多爾說。

奧夫拉多爾強調,自己與特朗普以及拜登都有良好的關係,「特朗普總統一直很尊重我們,我們達成很好的協議。他尊重且從未干預我們,對此我們表達感謝。」

11月11日,奧夫拉多爾再次堅決地表示,現在祝賀拜登贏得總統大選為時尚早,他不會屈服於任何壓力來進行祝賀,因為他的國家「不是殖民地」。

奧夫拉多爾說,自己在美國大選中沒有立場,他將等到特朗普政府針對舞弊的法律挑戰得以解決,一切都塵埃落定後,才會對被宣告的勝出者進行慶賀。他在新聞發佈會上說:「我們無法承認任何非法成立的政府。」「這不取決於我們,(否則)這是干預主義。」

奧夫拉多爾在2006年和2012年的總統大選中失敗,他指責競爭對手進行選舉舞弊。

巴西總統波索納洛(Jair Bolsonaro)至今也對拜登勝選的結果保持沉默。波索納洛是特朗普的堅定支持者,有「熱帶特朗普」(Tropical Trump)之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