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競選團隊法律顧問珍娜·埃利斯(Jenna Ellis)透露,她收到大量電話和信息恐嚇,有些甚至威脅她的人身安全。

11月25日,埃利斯在接受布萊巴特新聞網(Breitbart News)專訪時表示,她收到成百上千的威脅私信和信息。有一些是公開的,比如揚言取消她的律師資格,慫恿民眾對她進行律師投訴。

其它的則更加直接、粗魯。

她說,「今天CNN記者發來短信,指責我的律師執照失效了。從午夜到凌晨4點,一個未知號碼給我打了幾十次電話,一直轟炸我的手機,試圖打通『勿擾模式』。」

埃利斯還向布萊巴特新聞網提供了一段短信截屏,內容是一個陌生人試圖激怒她,讓她回覆。短信最後說,「你這個婊子,你就是人們鄙視人性的原因,你應該被強姦。」

特朗普的其他律師也遭到騷擾。此前,反特朗普組織「林肯計劃」(Lincoln Project)發起了一場迫使律師放棄為特朗普打官司的運動,導致Porter Wright Morris & Arthur律師事務所退出訴訟。該事務所稱,這些壓力導致內部發生爭執,至少一名律師辭職。

但是,主流媒體卻為這些騷擾行為辯護。例如,《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在11月12日發表文章「是的,追擊特朗普的律所理所當然」(Yes, going after Trump’s law firms is fair game)。第二天,特朗普在賓夕凡尼亞州的律師退出案件,據報是因為受到威脅。

截至目前,拜登沒有對特朗普法律團體遭到的威脅發表任何意見。

美國憲法學者、法學教授喬納森·特利(Jonathan Turley)發推文說,「媒體和民主黨領導人對這種騷擾的沉默令人不寒而慄。事實上,民主黨領導人也加入了這場人身攻擊。」

他還說,「在1960年代,當代理民權組織和其他人的律師受到這種行為(攻擊)時,人們正確地譴責,這是對我們法律體系無法容忍的侮辱。但現在,這成了一場由政客、律師和媒體支持的運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