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三(11月25日),賓夕凡尼亞州參議院在葛底斯堡(Gettysburg)舉行選舉問題聽證會。特朗普競選律師團隊負責任人朱利亞尼(Rudy Giuliani)和若干證人在聽證會上指控,該州存在重大投票違規行為,稱共和黨監票員被剝奪監票過程的權利。

賓夕凡尼亞州參議院周二發出公告說,應賓夕凡尼亞州共和黨參議員馬斯特里亞諾(Doug Mastriano)的要求,參議院多數政策委員會(Senate Majority Policy Committee)周三將舉行聽證會,討論有關2020年賓夕凡尼亞大選的最新問題。

朱利亞尼:處理郵寄選票不經過共和黨監票員的監察

朱利亞尼在周三的聽證會上指稱,本月早些時候賓夕凡尼亞州的選舉過程中,多名共和黨監督員被禁止對選舉程序進行有意義的監督。

朱利亞尼援引將出席聽證會證人的證詞說,「在費城、阿利根尼縣(Allegheny County)以及一、兩個其它縣的案子中,他們收到的郵寄選票根本沒有經過任何共和黨人的監察,這些選票被藏起來,不讓共和黨人看到。」

朱利亞尼說,監督一張選票只有一次機會,一旦你把擁有驗證信息的信封和選票分離,你就無法再驗證了。

證人揭費城舞弊內幕

賓夕凡尼亞州的多名共和黨人還向委員會作證,聲稱在該州大選期間目睹了類似的違規行為。

多名證人作證說,他們在費城監票時受到阻撓,他們還證實了費城發生的其它違規行為。

選舉監察員賈斯汀‧奎德(Justin Qweder)和金‧彼得森(Kim Peterson)是這次聽證的前兩名證人。他們證實,在費城會議中心監督點票時,他們無法進行恰當的監督。

奎德說,他在選舉當天是得到認可的監察員,並在接下來的10天以志願者監察員的身份返回。他估計,他在中心總計呆了大約85個小時。他說,所看到的場景「至少可以說是有問題的」。

奎德說:「費城選舉委員會在沒有市民監督或觀察的情況下處理了數十萬張郵寄選票。」

「選舉委員會在整個(點票)房間的長度內立起了約50呎的圍欄,所有監察員都被圍在圍欄後面。費城選舉委員會的一百多名員工在圍欄的另一側處理和打開郵寄選票。」奎德說。

他還說,這些工人被安排在「距我們約10呎至200呎以上」的地方。

他說:「由於工人距離豎起的圍欄很遠,所以我或任何監察員都無法看到工人在具體做甚麼。監察員無法挑戰有關處理這些郵寄選票的任何決定。」

奎德說他發現不規範的第二個問題是委員會的重複程序。監察員被告知,選舉委員會將複製那些不能被掃瞄儀讀取的損壞郵寄選票。他被告知有五千多張損壞選票,實際數量未知,可能會更高。

複製過程只包括2名員工,一人大聲讀出損壞選票上的勾選標記,另一人用粉色螢光筆在一張空白選票上做標記。委員會的計劃是將這些複製好的選票再通過掃瞄儀掃瞄。

11月12日,監察員們被告知,粉色的螢光筆無法被掃瞄儀讀取,委員會必須重新複製所有的選票。

「選舉委員會的解決方案是給工人們一疊疊數百張空白郵件選票,」奎德說,工人們各自用深色筆填寫,此過程沒有監察。

他說,他們在給數千張空白郵寄選票做標記,在監察員意識到發生了甚麼之前,工人們就已經做了數小時了,因為監察員事先沒有被告知發生甚麼。

他還說,只有當監察員向相關官員質問這種違規情況時,他們才建立了一個系統,工人們會在6到20呎遠的地方向觀察員晃一下每張經過「兩次再造」的郵寄選票……最終有數千張選票以這種方式被計入。

奎德說,他發現這是個問題,這是違規的。

賓夕凡尼亞州民主黨州務卿凱西‧波克瓦爾(Kathy Boockvar)表示,她沒有看到任何證據表明存在選舉欺詐或大規模違規行為。州數據顯示,拜登以約80,000張票領先特朗普。

另一位監察員彼得森也表示,她無法進行正常監督。她表示,距離她最近的選舉員工大約20呎遠。

她說,監控器本來是用來顯示點票情況的,但它們模糊,根本無法閱讀。

她說:「你甚至根本就看不到(點票)……非常令人沮喪」。#

(英文大紀元記者Bowen Xiao對此文有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