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宣佈選舉「勝利」,但敏感的記者在2020年大選中,發現了拜登違反選舉規律的五種「神奇贏法」。

通常來說,總統候選人行事高調,在競選期間與媒體及公眾密切往來。與特朗普不同的是,拜登並不頻繁拋頭露面,也很少與媒體直接交流。因此,在BBC的一篇文章中,一名研究民調的大學教授坎貝爾(W. Joseph Campbell)曾形容拜登在「家裏的地下室」做一場奇怪的競選。

「地下室競選」的結果卻令人大跌眼鏡。《猶太之聲》24日刊文《拜登違反選舉規律的五種神奇贏法》說:拜登2020年在激勵選民方面似乎非常有效,以至於他打破美國歷史紀錄,成為美國歷史上獲得最高普選票數的總統候選人,比奧巴馬(Barack Obama)在2012年競選連任時獲得的選票還超過1,500萬票。

更令人震驚的是,拜登在全國的風向標縣幾乎都輸了,可他卻贏了大選。《猶太之聲》說,「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哪個總統候選人會這一招柔道技巧」。

甚麼是風向標縣?《大紀元》11月16日《2020年大選 特朗普在風向標縣獲壓倒性支持》一文介紹,在過去的近40年裏,美國總統大選有一個耐人尋味的現象:無論是共和黨還是民主黨贏得大選,全美有19個縣總是把票投給獲勝者。這些縣被稱為「風向標縣」(Bellwether Counties,又稱領頭羊縣)。

至少自羅納德‧列根(Ronald Reagan)總統以來,只要觀察這些縣的政治偏好,就能預測誰能入主白宮。

在2020年大選中,除了一個縣之外,所有風向標縣都以平均約16個百分點的優勢,選擇了特朗普總統。只有華盛頓州的克拉拉姆縣(Clallam),選擇了前副總統拜登,而且僅有約3個百分點的差距。

第二個反常贏法是,雖然拜登在美國每個城市、縣的表現均不及希拉莉‧克林頓(Hillary Clinton)在2016年的表現,但在佐治亞州、密歇根州、威斯康辛州和賓夕凡尼亞州等大城市地區,他的表現卻優於希拉莉。

更令人驚訝的是,儘管民主黨在全國各地的眾議院和州議會席位普遍失敗了,但前副總統還是一人奪得創紀錄的選票總數。換句話說,拜登贏了,還創了歷史最高紀錄,而民主黨卻輸掉,不奇怪嗎?

與共和黨對手相比,拜登在今年3月初選時以創紀錄的低比例選票從黨內勝出後,8個月時間完成了所有這一切逆襲。顯然,這些成就是「巨大而出乎意料的」,通常會得到新聞界的矚目,專家會出來做精深分析,但在紐約市和華盛頓特區的新聞發佈會和慶祝活動中卻幾乎沒有提及這些成就,是不是也很奇怪?

無論怎麼解釋,按照中國人的思維認識,種種違反常規常理的事兒,不是等閒之輩做得到的。按照《猶太之聲》的觀點,像拜登這樣從帽子裏掏出那麼多兔子(pulled so many rabbits out of his hat),就必須要像變魔術一樣拿出一種不同凡響的絕招才做得到,美國從未有過這樣的競選者和政治人物。

2020年11月2日大選前一日,特朗普總統(圖中發言者)在賓夕凡尼亞州的斯克蘭頓舉行造勢集會,數千人參與活動,現場氣氛熱烈。(黃小堂/大紀元)
2020年11月2日大選前一日,特朗普總統(圖中發言者)在賓夕凡尼亞州的斯克蘭頓舉行造勢集會,數千人參與活動,現場氣氛熱烈。(黃小堂/大紀元)

下面編譯《猶太之聲》總結的2020年政治魔術,大家看看有多獨特。

1)八千萬選票

天哪!這麼多美國人選擇了在華盛頓浸泡近50年的老政客拜登。想想看:近一個半世紀以來,沒有一位現任總統在連任競選中打破得票紀錄,但仍然失敗。

特朗普總統比2016年所獲的總票數還增長一千萬張,在少數族裔選民中獲得創紀錄的支持,但拜登半夜逆襲,甚至打破了奧巴馬的全民投票總數,這確實使人們質疑:難道奧巴馬在2008年和2012年競選時,靠副手拜登的號召力才闖過終點線?

這位前副總統在激發選民熱情方面始終落後於特朗普總統,但他是如此精明,以至於選民對他的競選活動不抱興趣的同時,投下了創紀錄的票數給他。

2)儘管輸了大多數風向標縣 他還贏

拜登將成為60年來首位在競選中失去俄亥俄州和佛羅里達州的「當選總統」。一個世紀以來,這兩個州一直在預測全國的結果,它們被認為是整個美國的「風向標州」。儘管民意調查使拜登在兩個州均處於領先地位,但他在俄亥俄州輸掉了八分,在佛羅里達州輸掉了三分。

拜登以顯著差距失去這兩大風向標州,還能贏得全國大選,這具有新聞價值。自從黑手黨聲稱在1960年幫甘迺迪擊敗尼克遜贏得伊利諾伊州以來,還沒有美國總統用過這樣的竅門。

更令人難以置信的是,拜登在失去了全國幾乎每個歷史悠久的風向標縣之後,還是贏了白宮。《華爾街日報》和《大紀元時報》獨立分析了美國19個縣的結果,這些縣在過去40年中擁有近乎完美的總統投票紀錄。特朗普總統贏得了每個風向標縣的勝利,除了華盛頓的克拉拉姆縣。

還有另一份風向標縣名單,由58個縣組成,自2000年以來,它們正確預測了每一位總統。特朗普總統以平均近15個百分點的優勢,拿下了其中的51個縣。他輸掉的那些縣,拜登僅有約4個百分點的優勢。

這一切說明,風向標縣壓倒性地選擇了特朗普總統,但拜登「無論如何都找到了勝選途徑」。

3)拜登落後希拉莉 僅少數例外

擁有準確追蹤紀錄的民意測驗官、哥倫比亞特區民主研究所所長巴沙姆(Patrick Basham)著重介紹了他同事的兩項觀察,即民意測驗師巴里斯(Richard Baris)的大數據民意調查,和巴恩斯(Robert Barnes)的大選後分析。

巴里斯指出,從2020年的選舉結果中得出的統計數字很奇怪:「除了密爾沃基(Milwaukee)、底特律、亞特蘭大和費城之外,拜登在全國每個主要都會區的表現都不及希拉莉‧克林頓。」

巴恩斯補充說,在那些「由民主黨人統治的搖擺州的大城市裏……投票率甚至超過了登記選民的人數。」在最重要的州中,有如此多的郵寄選票投給拜登,他得到了破紀錄數字的選票總數,推翻了原本特朗普輕鬆領先的局面。

如果民主黨人將來成功取消了選舉人團制度,那麼拜登在少數城市中推翻壓倒性選票總數的神奇公式,未來會使民主黨人「戰無不勝」。

4)儘管民主黨無處不輸 拜登仍得勝

德索托(Randy DeSoto)在《西方雜誌》(The Western Journal)上指出:「特朗普幾乎是美國歷史上唯一一位總統,(靠他的影響力)為其政黨在眾議院中獲得了席位,而自己失去連任。」現在,這是拜登的奇蹟!

《庫克政治報告》(The Cook Political Report)和《紐約時報》將2020年27個眾議院席位列為選舉日的一場賭博。現在,共和黨人似乎已經贏得了全部27場勝利。民主黨在州議會翻盤失敗,而共和黨人則在新罕布什爾州贏了國會和參議院,並在全國範圍內擴大了他們在州議會的統治地位。

白宮的副新聞秘書蒂爾(Judd Deere)11月5日發推說,特朗普總統否定了對國會的全部預期,給國會的競選帶來了巨大的勝利。不僅沒有丟失一席,反而有所增加。

令人驚訝的是,拜登擊敗了帶領所有共和黨人取勝的特朗普,而拜登自己的黨卻敗了。

5)拜登在初選中 大不如特朗普

過去,初選總數在預測大選獲勝者方面非常準確。政治分析家查普曼(David Chapman)強調了選舉前的三個歷史事實。

首先,以往沒有一個在初選時獲得投票總數75%的候選人會輸掉連任。其次,特朗普總統獲得了初選票的94%,這是有史以來第四高的選票(高於艾森豪威爾、尼克遜、克林頓或奧巴馬)。實際上,自1912年以來,特朗普是初選時獲得90%以上票數的五位謀求連任者(incumbents)之一。

第三,特朗普在2020年初選時有超過1,800萬人支持他,這是謀求連任者獲得的最高紀錄(克林頓持有的紀錄僅為這一數字的一半)。儘管特朗普在普選中獲得了歷史性的支持,但拜登仍能在大選中獲勝,「實現了不可能」。有趣的是,怎麼其他左媒記者不宣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