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充滿舞弊現象,當特朗普律師團隊通過法律途徑捍衛選舉公正的同時,一名資深律師兼撰稿人列舉了本次大選舞弊的種種現象,並指出三個不同因素衝擊使2020年總統大選的合法性受到質疑。她還建議州議會應發起監督選舉審核、指定選舉人。

瑪格特·克利夫蘭(Margot Cleveland)是《聯邦黨人》(The Federalist)的資深撰稿人,也是「國家評論在線」(National Review Online)、《華盛頓觀察家報》(Washington Examiner)等知名美國媒體的撰稿人。她律師出身,畢業於聖母法學院(Notre Dame Law School),在那裏她獲得了該學院的最高榮譽霍恩斯獎(Hoynes Prize)。後來,她曾擔任聯邦上訴法官的常任法律秘書達25年。

11月19日,《聯邦黨人》刊登克利夫蘭的文章《州議會必須調查欺詐、選擇選舉人》,她在文章中指出,2020年的總統大選合法性受到質疑,重新點票並沒有讓這種質疑減輕。因此,她認為,解決今年大選出現的混亂有一個辦法,那就是讓州議會任命該州的選舉人。

克利夫蘭表示,州議員們應該記住,美國是一個共和國,在美國的憲法制度下,州議員們擁有最終和唯一的權力來任命他們認為最合適的選舉人。這是美國《憲法》第二條第一款第二節對選舉人的選派方法的規定,原文是這樣來確立這一權力的:「每個州應按照其議會指定的方式選定一些選舉人,數量等同於該州在國會中有權獲得的參議員和眾議員人數的總和。」

克利夫蘭強調,儘管目前基本所有州議會都選擇根據該州全民投票的方式任命選舉人,但《憲法》並未規定以全民投票方式任命選舉人,而是給予了每個州的議會這樣的選擇方式。

11月25日,在賓夕凡尼亞州參議院政策委員會聽證會上,前紐約市長、特朗普競選團隊首席律師朱利亞尼也表示,《美國憲法》規定,州議員有權廢除州選舉人,並可以將自己看中的選舉人送到選舉人團。

三因素衝擊2020大選合法性 州議會應選擇選舉人

克利夫蘭認為,三個不同的問題使2020年總統大選的合法性受到質疑:選舉欺詐、投票機和軟件安全性,以及違反州選舉法的行為。那麼一定要通過目前的方式選出選舉人嗎?

克利夫蘭認為,美國各州近年來使用全民投票來選擇選舉人並沒有改變美國《憲法》選舉人條款的明確含義,該條款賦予州議會獨家選擇選舉人的權力。

克利夫蘭認為,這正是今年在那些存在嚴重投票誠信問題的州中,州議會應該採取的行動,這應該是基於議員在對選舉的欺詐、電腦硬件和軟件不當行為,以及違反州選舉法規的行為進行獨立調查後的思考判斷。換句話說,當州議會通過全民投票選擇選舉人無法實現時,州議會應該換一種方式來指定選舉人。

克利夫蘭也指出,州議會應深切關注選舉官員是否忽略了為確保選舉合法性而設立的政府立法機構的授權。

選舉官員違反州法律

本次大選中,大選舞弊手段繁多,其中包括選舉官員違反州選舉法規的問題。

克利夫蘭舉例指出,賓夕凡尼亞州選舉法第13808(g)(1.1)條禁止在大選當日(11月3日)上午7:00之前檢查缺席選票和郵寄選票。但是,費城和其它地方的選舉官員早些時候檢查了那些選票,以確定選民是否包上了州法律規定的內部保密封套(secrecy sleeve)。

該州的選舉法同樣規定,「觀察、參加或參與預點票會議的任何人不得在投票結束前披露任何預點票會議的任何部份的結果。」然而,在大選日晚上8:38,選舉委員會副秘書通過電子郵件向縣選舉主任發送了「指導」,以「在預點票期間向政黨和候選人代表提供信息,並識別投票被拒的選民」,使這些選民能夠「糾正」錯誤。重要的是,選舉法規也沒有規定要糾正缺席選票和郵寄選票。

儘管有賓夕凡尼亞州副秘書的指導,一些地方選舉官員仍然忠實於選舉法的職責,拒絕在選舉日之前檢查郵寄選票,並拒絕與政黨代表分享選民的信息。結果,賓夕凡尼亞州的選民面臨著完全不同的規則,有些選票在數,而另一些則沒有,這牽涉到《憲法》的平等保護條款以及選舉人條款。

克利夫蘭認為,儘管聯邦法院有權裁定違反《憲法》第二條第一款第二節和《平等保護條款》的行為,但賓夕凡尼亞州的議會不應將此事交由法院處理,因為是州議會通過了該選舉法,而選舉官員對該法予以忽視。州議員應該要求進行審計,以評估無視選舉法在何種程度上影響了民眾的投票。

確保選舉誠信 州議會應先調查再選定選舉人

克利夫蘭也認為,由於多種作弊方式,使得今年的大選投票否決率出現異常。議會應進行干預,並調查其影響。

她舉例說,佐治亞州共和黨眾議員道格·柯林斯(Doug Collins)強調,該州的拒絕率存在這種差異,從2018年的3.5%到2020年的0.3%。根據特朗普團隊訴訟案件的法院文件,賓夕凡尼亞州也存在類似的差距。根據專家的聲明,2018年郵寄選票的拒絕率為4.4%,但2020年大選的拒絕率為0.04%,僅這一差異就可以改變賓夕凡尼亞州競選的結果。

克利夫蘭指出,在法院考慮這些訴訟的同時,州議會擁有更高的權力,並應質疑選舉官員是否遵守了選舉法的條款。州議會也應調查欺詐指控,例如在密歇根州,目擊者提出了兩項欺詐指控,都涉及底特律市中心處理郵寄選票的TCF中心。

克利夫蘭認為,由於人們越來越擔心用於確定2020年選舉獲勝者的硬件和軟件的安全性,因此還需要密歇根州和其它州的議會對投票記錄進行更徹底的審核。

她表示,目前特朗普律師團隊的一些指控似乎令人難以置信,但是對於每一個經過證明的電腦「故障」實例,它們都變得更加合理。例如,在密歇根州,一個縣未能更新軟件,導致拜登獲得了大約6,500張特朗普選票,直到發現錯誤為止。同樣,在佐治亞州一個縣的人工點票發現一個電腦問題,使特朗普淨失了800票。

克利夫蘭不斷強調州議會在大選中的重要作用。她認為,州議會不應將這些擔憂留給州務卿,而應啟動並監督自己對選舉硬件和軟件的審計,以及對違反選舉法和其它欺詐指控的調查。她說:「少做任何事情都會使美國一半人質疑2020年大選的合法性。」

她強調,在對這些問題進行調查後,各州議會應投票表決,直接選出他們認為合適的選舉人。因為,美國的開國元勛授予了州議會任命選舉人的最終權力,通過直接指定選舉人,不管出現甚麼結果,州議會都將使該結果符合《憲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