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美國大選在投票和點票過程中,發生有預謀有組織的大規模的系統性選舉舞弊問題,讓我們更深入了解到自上個世紀20年代開始,也就是共產黨國際建立開始,至今100年來,美國所存在的三個嚴重的社會政治問題:

一是天使與魔鬼共存;二是美國(學界和高層政界)是西方世界中共產主義的最大推手;三是誰搞定了美國誰就有機會奪取江山(政權)。

這次美國大選存在系統性的舞弊問題,首先是制度設計給舞弊留下了操作空間或者說叫漏洞。

一是郵寄選票。它的郵寄選票是雙向的,先是選舉機構把選票郵寄給選民;然後是選民把填寫的選票郵寄回點票機構。這種制度設計所存在的舞弊漏洞是不言自明的,我不在這裏談了。

二是對去投票站投票的選民,在投票時存在沒有進行身份驗證的問題。

三是由點票人員對選票作人工輸入電腦點票,這種方式即使沒有人刻意舞弊,也會發生輸入錯誤。

四是電腦點票系統軟件,非全國統一,而是各州自行其是向軟件公司採購。更沒有事先對這些軟件的可靠性進行權威性的測試,這給電腦系統作弊和遠程操控預留了機會。

美國總統選舉採用上述投票和點票方式,即制度設計,這讓人完全不可思議。令人莫名其妙。

美國這次總統選舉在投票和點票的制度設計上存在非常嚴重的缺陷,給大規模的系統性舞弊留下了漏洞,而台灣,即中華民國的大選,在投票和點票方式上沒有美國大選這樣的漏洞。台灣的總統選舉的投票和點票,即選民必須親自去投票站投票,並嚴格驗證身份;唱票和點票都是人工進行,堵塞了人為製造電腦軟件欺詐的問題。同時全程實行公開有效的社會監督。可以說,台灣的政治民主制度和實現的程序方式堪稱世界楷模。值得美國學習。

台灣大選是選民必須親自去投票站投票,並驗證身份。點票採用人工唱票和點票,並且在公眾的嚴密監督之下,美國應該向台灣學習。

有人說美國這種投票點票方式是給君子設計的,被小人鑽了空子。「美國社會,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這次美國大選,就是被魔鬼鑽了制度設計的漏洞。美國的民主制度不僅在大選投票點票這個程序問題上存在非常嚴重的缺陷,在社會意識形態上也是兩極對立。從上個世紀20年代以來的至今100年中,美國社會一直存在一個天使和一個魔鬼。

天使就是美國立國先賢們所設計的自由民主憲政與保障人權制度,這主要是在國內所奉行的這種制度。

魔鬼主要是指美國政界、學界、商界的親共勢力。共產黨國際(組織)對美國的滲透是很嚴重的,從它成立之日(1919年)就開始了。這次美國大選中,之所以發生兩大社會政治派別的對立和衝突,其中一方竟然不惜採用大規模系統性舞弊手段。這背後都有共產黨的影子。共產黨意識形態對美國社會的影響和共產黨國家對美國社會的滲透非常嚴重。

最近一百年來,在美國學界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盛行,其典型代表人物是莫里斯·邁斯納(1931-2012),他自己取了一個中文名叫馬思樂。從他的中文名字看,他是馬克思的粉絲,他毫不掩飾他對馬克思主義的崇拜和對中共革命的褒揚。用現在網絡上的俗語,就是「五毛」吧!他的代表作《毛澤東的中國及其後:中華人民共和國史》(1977年)據說「為歐美最為風行、長青不衰的近代中國史教材」。

不過,真正充當共產主義推手的還數在1931-1945年連任4界美國總統的羅斯福和他的繼任者杜魯門(1945~1952年美國總統)。羅斯福在二戰開始後,用「租借」為名欺騙美國人民,把美國的巨量武器裝備和戰略物資運送給蘇俄,讓共產黨魔鬼頭子史太林起死回生,發展壯大,並把共產主義擴張到中歐和南歐。

羅斯福的繼任者杜魯門背叛二戰盟友中華民國政府,支持中共;在民國政府平息中共軍隊叛亂的戰爭中,對民國政府實行武器禁運,致使政府50萬美式武器裝備的精銳之師缺乏彈藥補給,喪失作戰能力,在東北全軍覆滅。在華東的國軍也是這樣敗於共軍的。

這叫釜底抽薪,所以說,中國大陸淪陷,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美國政府對民國政府實行武器禁運造成的。

共軍還從蘇俄那裏得到了巨大的軍事裝備。中國大陸淪陷之後,美國也自食苦果。之後共產黨先後發動了韓戰和越戰,僅美軍傷亡就達一、二十萬人。還有巨額的軍事物資開銷。

回過頭來看美國這次大選中的中共因素。自中共加入WTO後至今,它已經全方位滲透美國政治、經濟、社會各領域,當然包括媒體。用中共自己的話說,就是從小布殊政府開始到奧巴馬政府(一共12年)「中美相互依存已是兩國關係的一個基本結構,布殊政府的兩國關係是中美建交以來的最穩定的時期。」

奧巴馬政府明顯表現出了與上屆政府的連續性,美國重視中美關係和與中國發展更廣泛合作,突出兩國關係中的合作面。前國務卿希拉莉高調呼籲兩國合作,表示要與中國同舟共濟。「(見:中共外交部主管的中國國際問題研究基金會研究員卞慶祖《奧巴馬政府8年的對華政策與中美關係》-2016-12-27-中國人民對外友好協會官網)」

我的感覺是:奧巴馬上台一開始,就全面投入了共產黨政治懷抱。在他上任的第一年就訪問共產黨中國,並向中共承諾:美國「歡迎一個強大、繁榮、成功、在國際事務中發揮更大作用的中國」,並且和中共建立戰略夥伴關係。

從最近美國大選投票前後所暴露出來的奧巴馬和拜登的腐敗醜聞和美國主流媒體向拜登一邊倒,而完全拋棄新聞的客觀中立的守則的現象,就可見共產黨對美國社會各界滲透的嚴重性。不僅在經濟上綁架了美國(美國製造業與產品很多依靠中共,如藥品)同時它的政客、學界和媒體大亨也從中共那裏獲得巨大的好處。

飽受共產黨迫害的中國民眾是非常痛恨共產黨的,但在美國,Antifa組織在街頭就公開舉起共產黨的旗幟,毛澤東的頭像。

上述這些歷史的現實的一邊倒向共產黨的事件,都發生在號稱世界民主燈塔的美國。這是包括中國大陸在內的全世界的共產主義受難者所不能容忍的。僅在中國大陸,死於共產黨之手的人數就有1億人以上。

我曾經寫過專著《餓死在人民公社囚籠裏的140萬鄉親——四川省涪陵專區農村共產主義運動紀實》,並在新唐人電視台做過歷史專題節目「中國特大飢荒60周年祭」,據推算,共產黨製造的1959~1962年的4年大飢荒,中國大陸就餓死了7500百萬~1億2500萬人。

還需要補充的是,在1959年特大飢荒發生之前的8年中,共產黨中國就已經餓死了約4千萬人。

在中國共產黨從1926年開始到1978年52年的共產主義運動中,致死總人數在1億5千萬~2億人口。除餓死人外,共產黨還殺死、勞改死、鬥死以及其它方式迫害致死數千萬人。

共產主義至今對美國社會各界影響至深,其原因與美國社會對共產主義犯下的滔天罪行知之甚少有關係。如在烏克蘭、波蘭、斯洛伐克等深受共產主義禍害的國家,最近就立法,宣佈共產黨是犯罪組織。禁止宣傳共產主義。

大選後美國人民對這次大選舞弊非常氣憤,美國50州民眾,上街集會支持特朗普、追查大選舞弊真相;主場華盛頓有超過50萬人和平遊行,捍衛美國憲法與立國精神。美國人民對這次大選舞弊非常氣憤,在11月14日的全國性抗議活動中,僅首都華盛頓就有50萬人參加。這反映了美國社會中下層人民支持特朗普的真實聲音。在活動結束後,有落單的人遭到Antifa成員的暴力襲擊。

Antifa組織是否與共產黨有直接的組織聯繫,我現在還沒有在網絡上看到有人提供證據。但美國學界很長期以來,一直成為宣揚共產主義的陣地;為共產黨領袖如毛澤東塗脂抹粉;為共產黨社會唱讚歌。在美國的學校裏面宣傳社會主義意識形態。

違背美國基督教立國精神,讓吸毒、同性婚姻合法化……,這些就是Antifa這類組織的社會意識形態基礎;當然它還有金主給其提供巨額金錢,否則它難以生存下去。

所以說,美國這次大選出現的有預謀有組織的大規模的而且是明目張膽的舞弊事件,是美國社會道德嚴重墮落,社會政治嚴重腐敗的必然結果。#

(註:作者顏智華是歷史學者,著有80萬字《餓死在人民公社囚籠裏的140萬鄉親——四川省涪陵專區農村共產主義運動紀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