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迄今已經有了兩百多年的歷史。可以說每次大選,候選人為了競選成功,都會竭盡全力為自己造勢,各個黨派也都會力挺自己的候選人,各家媒體也不免選邊發聲,這都是合法的正常的。大選舞弊的事,之前也不是沒有發生過,但大規模的舞弊卻不曾有過。

這次大選不同,不僅發生了舞弊,而且很可能是全國性的大規模的舞弊,有法律人士甚至認為是一場政變。為了扳倒特朗普,民主黨、主流媒體、華爾街和矽谷科技大佬聯手,不惜採取一切手段包括非法手段。而他們之所以墮落到這種地步,歸根結底是因為他們完全喪失了公民應有的良知和正義感。

但與此形成鮮明對照的是,大選中也湧現了一批敢於頂著壓力,富有正義感和堅守良知的勇士。不懼七千封郵件威脅,拒絕認證拜登勝選的密歇根州共和黨人諾姆‧希克爾(Norm Shinkle)就是他們中的一位。

據媒體報道,在密歇根州檢票委員會(Michigan Board of Canvassers)11月23日的選舉結果認證會議上,諾姆‧希克爾宣佈棄權投票,拒絕認證拜登勝選。他透露,在認證選舉結果會議之前,他曾遭到嚴重威脅。

希克爾是密歇根州檢票委員會唯一一位拒絕認證拜登勝選的成員。在23日下午投票之前,他宣讀了一份聲明,強烈譴責民主黨人和密歇根州州務卿喬塞琳‧本森(Jocelyn Benson),並呼籲調查密歇根州2020年大選的違法行為,調查在(投票)系統中作弊的陰謀。

希克爾在認證會議結束後6小時,接受了新聞極限電視台(Newsmax TV)的採訪。他表示,截至他參加會議時,總計收到四十多通電話和七千封郵件,大多數都是要求他投票認證拜登勝選,很多是在威脅。周六晚間有二三十個人站在他家房前草地上示威。

希克爾曾在23日會議的前幾天向檢票委員會表達過自己的想法——密歇根州有的縣存在問題選票,建議推遲認證選舉結果,直至審核全部選票。

對於所受威脅,他說:「(威脅)可能是密歇根州民主黨和工會組織在背後策劃,他們還威脅我的妻子和孩子,說『我們知道你住在哪兒』,我隨後報了警。」

「這裏人們的心態就是『誰威脅別人誰就能贏』,左派把我視為『邪惡之徒』。」

關於他之所以棄權,而不是投下否決票,希克爾表示,是因為他沒有在48小時內拿到有關點票錯誤的證據。

可想而知,被左派視為「邪惡之徒」,總計收到四十多通電話和七千封郵件,大多數都是要求他投票認證拜登勝選,而且很多是在威脅,還有二三十個人站在他家房前草地上示威,這對希克爾而言構成了多大的壓力。不用說,在這種情況下很多人都會因為扛不住壓力而妥協屈服。「既然那麼多人都認證拜登勝選,何不隨大流也一塊這麼做呢,在利益上又不會因此受到甚麼損失?」但希克爾並沒有這樣做,而是頂著壓力,不懼威脅,始終拒絕認證拜登勝選,並公開呼籲調查密歇根州2020年大選的違法行為,調查在(投票)系統中作弊的陰謀。我想,支撐希克爾逆風而上的動力不是別的,正是他秉持的良知和正義感。

不久前,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在大紀元發表了詩作《大選》,其中最後兩句說道:「左右社會人心冷,正義良知幾時還。」如果說此次大選陷入舞弊困境的根源在於相當一部份美國人喪失了正義良知,那麼呼喚正義良知的回歸則是美國社會重新走入正道的當務之急。為此,美國需要更多像希克爾這樣敢於頂著壓力與舞弊做鬥爭的正義良知人士,美國的希望在他們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