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印香港《大紀元時報》的印刷廠,最近連續兩天遭同一車牌號碼的神祕車輛監視。該車輛還跟隨工作人員到其它地方。一年前,印刷廠曾遭中共惡徒縱火破壞。對於遭神秘車輛監視事件,《大紀元時報》強烈譴責中共暴徒在港製造白色恐佈,目的是要恐嚇敢言媒體,令《大紀元》滅聲;多位媒體人和學者籲香港各界關注《大紀元》媒體和員工安全,捍衛香港新聞自由。

據《大紀元》副社長盧女士披露,本月18日、19日凌晨4時許,《大紀元》送報車到位於荃灣的新時代印刷廠運報紙到各區,發現一輛V字頭的豐田七人黑色房車,連續兩天同一時間停泊在印刷廠門外監視;20日下午2時30分左右,同一車牌車輛又尾隨印刷廠工作人員,出現在九龍區一棟工業大廈外。據該名遭跟蹤工作人員說,車內有三名男子,年約30歲左右,其中一名男子從該工業大廈出來,上了該車。

盧女士表示,這並非印刷廠外首次出現神秘車輛。數月前,有印刷廠工人也發現遭不明車輛跟蹤。還有兩名疑似中共外圍組織青關會人員,本月13日下午曾在印刷廠門口出現。

對於神秘車輛車主身份,盧女士表示,在運輸署修改了查冊資料用途選項後,包括港台編導蔡玉玲因為查冊被捕,故在現有香港體制下,無從得知車主身份,呼籲各界關注。

盧女士並表示,香港《大紀元時報》自2002年創辦至今近20年,因為堅持報道真相,一直是中共眼中釘、肉中刺。

過往中共曾多次僱兇破壞印刷廠設備,包括去年曾派人縱火焚燒印刷廠。《大紀元》譴責今次是中共又一次在港製造白色恐怖,目的是要恐嚇敢言媒體,令《大紀元》滅聲。但盧女士強調《大紀元》不會退縮,會繼續報道真相。

程翔:國安法威脅香港媒體處境

資深媒體人、時事評論員程翔認為,中共立港版國安法之後,中共針對教育、傳媒、司法界全面收緊,今次很明顯是中共國安法針對傳媒界的監視和打壓。「《大紀元》這麼出格(與眾不同),經常報道一些它不喜歡聽的事情,現在在香港,已經沒有了幾個報紙,是還能夠這樣公開去批評共產黨,它當然會是對你視如眼中釘,它就會監察你的活動,監察你的報紙派發的動向,報紙的銷售的蹤影等等,它都是在掌握著這些材料,準備為以後,以備不時之需,之後需要向你們下手時,它就是做足了準備功夫了。」

程翔表示,香港傳媒面對中共打壓由來已久,最早還是隱蔽式的約談,中宣部找傳媒老闆喝茶,透過軟性壓力令它們就範;但這兩年來,特別是國安法之後,則是赤裸裸的暴力,比如最近D100網台主持人傑斯涉違反國安法被捕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連他籌款去資助一些被迫離開,離家別井,尋求安全的香港人,你(中共)都要趕盡殺絕。這個時候,它對傳媒不斷發聲,呼籲大家去抗爭的人,它當然會視為頭號敵人。」

不過,程翔稱,中共打壓短期內或造成寒蟬效應,但長遠只會令更多人反抗,適得其反。比如最近中文大學學生在國安法壓力下,依然堅持抗爭。

「古語云:『楚雖三戶,亡秦必楚。』儘管你是要這樣去施壓,但是到頭來,我很相信香港是會對中國帶來中國的民主化和現代化,是會帶來很大的衝擊。這一點我是深信不疑的。」

面對極權新一輪的打壓,他希望《大紀元》切勿退縮,繼續堅守媒體講真相的原則。「極權主義者,不外乎就是想利用恐嚇和欺騙這個手段,來壓服一切的反對者。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更加需要,無論是《大紀元》也好,或者是其他的媒體人也好,大家都應該秉持一種,向事實負責,向歷史負責,向自己的良心負責的態度,勇敢地去面對這種逆境。」

陳竟明:曝光邪惡令跟蹤者知難而退

香港中文大學教師協會會長、時事評論員陳竟明博士表示,近期有泛民主派人士,包括黃之鋒等都被疑似國安法人員跟蹤。他相信今次承印《大紀元》的印刷廠被監視,很可能是被國安「開file」盯上的一個訊號,目的是要《大紀元》滅聲。

陳博士強調,在今次美國大選中,英文《大紀元》有別於其它主流媒體一面倒抹黑特朗普,堅持報道真相,在西方社會異軍突起。
在香港和講粵語的華南社會,很多KOL(關鍵輿論領袖)的評論很主觀,香港《大紀元》可請到不同背景專業人士,就同一議題發表不同的觀點,令《大紀元》的認受性很高。

他讚賞《大紀元》公開曝光被中共滋擾的事實,「越快爆光越好,令那些跟蹤的人知難而退」。又指過往香港選舉時,都時有發現有民主派人士被人跟蹤,「中共很擅於隱藏。它們是幕後黑手,上面有人指揮,下面還有各種不同團體在運作,大家要留意中共滲透」。
陳竟明呼籲各界支持香港《大紀元》,抵抗中共打壓,「面對香港這樣艱難的時候,希望每個人都出一分力,令真相曝光。」

中共暴徒多次破壞《大紀元》印刷廠

翻查資料,中共曾多次破壞承印《大紀元》的印刷工廠。

一年前的2019年11月19日凌晨,承印《大紀元》的印刷廠遭四名穿黑衣的中共暴徒縱火破壞。大火嚴重燒損一台駁紙機和四卷印刷紙、另一台駁紙機的控制箱外殼,及當日報紙多捆。

2012年12月,七名歹徒攜帶數包工具,意圖爆入印刷廠,被工廠大廈保安員發現報警,歹徒逃走。

2012年10月,承印《大紀元》的印刷工廠大門被人撬壞。

2006年3月,中共僱兇施暴,中共在港黑幫闖入承印《大紀元》的印刷工廠,打爛玻璃門,進入工廠破壞設備。
所有上述破壞活動,香港警方無一破案。

《大紀元》聲明指,《大紀元》在被中共的打壓中已經走過了近20年,暴力恐嚇和全力打壓,不會讓大紀元退縮。因為《大紀元》和全體香港人一樣,在堅持真相和自由方面,已經退無可退。

《大紀元》集團和全體員工,不屑於去譴責那些卑鄙者的惡行,但《大紀元》向香港人保證:未來,我們會繼續與你們同行!

英文大紀元app報刊類下載量第一

2020年美國大選前後, 美國左派媒體企圖通過掩蓋真相、誤導民眾、製造輿論假象等手段,達到操控選舉目的, 被專家稱為「媒體政變」。與此同時,良心媒體如《Epoch Times大紀元》、Newsmax等,因秉持公正立場越來越受到民眾歡迎,近日用戶量均激增。

11月6日,英文《大紀元》編輯部發表聲明表示,「除非所有結果都得到證明,且任何法律挑戰都得到解決,在此之前,《大紀元》不會宣佈誰是2020年總統大選的獲勝者」,並承諾在未來繼續為讀者報道真實的選舉資訊。11月11日,在蘋果應用程式排行榜中,英文《大紀元》超越《紐約時報》和《華盛頓郵報》等,高踞「報紙和雜誌類」第二名。

11月8日,香港《大紀元》跟隨英文《大紀元》發表聲明:在關於美國大選的法律訴訟解決前,不宣佈大選獲勝者。
對於《大紀元》有別於左派媒體一面倒掩蓋真相,堅守原則,受到時事評論員、資深媒體人等的盛讚。

練乙錚讚:沒哪個媒體可以比擬

時事評論員程翔說:「我覺得要恭喜《大紀元》,在全世界主流媒體都一面倒地去支持拜登的情況下,你們能夠很有獨立的思考能力,去繼續支持特朗普,我覺得你們是值得我們讀者去讚賞的。眾人皆醉我獨醒,《大紀元》在一個這樣的時代底下,能夠堅持一個追求真相的聲音是很重要的。」

資深媒體人、前信報總編練乙錚讚揚《大紀元》,對中國新聞的報道「沒有哪個別的媒體可以比擬」,「因為你們在中國消息的渠道可以說得上是最靈通的」,而在國際新聞報道上也有優勢,「你們的那個報道是綜合了很多關於歐洲的消息,對我來說是很有用的。」

美國大選前夕《紐約時報》曾在頭版攻擊《大紀元》,練乙錚認為這恰恰反證《大紀元》的影響力:「它在那篇文章裏面承認了,《大紀元》最近這十年八年以來那個發展的速度是令人震驚的,影響力是非常的強大。」

練乙錚讚賞今次《大紀元》率先發表「不宣佈獲勝者」聲明,非常正確,「這一個這麼重要的時刻,我們都要大家支持所有正義媒體,特別是《大紀元》。」

獲頒「香港十大傑出青年」的資深傳媒人曾慧燕表示,尤其在中共收緊統治下,香港傳媒已經噤若寒蟬,此時傳媒能夠堅持就更加可貴。她強調願意接受《大紀元》專訪也是因為「你們也給我看到了很多真實的聲音」。

美國資深傳媒人、評論家李劼表示,早在香港「反送中」的時候,他已經注意到《大紀元》、新唐人電視台的報道,「《大紀元》、新唐人在那個香港抗爭當中的這種衝鋒陷陣,非常了不起,我非常的欽佩」。而今次《大紀元》在美國大選上的報道更是一枝獨秀,「當美國媒體整體性的塌陷,整體性的變黑的時候,你們點亮了一根蠟燭。這根蠟燭照亮了很多人的心。所以,我真的是很為你們感到驕傲。而且你們的收視率也是,跟這個CNN(有線電視新聞網)正好相反,CNN在往下掉,你們在往上走。在這種情況下幾乎就是一枝獨秀了」,「你們是非常的了不起。我特意在此向你們致敬。」

桑普讚:在美國大選展現風骨

時事評論員、法學博士桑普讚揚《大紀元》在這次美國大選中表現出自己的風骨。「香港基本上是沒有任何的媒體,可以做得到這麼深入的分析的。

現在港版國安法已經在香港實行,像是懸在頭上不只是一把刀,對媒體的打壓也是風聲鶴唳。大家看得到黎智英的事件只是冰山的一角,每一個記者,也都是冒著他們自己被視為違反了國安法的風險去做。」

他希望更多人支持一些敢言的媒體。「所以我希望大家能夠支持獨立的媒體,可以繼續發聲,這一點是我衷心的願望。」

被捕前一天曾接受《大紀元》專訪的網台主持傑斯說:「我要竪大拇指給《大紀元》,大家看《大紀元》才能看到這些新聞,這些新聞在以前其實應該是主流媒體報道的,朱利亞尼開記者招待會,他現在是特朗普的代表律師,但你看到主流媒體沒有這些聲音,久而久之,整個國家或者(Society)社會就都會轉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