韭菜長在地裏,長高了就要被割。中共這個鐮刀斧頭幫,是割「韭菜」的高手,中國百姓們似乎誰也逃不掉被宰割的命運。最近幾年,中國的民營企業成了又一茬被割的「韭菜」,中共政府一直在加強控制及沒收民營企業,而且這一兩年來又有加速的趨勢。根據上市企業披露出的資料,今年以來中共政府、國營企業或國有基金實際已經接管了51家上市公司,而如果算上無法統計的未上市的民企,實際的數量可能要遠超51家。

我們回頭看看前兩年的數據,會明顯看出這種增勢,在2019年的時候,中共政府實際接管或沒收的企業是30家,在2018年的時候,是20家。

中共這麼急切地要接管民企,是為甚麼呢?當然從中共極權統治的特性上來看,中共黨一直都在掌管著中國的一切資源、生產和收益。民營企業,當然不會例外,而從眼下的現實來看,是因為中共沒錢了,所以斂財的速度必然加快。

上市企業被強管 螞蟻叫停是信號

在被接管的上市企業中,最近的螞蟻上市被叫停事件,就是中共政府加強控制民營企業的顯著例證之一,在叫停螞蟻上市之後,中共監管單位隨即推出了對金融科技加強監督的新法規。也因此,外界普遍認為,加強監管是北京強化國家掌控民企的手段之一,而另一種手段則是資本參與。

在5月份的時候,中國最大晶片製造商中芯國際發佈公告稱,國家集成電路基金II及上海集成電路基金II作為中芯南方的新股東,共同注資22.5億美元扶植發展晶片技術和產品。注資後,中共注入的國有基金取得了中芯國際子公司超過60的%股份。

在美中關係緊張的當下,中芯國際股權上的變化,一來是在應對美國制裁之時,可以幫助中芯國際提供亟需的金融支持,同時,也能把中共對企業監管的手伸的更深更長。

9月份時,河南省洛陽市支持的投資基金和工業機械人製造商賽摩智能公司簽約,成為控股股東,洛陽國宏投資集團掌握了賽摩超過20%的流通股,以及近10%的附加表決權。而像這種不需要吃下多數股份,只透過表決權控制企業的協議在中國是司空見慣,中共輕易就可以在企業管理上插上一腳。

而目前這場已經持續一年的中共新冠疫情,也成了中共加強企業控制權的一個機會,今年一些遭到疫情衝擊的企業,以及像是半導體、風電以及製藥等這些具有戰略意義的公司,都成為了中共接管的對象。

中共對企業的這種管控,也讓中國上市公司的股東權益報酬率(ROE)不斷降低,已經從2010年的13%下滑到了2019年的7%,從2012年習近平擔任中共總書記後,下滑速度加快,看到這種情況,可能不少人會感嘆一聲,果然是總加速師。

粵語配音影片

「打黑割韭菜」 中共黨的專利

剛才說的還只是上市公司,而近期中共實際接管未上市公司的情況也更加頻繁。

兩周前,11月11日,河北大午集團董事長孫大午等人被抓走,隨後多家媒體報道,該集團28家子公司都已經被中共官方接管。看來此前官方已經醞釀了很長時間,因為派來接管大午集團的一些人具有企業背景。

孫大午在民間有中國良心企業家之稱,但在目前媒體報出的消息說,中共官方稱要準備以涉黑的罪名起訴孫大午等人。但孫大午幹了甚麼呢?網上流傳的一則影片顯示,孫大午要求大午集團的醫院只管給病人看病,不得以賺錢為宗旨,有多家媒體報道說,孫大午這種提供免費醫療的做法,讓當地政府和官辦醫院非常難堪。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孫大午涉黑」還真是欲加之罪了。

對於孫大午的被抓,有大陸的律師表示不理解,認為個人涉黑就抓個人,接管企業就讓人匪夷所思了;但有深諳中共撈錢手段的人士表示,中共用這種「打黑」的手段沒收民營企業家的資產早就開始了,並不是這一、兩年的新鮮事。此前薄熙來在重慶當政期間,就有大批民營企業家被以「涉黑」罪名抓捕,企業被沒收或接管。雖然薄熙來被打倒了,但這種用「打黑割韭菜」的手段卻是中共這個黨的專利。

中國知名律師陳有西曾說:《刑法》罪名已經發展到450多個,市場經濟秩序方面的犯罪罪名,有110多個。現在要折騰一個中國企業家,非常容易。企業家人人都是待罪之身。用公檢法剝奪一個企業、一個富人的財富,是分分鐘的事。

國語影片

明天系上百家公司 上萬億資產被接管

像孫大午這樣的,是不想和官方利益攪在一起的,但是中共也不會讓他們獨善其身,找個名目就把企業收爲已有了。

和中共利益互助的呢?中共會網開一面嗎?

2020年7月17日,中共銀保監會、證監會同時公佈了對明天集團旗下 9 家金融機構進行接管的決定,總資產規模超過人民幣1.2萬億元。

隨後明天集團憤怒發文,質疑監管部門高調接管公司「目的究竟是甚麼?」。發文中說,近年來監管部門派駐「調研組」進駐各機構進行「貼身監管」,早已剝奪了機構的經營自主權。雖然發文在幾小時後就被刪除,但仍然震驚各界,因爲在大陸,像明天系這樣敢公開發表反擊中共監管層的做法十分罕見。

根據新財富的數據,截至2017年6月底,明天系已控參股44家金融公司,涉足銀行、保險、信託等多個領域,覆蓋了金融業全部牌照,其控參股的金融機構資產規模高達3萬億。如果加上其它非金融公司,明天系旗下公司達到數百家之多,但在明天系老闆肖建華被中共從香港帶走後,旗下的公司已全數被中共控制。

最近的消息是,就在11月23日,中共銀保監會官方網站,正式對外宣佈明天系旗下的包商銀行進入破產程序,此前的11月13日,包商銀行曾發佈了一份減記公告,宣佈該行對已發行的65億元人民幣「2015包行二級債」的本金實施全額減記,對任何尚未支付的累積應付利息,大約5.86億元也不再支付。也就是說,這筆債連本帶利都不還了。

外界一直盛傳肖建華是中共前黨魁江澤民派系的「白手套」,控制肖建華、整肅明天系,被外界視為習派與江派權力鬥爭中的一個重要環節。

在8月份的時候,《中國金融》曾發文稱,從2005年以來,包商銀行的大股東明天集團通過不正當關聯交易、資金擔保及資金佔用等手段,利用包商銀行進行了大量利益輸送,致使包商銀行被逐漸「掏空」。有銀行業人士透露消息說,包商銀行其實是「先被分食,然後才宣佈破產清盤」。

這是中共權貴「白手套」的下場,富貴一場,但是能不能富貴到頭卻充滿變數,弄不好,到頭來,都是為他人做嫁衣!在中共國,民營企業家們,不管是力求清白自保的,還是跟官府合作分贓的,最後都逃不脫被「卸磨殺驢吃肉」的命運。

黨支部「吸血觸角」無處不在

中共除了借用法律的名義打擊、接管企業之外,還會使用獨有的中共特色對民營進行管控、收編,那就是在民營企業建立黨支部。 2019年10月,中共的黨報《人民日報》發文稱,截止到2018年年底,全中國已有158.5萬家非公有製企業法人單位建立了黨組織。

根據數據,中國的民營企業超過3,200萬家,個體工商戶超過7,600萬戶,民營企業貢獻了50%以上的稅收、60%以上的國內生產總值(GDP)、70%以上的技術創新成果、 80%以上的城鎮勞動就業以及90%以上的企業數量。

這麼龐大的群體,顯然中共不會任其自由發展,中共只有把「觸角」牢牢伸入到每一家企業,才能獲得財富和權力上的安全感。

《人民日報》還著重提到了中國民營企業500強榜單前列的企業都有一個共同特點,那就是它們重視黨建工作,並稱「把黨員培養成高管、把高管培養成黨員的『雙培』工程,有助於企業得到快速發展。」

只是當這些企業主,經過一路辛苦打拼終於成爲500強後,發現自家企業到頭來還是得姓黨,不知是何感受?

在2019年9月時,浙江省政府網站發文稱,杭州市政府將抽調100名官員,作為「政府事務代表」進駐阿里巴巴、吉利、娃哈哈等100家重點企業,負責政府和企業間的「溝通」,文章還說,這100家重點企業只是派駐官員的「第一批」。

這讓外界看到的是,中共不光是在民企成立黨支部,而且要直接派人插手民營企業了,這也立即引發了「公私合營」再次上演的熱議。

「公私合營」不堪回首

在共產黨的經濟理論裏,私營經濟被認為是一個應該被徹底清除的部份。中共奪取政權後,就開始全面實施黨綱,僅用了7年時間就消滅了私營部門。

我們簡單回顧一下當時的歷史:從1951年12月開始,中共發動了一場席捲全國的「三反五反」運動,各地紛紛採取了清算大會、批鬥大會等形式,企業家們或是白天黑夜被叫去「交代問題」,或是被帶到私設公堂審問,強迫「交代罪行」。在這種腥風血雨中,企業家、小業主、商販被迫上交了他們的資產,其中也有不少不堪屈辱而輕生的。

根據歷史數據,上海從1952年1月末到4月1日兩個月的時間,因運動而自殺的資本家平均每天都在10人以上,其中有很多資本家是全家一起自殺。據說,當時上海馬路上無人敢走,因為擔心突然從空中飛下一人,將自己壓死。為甚麼不選擇其它的死法呢?因爲如果去跳黃浦江,中共見不到屍體,就會說人是去了香港,還會繼續逼迫家屬,所以只能跳樓,讓中共看見屍體死了心。
 
當年的上海市長陳毅,每天晚上在沙發上端著一杯清茶聽匯報,經常問的一句話就是:「今天又有多少空降兵啊?」意思就是說,今天又有多少企業家跳樓自殺了。
 
靠著這種明搶、甚至是謀財害命的逼迫方法,幾年內,中共在全國全面取消了民族企業家和私有製,將商業收歸中共所有。

在1953年到1956年間,中共又對工商業進行「社會主義改造」,迫使12萬多家私人企業實行「公私合營」,隨後在1966年將這些企業全部據為「國有」。
 
隨著私營經濟煙消雲散,商人這個群體也在中國大陸土崩瓦解了。中國商人在經歷了民國時期的短暫輝煌之後,在中共建政後迅速墜入了黑暗的深淵。
 
公私合營讓很多傳統企業、品牌消失,存活至今的品牌被中共當局持有,失去了家族傳承。也有不少企業在國有化後,產品品質越來越差,失去市場競爭力。另外還有更多大大小小的老字號,因國企經營不善、管理和銷售模式陳舊、員工無積極性等各種原因,在1990年代至2000年代倒閉。

移民機構現排隊人潮

中共在八十年代,又重新允許私有經濟發展,根本原因還是爲了穩定中共政權,但中共從沒停止過對民營企業的控制。

今年9月15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印發《關於加強新時代民營經濟統戰工作的意見》,這個「意見稿」要求中國大陸的民營企業,包括在內地投資的港、澳工商界人士「聽黨話、跟黨走」,從人才培訓、選拔,到業務方向,都要在中共的引導下進行。中共政府對民營企業家的這種高調「統戰」,被大多數人認為是中國將重回計劃經濟的訊號。
 
就在中共發表「意見稿」後,不少民營企業家紛紛開始了產業轉移和準備移民,一些人說,現在真的是不走不行了。 @

策劃:許巧茹、宇文銘
主播:尉然
撰文:尉然、高紫檀、財商經濟研究所
剪輯:大中
監製:Ingrid
粵語配音:Ada
影像:香港新唐人攝製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