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觀眾,大家好,今天是11月25日,星期三,歡迎收看紀元頭條。我是雪兒。

23日,美國聯邦總務署(GSA)署長艾米莉‧墨菲(Emily Murphy)發信給拜登,稱已準備好啟動正式過渡程序。

令人震驚的是,墨菲在信中第二段寫道:「我受到了來自網絡、電話和電郵的威脅,針對我的安全、我的家人、我的職員,甚至我的寵物,其目的是脅迫我過早地作出這一決定。即使面對數以千計的威脅,我仍然盡力遵守法律。」

特朗普總統隨後發推表示:「我要感謝GSA的艾米莉‧墨菲堅定的奉獻以及對我們國家的忠誠。她受到了騷擾、威脅和霸凌——我不希望看到這種情況發生在她、她的家人或GSA的員工身上。」

此外,美媒《守衛專家》11月23日報道,紐約州總檢察長萊蒂希亞·詹姆斯(Letitia James)正夥同其他民主黨的一些州總檢察長,組織了一個面向紐約商界頭面人物的網絡會議,會議提到要扣壓向喬治亞州兩名共和黨參議員候選人的捐款,直到特朗普認輸。試圖向商界領袖施壓,以脅迫特朗普總統認輸。

11月7日,極左女記者詹妮弗‧魯賓(Jennifer Rubin)在推特上聲稱:「任何提倡拒絕選舉結果,或者要求不服從選民意志,或者製造無根據的指控舞弊的共和黨人,今後絕不能在辦公室任職、不能參加公司董事會,或者在校園中任教,或者被『禮貌』的社會接納。我們有一個名單。」

時事評論員田雲表示,魯賓的手段與中共殘害人民的手法如出一轍。71年來,中共將大批善良的公民妖魔化,將他們貼上「右派」、「反革命」、「叛徒」、「顛覆政權」、「賣國」等標籤,摧毀掉他們的名譽、事業、家庭甚至生命。

他說:「審視亂象,美國大選展現出驚天動地的一幕幕已經遠遠超出兩黨的政策之爭,我們會發現:這是一場正邪之戰、神魔之爭。」

美國今次大選所有的紛爭都歸結到一個問題:「大選是否公正」,其中背景複雜且充滿爭議的Dominion投票系統及其神祕的點票軟件正在摧毀美國的民主選舉。短期內,能否拿出Dominion參與舞弊的確鑿證據成了大選塵埃落定的焦點之一。

中國網絡上幫 Dominion 起了一個很貼切的名字叫「多貓膩」,意思是指 Dominion 投票系統與大選中大量的舞弊有推卸不了的責任。

據悉,全美國人所投的每10張選票中,有四張由 Dominion 處理,另外六張由ES & S 和Hart InterCivic處理,這三家私人公司因此成為美國民主的「守門人」。

Dominion投票系統的統計處理核心技術依賴於 Smartmatic 軟件。特朗普法律團隊律師朱利安尼表示,Dominion 投票機將其投票數據發送到了國外的 Smartmatic,而且這是一家「激進左派」的公司,與暴力組織Antifa有聯繫。

早在2006年,紐約州的國會眾議員馬龍尼(Carolyn Maloney)就已對小型軟件公司 Smartmatic 與委內瑞拉的關係嚴重質疑,她直指「幾年來,圍繞 Smartmatic 的所有權及其與委內瑞拉政府的關係一直存在疑問。」

鮑威爾19日在記者會上特別指出,Smartmatic 的所有者包括兩名委內瑞拉人,與該國的獨裁者查韋斯和馬杜羅政權有聯繫;而來自古巴、委內瑞拉以及中共的「共產主義資金」很可能被用來影響美國大選。

23日,她還發聲明表示,「我蒐集到的證據非常充份,足以證明這個軟件工具(Dominion)被用來把數以百萬計的選票,從特朗普總統和其他共和黨候選人,轉移給拜登和其他民主黨候選人。」

「我們不允許這個偉大的共和國被外部和內部的共產主義者偷竊,也不允許香港(中國)、伊朗、委內瑞拉和塞爾維亞等外國篡改和操縱我們的選票。」

在美國大選的關鍵時刻,美國也在加速與中共脫鉤。

據路透社11月23日報道,美國商務部正在整理新的制裁名單,將89家中國航空、航天及其它領域的公司列入「與軍事活動有聯繫」的企業清單,限制它們購買美國商品和技術。被列入名單的包括中國商用飛機有限責任公司(簡稱中國商飛)、中國航空工業集團有限公司(AVIC)等。

中國問題專家唐靖遠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目前美國大選在關鍵時刻,總統特朗普在做兩手準備。如果不能連任,在離任之前會將針對中共的科技和金融戰做到位,加快與中共脫鉤,甚至會把門檻拉高,防止拜登扭轉政策。如果能夠連任,這些動作也預示,特朗普將針對中共的支柱產業徹底打擊,對中共不僅是抑制,而是滅頂之災。

另一方面,中國在內外交困之際,習近平一直惦記著他要的「政績」——脫貧。

今年是中共宣傳的全面「脫貧」年。在年底前,大陸各地貧困縣的「脱貧大躍進」紛紛加速。11月23日,中共貴州省政府召開記者會,宣佈全省所有貧困縣全部脫貧。官媒高調宣傳「全國832個貧困縣全部脫貧摘帽」,「全國脫貧攻堅目標任務已經完成」。

在四川大涼山做義工六年的梁信對大紀元表示,當地的彝族鄉村,在政府宣佈「脫貧」後,建築比以前美觀,但是村民生活沒有改善。

梁信說,政府的扶貧項目之一是補助居民起樓。政府派人來問貧困戶,是否想將舊房重建,如果你想,政府就給你四萬元,但是條件要從指定公司購買材料。起樓的費用大概需要八萬元,自己還要借四萬,結果變成負債。涼山全部是山地,居民種糧只夠自己吃,基本沒有額外收入。

梁信說:「有的孩子從出生到七八歲都沒有洗過澡,衛生紙也沒有見過;一些人家,一年吃不到幾餐大米飯;好多老人看到我去送錢,就哭,以為我是政府派去的,我說我是神派來的,不是政府。」

梁信也批評,中共在涼山辦學校,不教授當地彝族的文化,而是令學生接受中共的無神論洗腦,放棄祭天、祖先崇拜的傳統。
不僅在少數民族地區,中共破壞當地的信仰。曾經是19世紀基督教傳播中心之一的福建莆田,教堂也受到破壞,被改造成所謂「新時代文明實踐站」。

關注中國宗教自由的《寒冬》雜誌11月19日報道,今年10月,福建莆田宗教部門在「三自」教堂內掛滿了毛澤東、周恩來等中共亡靈畫像,令教堂如同靈堂。信徒無奈表示,不敢拒絕政府擺設展覽,怕政府禁止他們聚會。

報道也引述浙江省一名神學院人員透露,神學院學生都按政府的要求,學習講與社會主義相合的道。神學院還污衊外國傳教士,將外國人來華傳教定罪為帝國主義侵略。

中共目前以疫情為藉口,宣佈嚴控人員跨境活動,從嚴審批中國公民出境申請,旅遊、探親、訪友等非必要、非急需出入境活動將受到限制。

大陸民主公益人士董廣平向大紀元表示,中共對護照的管理越來越嚴,早期是對公務員系統分級管理,後來發展到所有公務員系統的護照都收繳,現在也開始限制普通民眾出境。

董廣平又說,中共「閉關自鎖」,對高收入人群影響最大,有錢的人想出國旅遊、探親、想移民投資、想出去看病都不行了。他相信,疫情只是一個管控護照的藉口,中共可能通過限制出境減少外匯流出,或者防止不利中共的信息傳播。

北京教師杜先生也告訴大紀元記者,早在2017年,他所在的學校就開始統一管理護照,今年開始管理更嚴,教師的護照都要上繳給學校保管,出國也要由教委批准。

中國互聯網金融巨頭螞蟻集團在上市成功前突然撤回。此前媒體報道,螞蟻集團實際控制人馬雲認為上市計劃已經是決定了的事情,不會有改變,信心爆棚,故意頂撞了王岐山,因此導致上市計劃被習近平親自叫停。

不過,據《看中國》11月24日引述消息人士表示,馬雲激怒習近平是真,但其實馬雲早在會議前就得知上市計劃被否定。可能出於「找下台階」,馬雲在會議上放肆一把,向王岐山叫板。

消息人士又說,螞蟻金服被圍剿後馬雲深感不妙,除了向有關部門積極認錯,不斷釋放善意之外,集團高層不斷想辦法突圍,向中共高層做公關工作。

報道指,與以往不同,此次危機不是簡單的靠錢能解決的。螞蟻金服背後江派股東勢力讓習近平畏忌而感到極度不安,於是乎習近平終於在最後時刻對馬雲痛下殺手。

報道又引述內部消息,王岐山再度出山,幫助習近平收拾經濟殘破局面,首要任務便是整頓金融市場,而螞蟻金服可以說正好撞上槍口。

王岐山認為,螞蟻金服業務與高利貸無異。比如用戶在螞蟻金服借1000元,實際上螞蟻金服出資只有10元,剩下的990元都是螞蟻金服的合作銀行承擔,螞蟻金服只出了其中的1%。螞蟻金服的市值過高威脅到了中國的金融安全,把最大的放貸權交給民營企業和其背後的政治反對勢力,對習近平是一個巨大的威脅,也不符合習近平的國進民退的策略。

今日的紀元頭條就到這裡, 多謝收看。

守護真相 永不放棄

我是雪兒,明天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