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請大家作個思想實驗:如果政客、流氓黑幫、官僚、財團、媒體、高科技公司等六兄妹結成同盟,會發生甚麼?如果恰好趕上美國大選,又會發生甚麼?

現實提供的回答是:1.在豐盈的資金支撐下,裏應外合,一條龍工作,高科技竊取選票,大選舞弊史無前例;2.官員、媒體矢口否認,稱沒有充份證據;3.大選舞弊的舉報者,受到死亡威脅;4.拜登自行宣佈當選,逼迫權力交接,企圖製造既成事實。

即使特朗普是現任總統,擁有當政的先天優勢,政客、流氓黑幫、官僚、財團、媒體、高科技公司這六兄妹,都能搞出這等陣勢,說明其具備了如下四個特點:勢力龐大,根深蒂固,沆瀣一氣,不擇手段。說他們是「黑暗同盟」,也言不為過吧。

迄今,「黑暗同盟」竊選已取得了很大成績。一個最新的案例是,11月23日,美國聯邦總務署(GSA)署長Emily Murphy去信拜登,告知對方總務署提供過渡資源,但也強調:「總統選舉的真正獲勝者將由《憲法》詳細規定的選舉程序確定。」同時,信中明確指陳:「我確實在網上、電話和郵件中收到了針對我的安全、我的家人、我的員工,甚至我的寵物的威脅,試圖脅迫我過早地做出這個決定。即使面對數以千計的威脅,我也始終致力於維護法律。」

Emily Murphy的這封公文,可謂不卑不亢、綿裏藏針。而特朗普隨後的反應,更與「黑暗同盟」的醜惡行徑對比鮮明,閃爍著人性的光輝。

特朗普在推文中說:「我要感謝GSA的Emily Murphy堅定的奉獻以及對我們國家的忠誠。她受到了騷擾、威脅和霸凌——我不希望看到這種情況發生在她、她的家人或GSA的員工身上。」

特朗普又說:「我們的案子還在大力推進,我們將繼續努力…… 我們將繼續努力戰鬥,我相信我們會取勝!但是,為了我們國家的最大利益,我建議艾米莉和她的團隊做一些有關(總統過渡)初始協議的工作,並告訴我的團隊也要這樣做。」

兩相對比,特朗普與拜登,正邪立判。

這也表明,2020年的大選舞弊絕不同於2000年的大選爭端。2000年大選中,並沒有人挑戰選舉過程的合法性或宣稱大規模的故意違法現象。大選爭端,因聯邦最高法院的介入而解決(雖然也有爭議),總統競選人戈爾也坦然接受了失敗,憲政秩序相當穩健。而2020年的大選舞弊,則是對美國憲政秩序的根本挑戰了,說得形象一點,就是「政變」。

不管一個人的政治立場、黨派觀點如何,只要是個正常的人,大選舞弊都是絕對不能容忍的,因為這顛覆了選舉過程的合法性和結果的準確性,這突破了底線,不僅是法律的底線,更是道德的底線。從這個角度講,徹查大選舞弊,難道不是一場正邪大戰嗎?!

或有人問:反對特朗普的人為甚麼這麼多?政客、流氓黑幫、官僚、財團、媒體、高科技公司,六兄妹啊!其實,「黑暗同盟」並不止上述「六兄妹」,我們至少還可以再加上一個:女巫。

據報道,來自世界各地的「女巫們」通過社交網絡聯繫(面書小組「捆綁特朗普」有6100多名成員),就曾計劃在10月31日和11月2日進行大規模的被稱為「藍色浪潮」(Blue Wave)的集體「唸咒攻擊」。而且,這已經不是所謂巫術組織第一次發起針對特朗普的「攻擊」了。特朗普就任美國總統時,就有「巫師施法」要他下台;2019年特朗普面臨彈劾風波的時候,「女巫」組織也聚集起來舉行活動,希望能讓他下台,但以失敗告終。

女巫竟然能與政客、流氓黑幫、官僚、財團、媒體、高科技公司站到了一個坑裏,這說明了反特朗普陣營,是多麼骯髒,多麼不堪。其人數再多、聲勢再大,也不過都是往地獄奔跑,借用《聖經》中的一句話:「因為引到滅亡,那門是寬的,路是大的,進去的人也多。」

針對女巫們的魔法行動,傳統基督徒、天主教徒等的回應就是加強為特朗普祈禱。很多人相信特朗普是神選之人,是來救美國的。

從某種意義上講,徹查大選舞弊,就不僅是正邪之戰,也是神魔之戰了。

中外傳統文化歷來都講,正邪不兩立、一正壓百邪,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不管「黑暗同盟」怎麼囂張、怎麼掙扎,美國當前這場正邪之戰、神魔之戰,結果都是早就安排好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