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互聯網金融巨頭螞蟻集團「史上最大IPO」被緊急叫停,內幕引人猜測。最新消息指,習近平對螞蟻集團痛下殺手,是因為背後江派股東勢力讓習芒刺在背;馬雲已被暫時性邊控,處境岌岌可危。

中共官方學者與金融高官近期接連暗示螞蟻集團不可能在中國上市;中宣部副部長徐麟宣稱要「堅決防範資本操縱輿論的風險」,被認為針對馬雲。阿里巴巴集團董事會主席兼行政總裁張勇日前公開表態支持反壟斷監管。外界關注,習近平陣營與江澤民曾慶紅集團錢袋子爭奪戰白熱化,習近平狙擊螞蟻集團上市,嚴防江派金融政變。

消息人士:江派股東勢力讓習芒刺在背 馬雲被邊控

據《看中國》11月24日報道,消息人士披露,螞蟻金服背後的江派股東勢力讓習近平芒刺在背,於是習近平終在最後時刻對馬雲痛下殺手。其實馬雲早於上海外灘金融峰會前就得知上市計劃被否,為找台階下他在會議上估計放肆了一把。現在馬雲正發動一切力量向上「公關」,而他本人也被邊控(限制出境),處境岌岌可危。
 
從招股書看,馬雲僅出資2,000萬,佔股2.17%,馬雲又同時是螞蟻金服兩大杭州公司的實控人,即使如此馬雲真正出資不到4,000萬,而事實他是這家數千億市值公司的掌門人。但螞蟻金服的眾多股東都指向了一家叫博裕資本的投資公司,這家公司的實控人為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江家資本重度介入螞蟻金服令習近平大為不滿,誓言要下大力氣整頓。

消息人士披露,螞蟻金服被圍剿後馬雲深感不妙,除了向有關部門積極認錯、不斷釋放善意外,集團高層也在不斷想辦法突圍、進行向上公關。另外馬雲也預感到了此次危機非同小可,已做好最壞打算,隨之到來的是馬雲被暫時性邊控。與以往不同的是,此次危機並非簡單地靠錢能解決的;習近平在最後一秒按下核按鈕,敲打馬雲背後勢力的意味非常明顯。

另外,內部消息傳出王岐山再度出山幫助習近平收拾經濟殘局時,王岐山首要任務便是整頓金融市場,而螞蟻金服可以說正好撞上槍口。王岐山認為,螞蟻金服業務與高利貸無異,比如用戶在螞蟻金服借1,000元,實際上螞蟻金服出資只有10元,剩下的990元都是螞蟻金服的合作銀行承擔,螞蟻金服只出了其中的1%。王岐山質疑螞蟻金服的市值過高威脅到了中國的金融安全,直言「它就是個放貸的」。把最大的放貸權交給民營企業和其背後的政治反對勢力,對習近平是一個巨大威脅,也不符合習近平要掌握全局的戰略部署。習近平智囊團隊也直言螞蟻金服是打著高科技外衣的高利貸公司,如果放任其野蠻生長,早晚會成為一大威脅。

阿里董事會主席張勇表態支持反壟斷監管

阿里巴巴旗下主營網絡借貸的螞蟻科技集團370億美元的IPO上市計劃被緊急叫停後,國家市場監管總局11月10日又發佈「關於平台經濟領域的反壟斷指南(徵求意見稿)」,從不公平價格行為、低於成本銷售、限定或拒絕交易等,進行壟斷行為定義,被外界視為明顯針對阿里巴巴、騰訊、美團、京東等網際網絡平台巨頭。此舉引發在香港上市的中國大陸電商股接連兩天大跌。

阿里巴巴集團董事會主席兼行政總裁張勇11月23日在浙江烏鎮舉行的「世界網際網絡大會·網際網絡發展論壇」上演講時表態稱,政府推行網絡平台反壟斷指南,是「非常及時和必要的」,阿里巴巴將積極學習和回應國家的政策和法規。

張勇稱:監管「平台型企業」不僅對企業發展好,同時也對社會健康發展好;監管不僅是國家的需要,也應是企業的責任。

馬雲收購25家媒體 習親信徐麟發話敲打

阿里巴巴集團董事會主席張勇表態服軟前夕,中共中宣部副部長徐麟11月19日在「2020中國新媒體大會」上宣稱要「堅決防範資本操縱輿論的風險」。

中共大外宣媒體「鳳凰網」轉發該文,直接將這番話與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聯繫在一起,「眾所周知,在資本參與媒體方面,最活躍的應該是阿里巴巴」,並提到,馬雲幾年來收購了《南華早報》等25家媒體,建立了龐大「公關喉舌」,等等。

「自由亞洲電台」發文分析說:目前被指以資本操控輿論,甚至被處罰的人,幾乎都是和馬雲的阿里系有關。徐麟的這番話,也立即被解讀為繼螞蟻金服上市被叫停之後,中共意識形態的高層再次發聲批評馬雲和其它「互聯網大鱷」。

文章引述商界人士朱永指,作為強勢的意識形態核心部門中宣部再次喊話,本身就有他們的權威遭到挑戰的意思,「中宣部一貫是很強勢的,如果沒有威脅到它中宣部的地位的話,他不會出來喊」。

朱永認為,中共中央與馬雲的暗戰,顯示不同既得利益階層出於巨大利益、甚至是自身安全的考慮,正在爭奪話語權。

文章認為,隨著輿論重心日漸向網絡平台轉移,互聯網企業利用平台優勢進行利益收割,甚至是左右非政治性輿論的走向,掌控輿論進程,也已成常態;這也引起了中共意識形態管控機構的不安。另一方面,這些動輒能操控輿論走向的富豪和互聯網大鱷,在涉及面對中國人權災難等敏感議題上,一直裝聾作啞,並直接充當官方的幫兇。

官方學者與金融高官接連暗示螞蟻集團不可能在中國上市

螞蟻集團被當局暫停上市引發各界關注,中國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教授劉煜輝表示,官方的潛台詞是螞蟻集團不可能在中國上市了。另外,中共金融監管官員也暗示決定權在政府。

11月16日,在「格隆匯·全球投資嘉年華·2020」活動中,中國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教授劉煜輝表示,前段時間證監會開會,重申堅守科創板定位,支持和鼓勵「硬科技」企業上市的潛台詞是——螞蟻集團不可能在中國上市了。

11月17日,中國證監會副主席方星海在創新經濟論壇上也表示,螞蟻集團上市是不是有時間表,取決於政府如何重組監管框架,特別是對於科技概念股,而且也特別關注公司如何應對監管環境。

中國央行行長易綱11月17日發表研究文章《再論中國金融資產結構及政策含義》,也暗示決定權在政府。

文章中提到,要管理好金融機構風險。金融是特許行業,必須持牌經營。居民要在正規持牌金融機構存款或投資。要穩步打破剛性兌付,該誰承擔的風險就由誰承擔,逐步改變部份金融資產風險名義和實際承擔者錯位的情況。

分析:錢袋子爭奪戰白熱化 習近平嚴防金融政變

螞蟻集團上市被突然喊停,令外界意識到馬雲事件背後涉及中共不同派系的權鬥。馬雲的阿里巴巴被指是江澤民等反習勢力的集結地。有消息指,習近平親自叫停螞蟻上市,劉鶴批示全面審查螞蟻集團業務。

穿透螞蟻集團層層股權結構後發現,馬雲的豪華朋友圈,包括新希望劉永好、巨人史玉柱、華誼兄弟王忠軍、知名演員趙薇(以母親魏啟穎身份參與)、苗圃等,均享有5億元人民幣至50億元以上市值不等的螞蟻股份權益。根據螞蟻集團的股東信息,博裕資本被曝持有該集團的A類股份和C類股份。博裕資本的實際控制人是江澤民孫子江志成。   

11月8日,財信傳媒董事長謝金河撰文表示,必須從螞蟻背後的股東細究,也許大家把肖建華的事件及以後發生的事情連想在一起,「如果螞蟻潛藏著反習派的股東?螞蟻上市市值可能竄升至4,000億美元以上,這個力量非同小可,也許這是一個線索」。
 
時政評論員李燕銘分析,螞蟻集團IPO與上市計劃被審議通過,即將啟動之際,集金融與反腐背景於一身的王岐山一改低調姿態,在五中全會前夕高調出馬,大談金融風險,強調「中國金融不能走投機賭博的歪路,不能走金融泡沫自我循環的歧路,不能走龐氏騙局的邪路」,實為有備而來,針對螞蟻集團。

馬雲公開「頂撞」王岐山後,金融高官和官媒相繼發聲批判馬雲;劉鶴隨後召開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會議,呼應王岐山;四部門聯合約談馬雲等螞蟻集團高層;港交所上交所暫緩螞蟻金服上市;金融監管機構同期密集出台監管條例,招招針對螞蟻集團。

李燕銘分析,上述事件連環發生,顯示習近平當局針對螞蟻集團的狙擊行動籌謀已久,並非意外突發事件;習近平陣營與江澤民集團的錢袋子爭奪戰白熱化。
 
就在金融領域連番震盪之際,中共五中全會剛結束,習近平當局連派巡視組、督察組、督導組分赴全國江派各大窩點;其中江澤民老巢上海、江澤民老家江蘇分別有三支人馬同時進駐。同期,上海幫金融大佬接連被查,江蘇南京富豪楊宗義被採取強制措施。

李燕銘分析,國際局勢震盪巨變,中共內外交困之際,習近平連出重招清洗互聯網科技與金融圈,針對江澤民集團為代表的權貴利益集團,不僅意在嚴防金融政變,也是習陣營圍剿江澤民、曾慶紅系列行動中重要一環。金融領域清洗整頓,與針對政法、醫藥衛生、文宣科教系統、江派各大窩點及江澤民老巢老家的密集清洗行動緊密呼應。種種跡象顯示,中共高層博弈態勢正在急劇升級,習陣營與江澤民集團終極決戰的態勢隱然可見,江澤民及其家族已成為習陣營重點圍剿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