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2日,俄羅斯總統普京對美國大選公開表態,他在接受國家電視台訪問時說:「我們將與美國人民信任的任何人一起合作,但這種信任只能給予一位其勝利已被反對黨認可的候選人,或者在(選舉)結果被以合理、合法的方式得到確認之後。」

普京的話點明三個關鍵,相當有份量,對拜登一夥堪稱一擊,或許會促使那些跟著左媒起鬨的外媒和外國領導人反省。

第一、普京談到了美國人民的「信任」。這並非無的放矢,而是針對美國各地抗議選舉舞弊的活動,以及大量證實選舉欺詐的證詞。

兩周多來,世界看到:多個州的大批民眾表示,民主黨竊取了選舉,他們不承認左媒宣佈的結果,不承認拜登獲勝,這不是關乎輸贏,而是關乎選舉公正。此外,抗議民眾一致表達了對特朗普總統的敬佩、讚揚和支持,這種情懷乃是建立在國家利益和傳統道德之上,並非私人情感。因此,要談人民的信任,哪一方佔上風呢?

另一方面,民主黨不僅否認選舉欺詐,而且阻礙重新計算合法選票,阻礙相關法律訴訟,這樣的政黨,它和它推出的領導人值得人民的信任嗎?

第二、普京認為,要想獲得美國人民的信任,有兩個條件,其一,反對黨承認敗選。然而,美國目前的情況是:特朗普總統沒有認輸,而是在努力通過法律訴訟奪回勝利。不僅如此,共和黨內多名高層政要都不承認拜登為「當選總統」,他們堅定地和特朗普總統站在一起,支持他抗爭到底。

第三、普京指出的另一個獲得信任的條件是:選舉結果應得到合理、合法的確認。事實是,本次大選被證實發生了大規模的欺詐行徑,至少數百萬張選票被篡改;多個州的點票工作存在明顯錯誤或漏洞,特朗普競選團隊已經提出重新點票、審計、不應認證該州的選舉結果等訴求。相關法律訴訟還在進行,更多證據還在被收集和整理當中。顯然,塵埃未落定。

鑒於以上分析,普京的立場合理、合法,體現出了一國領導人應有的尊重法律和事實的謹慎。

普京說的都是大實話。可是,這些明擺著的事實卻被美國左媒及不少外國媒體故意忽略、甚至扭曲。左媒否定特朗普陣營據理力爭的合法性,否認無可辯駁的舞弊證據,反而稱總統不認輸是「破壞民主」,指控欺詐是「無根據」,還建議其「優雅地離開」。左媒和左派倒打一耙,與法律程序和公平競爭逆向而動。

自11月7日拜登在左媒的簇擁下自行宣佈當選後,許多國家領導人迅速向他道賀,其中包括不少西方民主國家和受到特朗普行政當局強力支持的政府。不過,少數國家首腦沒有隨大流,他們的觀點引人注目。

斯洛文尼亞總理楊薩(Janez Jansa)第一個明確不承認拜登,他在推特上寫道:「很有趣。選舉訴訟在各州提起,法院判決未定,但美國主流媒體(非政府的媒體)卻搶先宣佈勝選消息……」

墨西哥總統奧夫拉多爾11月7日在新聞發佈會上說,要等到選舉進程結束後再做決定。他還稱,「特朗普總統一直非常尊重我們」,「我們要尊重(美國)人民的自決和權利。」

11月11日,奧夫拉多爾再次表示,現在祝賀拜登為時尚早。他通過媒體表態:「墨西哥政府不是任何外國政府的傀儡」,「我們不能對任何非法成立的政府給予任何形式的承認」。

此外,巴西總統博納索羅和北韓的金正恩迄今保持沉默,他們的沉默也很「響亮」。

俄羅斯作為軍事強國,與美國既有競爭,也有合作,與中國的關係也很微妙,所以普京在大選上的態度就更加惹眼。他表示,俄方不向拜登祝賀只是一種「形式」,並無不可告人的目的,他不認為這會導致美俄關係的惡化,因為「那已經被破壞了」。

今年10月,拜登對媒體表示,他認為當前俄羅斯是美國的最大威脅,而這種論調貫穿於他的競選和副總統任職期間。普京曾稱之為「尖刻的反俄辭藻」,還回應說「令人遺憾的,我們已經聽慣了。」

再者,特朗普就任四年來,民主黨左派一直誣衊其「通俄」,指責俄羅斯干預美國大選。今年10月亨特「電腦門」醜聞被曝光後,左媒和拜登又稱那是「俄羅斯假消息」,結果遭到證人、亨特合作夥伴托尼‧波布林斯基(Tony Bobulinski)的反駁。

俄羅斯屢屢被黑,普京從內心會期待與拜登合作嗎?

眾人不應忘記,普京曾公開譴責蘇共的政治迫害。2017年10月30日,他在「悲傷之牆」揭幕儀式上發言說:「政治鎮壓對於我們的全體人民、對於全社會來說都是悲劇,是對我們的人民的沉重打擊,包括它的根基、文化和自我認知。直到現在我們依然在承受著這種迫害的後果。我們的義務是——不忘記。」

普京深諳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的醜惡,他當然分辨得出,這次美國大選是公平廉正的,還是被左派舞弊變質後的政變。他也很清楚,中共等外國勢力是否在背後攪了混水。正如網友所評,普京對美國大選的表態確有過人之處。

令人遺憾的是,許多媒體和許多政治人物聲稱擁護民主和人權,卻在美國大選這一重大事件上有意漠視事實、漠視法律、甚至拋卻了道義。普京等極少數領導人的審慎,才是真正的清醒和精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