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日業已過去20多天,在這期間,勁爆新聞不斷,一個個有關大選的黑幕開始浮出水面。如果說前半程是美國左派和其背後的鬼影中共利用媒體發動宣傳戰和國際政客發賀電加持,將民主黨候選人拜登所謂的「當選總統」變成事實,並繼續炮製特朗普總統被勸說承認敗選,多個訴訟被撤回等假新聞,讓許多人不知所措的話,那麼後半程就是特朗普團隊的強勢反擊,以大量的證據證實大選存在難以置信的舞弊。

首先特朗普團隊周圍聚集了精英律師團隊,包括前紐約市長、特朗普的私人律師朱利亞尼,前檢察官、知名律師西德尼·鮑威爾以及美國頂尖維權律師林·伍德。他們蒐集了大量證據,證實民主黨左派採取多種手段舞弊,並在幾個關鍵州開啟了法律戰和司法戰,獲得了大量選民的支持和法律上的初步勝利,迫使一些州同意重新點票。

此外,律師團隊還利用支持特朗普或相對中立的媒體、召開新聞發佈會,將所獲得的重磅證據廣為告知,回擊左派的媒體宣傳戰。

鮑威爾日前在接受WMAL-FM電台採訪時表示,她的團隊已經收到影片和各種證據,證據多得使得團隊難以跟上幾個關鍵搖擺州選舉舞弊猖獗的指控。她說,「美國人已經受夠了腐敗,他們開始舉報,站出來提供證據。」

11月19日,特朗普律師團隊召開了記者招待會,披露了重磅信息。朱利亞尼稱團隊在2周內已獲得大量公眾的宣誓證詞,團隊提出了監票員被阻止觀看郵寄選票開票;選舉官員被告知不要尋找選票上的缺陷,並被要求更改選票收到日期;投給祖·拜登的票被反覆多次通過機器計入;有些地區存在「超標投票」;選舉使用的投票機和軟件跟委內瑞拉社會主義政權和美國左派金主喬治·索羅斯有聯繫等八大指控。

其中曝出的投票機和軟件可以說是重磅中的重磅。鮑威爾稱,美國的選票數據被送往海外計算,美國使用的Dominion投票機和Smartmatic點票軟件由外國利益集團控制,操縱算法來改變結果。她特別指出來自古巴、委內瑞拉以及中共的「共產主義資金」很可能被用來影響美國大選。

20日,鮑威爾告在接受「勝利電台暨格倫·貝克秀」(Triumph Radio& Glenn Beck’s show)採訪時透露:「位於德國的Scytl服務器被沒收,我聽說,是我們的軍方拿到了那些服務器。因此,我認為,政府現在正在調查究竟發生了甚麼。」「我們也有證據表明,有四個外國國家有連接到該服務器,而這四個國家跟美國的(國家)利益極其敵對。」「我們已經挖掘到一起全球性的犯罪陰謀。真是難以置信,我們只是撕破了冰山一角。」

而早在18日,就有自稱是電腦專家的一位網友分析了Dominion的子域名,並找到了其位於福建省泉州市的一個極為不安全的數據中心。中共介入美國大選的證據被抓包。

21日,鮑威爾在Newsmax電視台的Howie Carr節目中表示,特朗普總統在2020年大選中至少少(計)了700萬張選票,而拜登至少多(計)了1000萬張。她還在推特上警告美國深層政府,「你們不知道,但你們很快就會知道的!」並同時推送給奧巴馬、前中情局局長布倫南、前聯邦調查局局長克拉柏。

隨即,有網友寫道:「轉推,如果你認為奧巴馬是這一切的背後黑手」,而鮑威爾則回復到:「哦,是的,還有他的朋友們。」

也是在21日,特朗普團隊律師喬丹·塞庫洛透露,計劃於下周初,在佐治亞州提出新的選舉訴訟,而且這宗訴訟將「令人震驚」。

在特朗普律師團隊操作的同時,特朗普除了針對中共採取新的舉措,如制裁中共有軍方背景的公司,切斷中共資金來源,擬制裁更多中共官員,發佈《中國挑戰的方方面面》報告等外,也開始進一步排乾沼澤,將一個個深層政府的官員清除出核心團隊。如他解僱了國防部長埃斯珀,任命反恐專家米勒任代防長,埃斯珀的幾個助手也隨之辭職。而米勒上任後,就對中共發出了72小時了對其展開毀滅性軍事打擊行動的強音,並將美國特種部隊的領導權直接收歸手中。

後一舉動意味著特朗普針對中共的打擊行動完全可以由特種部隊執行,包括情報方面,而這顯然架空了中央情報局、聯邦調查局的行政權利。這是因為曝出的資料顯示,中央情報局、聯邦調查局與民主黨左派和中共深度勾兌。有消息稱,兩局的局長也將被解僱。

與之同時,特朗普還解除了美國網絡安全與基礎設施安全局局長弗克雷布斯的職務,因為他居然發表沒有證據表明大選存在舞弊的言辭,公開為民主黨背書。

特朗普的排乾沼澤之舉和其律師團隊的高效率操作讓拜登陣營、美國深層政府和中共措手不及,大概他們沒想到預想的十拿九穩的舞弊操作,卻露出了如此多的馬腳,而且激怒了眾多的美國人。他們更沒想到特朗普有著頑強的戰鬥力,並獲得了難以想像的民意和傳統精英的支持。

不僅如此,美國參眾兩院共和黨領袖對特朗普的支持,以及日前兩名共和黨參議員宣佈將繼續調查拜登家族醜聞,加之9月下旬參議院發佈的87頁關於拜登之子腐敗的報告等,都讓炮製前所未有的美國大選舞弊案的推手無法不陷入惶恐中。

於是人們看到Dominion開始銷毀證據,看到中共希望與俄羅斯聯手對抗美國,看到拜登向中共釋出求救信號,其在19日的新聞發佈會上宣佈,華盛頓不需要加強對中國的制裁和對中國商品徵收新關稅,他上台後會立即改變特朗普的決定,如立即恢復《巴黎氣候協議》,立即恢復與世衛組織關係等。無疑,拜登及其背後的大佬們此時在暗示,需要中共助力其翻轉,因為其只有在上台後才能兌現給予中共的承諾。

然而,Dominion銷毀證據既然被曝光,就表明特朗普團隊應早就掌握了相關證據,而俄羅斯對中共的抗美要求並不理睬。至於美國左派大佬們尋求中共的幫助,大概率結局也將不妙,因為中共的每一個行動都將遭致特朗普更為猛烈的回擊。

不過,對於孤注一擲的美國左派和中共而言,針對特朗普下殺招的可能性並不排除。21日,奧巴馬居然在ABC節目中,堅稱拜登是「當選總統」,還開玩笑說對於不想離開白宮的特朗普,可以讓美國海豹突擊隊將其「移除」。顯然,這可一點也不應該是前任美國總統開的玩笑。有美國網友就說:「這看起來像公開對現任美國總統發出的威脅。」

或許,貌似玩笑後的威脅透露的正是某些暗勢力見不得光的真實想法,只是那些想要「移除」特朗普的奧巴馬和朋友們,真的以為可以成功嗎?要知道,鮑威爾在推特上暗指奧巴馬和他的朋友們是舞弊案的「背後黑手」,絕非是說說而已,知道了黑手的特朗普團隊絕不會掉以輕心,也一定會做出相應的安排,包括對特朗普和其家人的安全保衛。而等待這些黑手的結局還能是甚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