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政府一直在加強控制及沒收民營企業,近年來速度不斷加快,2020年至今已經沒收或實控上市民企51家;如果算上無法統計的未上市民企,實際數量或遠超51家。

51家上市民企遭中共實控或接管

根據上市企業披露的資料,今年以來中共政府、國營企業或國有基金實際已接管51家上市公司。2019年和2018年,中共政府實際接管或沒收企業分別為30家和20家。這並不包括一些未上市民企。

據《日經新聞》11月15日報道,中共強化掌控民企的手法之一是推出法規加強監管,比如最近推出的對金融科技公司監督的新法規;而另一種手法則是資本參與。

報道舉例稱,今年初,一家由中共政府支持的基金取得了「中芯國際」(SMIC)60%以上的股權。

今年9月,河南省洛陽市支持的投資基金與工業機械人製造商賽摩智能公司簽約,成為控股股東,洛陽國宏投資集團掌握賽摩逾20%流通股,以及近10%的附加表決權。無需吃下多數股份,透過表決權控制企業的協議在中國司空見慣。

報道還指,一些企業在今年中共病毒疫情期間經營困難,中共當局則趁機接管一些具戰略意義(如半導體、風電與製藥等)的公司。

報道還指出,由於中共近年來打壓私人企業已造成影響,2010年時,中國上市企業的股本報酬率(ROE)為13%,到2019年只剩7%。

中共大量沒收或接管非上市民企 大午集團28家子公司新近遭殃

上述統計只包括上市公司,而中共實際接管未上市公司的情況不時見諸媒體。

兩周前,2020年11月11日,河北大午集團董事長孫大午等人被抓走。隨後多家媒體報道,該集團28家子公司都已經被中共官方接管。看來此前官方已經醞釀了很長時間,這是各系統的統一行動,因為派來接管大午集團的一些人具有企業背景。

中共官方稱,準備以涉黑的罪名起訴孫大午等人。但網上流傳的一則影片顯示,孫大午要求大午集團的醫院只管給病人看病,不得以賺錢為宗旨。

多家媒體報道稱,當地官媒人士透露,孫大午提供免費醫療的做法,讓當地政府和官辦醫院非常難堪。

有大陸律師對此感到不解,認為個人涉黑抓個人,接管企業則匪夷所思、違反法律。

而以「打黑」為名沒收民營企業資產的套路在重慶曾經大規模上演。此前薄熙來在重慶當政期間,大批民營企業家被以「涉黑」罪名抓捕,企業則被沒收或接管。

中國問題專家邢天行表示,孫大午和大午企業的被宰割命運,再次血淋淋地表明:中共國不允許有良心企業家生存。

明天系上百家公司 上萬億資產被中共接管

2020年7月17日,中共銀保監會、證監會同時公佈了對明天集團旗下 9 家金融機構進行接管的決定。

財新網稱,這些金融機構總資產規模超過1.2萬億元。

而明天集團則憤怒發文稱,近年來監管部門派駐「調研組」進駐各機構進行「貼身監管」,早已剝奪了機構的經營自主權,不允許正常開展業務,不允許擴大經營規模,不允許員工正常進出,試圖強行逼迫機構「觸發接管條件」。在「貼身監管」勒脖子的情況下,各機構實際上依然正常發展,卻被悍然宣佈全面接管,用意何在?

據新財富統計,截至2017年6月底,明天系已控參股44家金融公司,涉足銀行、保險、信託、證券、基金、租賃、期貨等,覆蓋了金融業全部牌照,其控參股的金融機構資產規模高達3萬億。

而加上其它非金融公司,明天系旗下公司達數百家之多,而自明天系老闆肖建華被中共從香港帶走後,旗下公司全數被中共控制。

肖建華被指是多個中共權貴家族的「白手套」。這些公司被中共控制後,有海外熟知內情的人爆料稱,明天系大量資產又被轉移至高層當權派的名下。

邢天行表示,在中共國,民營企業家,不管是力求清白自保的,還是跟官府合作分贓的,最後都不免拉磨的驢的命運——卸磨殺驢吃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