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讓美國一千多萬人感染上病毒、二十多萬人死去?是誰在疫情爆發時將美國的防護產品幾乎買空?是誰與美國深層政府合作,利用各種手段干預美國大選?是誰讓美國主流媒體罔顧事實,炮製出一個又一個假新聞?是誰幕後操縱在美華人社團支持「黑命貴」運動,製造混亂?

是誰大範圍與美國政界、商界、學界等勾兌,為特朗普總統頻繁製造障礙,混淆視聽?是誰入侵網絡,竊取了美國從政府工作人員信息到高科技公司的商業秘密?是誰脅迫美國公司,出賣美國利益?又是誰十幾年來用有軍方背景的公司和民企,在華爾街圈錢以為己所用?……

答案只有一個,那就是「中共」。自特朗普三年多前就任總統以來,一件件、一樁樁中共弱化美國的事實,尤其是任由病毒散佈全球和瘋狂的干預美國大選,讓特朗普和其內閣成員徹底認清了中共的邪惡面目,認識到「中共絕對是主要威脅」,必須決心全力回擊中共的挑戰,也就是說,滅共是勢在必行。

近期特朗普政府釋放的信號和一系列行動就是在昭示著這一點。美國大選日後,美國白宮刊發《特朗普論中國:美國優先》文集,該文集彙編了特朗普政府對華政策的系列演講,展示了「美國一代人以來最重大的外交政策轉變」。白宮表示,特朗普政府不會對中共的行徑視而不見,也不會將批評中共的言詞放在暗處。

11月12日,特朗普發佈宣佈國家緊急狀態持續一年,並頒佈為應對中共威脅的《關於應對中共軍工企業融資的證券投資威脅的行政命令》,啟動切斷中共從美國金融市場圈錢的行動。

14日,美國國務院推特轉發了國務卿蓬佩奧的一段演講影片,將中共政權與伊朗恐怖主義並列,其潛台詞就是美國早已將中共視為恐怖政權,且是遠比伊朗還要邪惡的政權,隨之而來的將是一系列制裁舉措。

15日,美國新聞網Axios援引來自白宮高級官員的消息,稱特朗普總統將在第一任期的最後10周頒佈一系列對共強硬政策,以鞏固他在中共問題上所取得的成就。據報,對於侵犯了新疆和香港人權和對美國國家安全構成威脅的更多中國公司、政府實體和官員,特朗普將計劃實施制裁或限制貿易。

16日,正在波蘭華沙參加第三屆促進宗教自由部長會議的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推文中提到了對人權迫害者的追責問題,稱「美國將繼續與合作夥伴合作,以促進追責、增加經費來承辦涉及《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者和侵犯人權行為者。」這預示著未來將有更多中共高官被列入制裁名單。

17日,美國國務院發表了《中國挑戰的方方面面》(The Elements of the China Challenge)報告。報告分為如下幾個部份:中共構成的挑戰、中共的行為、中共行為的思想根源、中共的脆弱性以及美國如何確保自由。報告表明美國朝野已經在全方位準備應對中共的挑戰。

18日,美國代理國防部長米勒宣佈,美軍所有特種作戰部隊及情報部門向他直接匯報,並強調「要避開當前的官僚匯報渠道」。這意味著特朗普可以直接獲得最為精準的情報,並在必要的情況下,可通過美軍特種部隊針對中共採取行動。

而幾日前,米勒曾對中共發出了相當強硬的警告:美軍隨時能夠在72小時內,對中共展開毀滅性軍事打擊行動。

美國實實在在的行動,讓北京的專制政權怎不心驚膽顫?十日前,中共御用國際問題專家金燦榮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提到中共正面臨著四大政治挑戰,而核心是如何穩定中美關係,因為中美關係是重中之重。只有中美關係解決了,才能解決後面的一系列問題。

可以佐證這是中南海高層之意的是,日前港媒《明報》透露,「中共中央宣講團」在宣講中傳達習近平在五中上的講話內容時,提到習用拳擊術語「抱緊對手」來形容中方對中美關係的應對,就是拒絕脫鉤,令對方難以出拳。

而19日習近平在APEC峰會正式開幕前的工商領導人峰會上的講話中也表示要繼續對外開放,「我們絕不會走歷史回頭路,不會謀求『脫鉤』或是搞封閉排他的『小圈子』」。

只是謊話說多了,有多少人會信呢?要知道,中共所謂的改革開放,是完全建立在維護自身政權的基礎之上的,又怎麼可能真正按照世貿組織所要求的那樣,開放金融、互聯網等領域?連互聯網都不願開放的中共政權,談所謂的開放不過是自欺欺人罷了。

無疑,如果與中共勾兌的拜登取得大選勝利的話,中共還有可能改變業已緊張的中美關係,中美經濟也未必能夠脫鉤,但隨著大選作弊的證據曝光得越來越多,尤其是有著中共背景的投票機和點票軟件修改選票證據被獲取後,特朗普贏得大選的前景越來越清晰,而贏得大選的特朗普將會繼續採取滅共行動是毋庸置疑。

此時的中南海高層,雖然在公開講話時還貌似很有定力、充滿信心,但這不過是內外交困下強撐的表現,其近日尋求與俄羅斯聯合共同抗美遭到婉拒,應是對其的又一打擊。

據中共官媒報道,11月18日,中共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同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通電話。王毅先是稱讚了中俄「在國際變局中起到了中流砥柱的作用」,「發揮了全球穩定器的作用」,之後表示,中方願同俄方保持高層交往,「推動兩國全面戰略協作向更高水平邁進」。

他還強調,「中方願同俄方肩並肩站在一起,共同應對單邊主義、貿易保護主義、霸凌行徑對國際關係和國際秩序的衝擊。」

王毅的言辭表明北京希望與俄羅斯一起,共同應對美國的挑戰。然而,根據俄羅斯塔斯社的報道,俄羅斯外交部發佈的消息稱拉夫羅夫與王毅就未來高層政治交流的時間表、中亞地區局勢以及伊朗核協議問題進行了討論。

兩國外長對俄中在多邊場合的緊密協調表示滿意,尤其是在聯合國安理會和人權理事會、上海合作組織以及金磚國家上的合作。中方希望與俄羅斯攜手抗擊全球霸權和個別國家日益增長的保護主義。另據中共外交部長介紹,北京有興趣加強與莫斯科的政治對話,密切協調在重要問題上的立場。

他還指出,中國打算利用與俄羅斯的牢固夥伴關係來對抗這種流行病並恢復全球經濟。

很明顯,俄羅斯明白中共的意圖,但並不樂意對抗美國,因此很有技巧的予以了婉拒。此前筆者已經分析過,美俄關係在「通俄門」被證明是子虛烏有後轉暖,而了解共產政權是何等貨色的莫斯科更樂意與美國特朗普政府打交道。

此外,普京對美國大選的態度也在釋放信號。在拜登自行宣佈勝選和中共外交部祝賀拜登後,莫斯科兩度聲明只有在美國總統大選官方結果公佈後才會祝賀當選的美國領導人,無疑是非常明智的態度。

無法解決中美關係,無法與俄羅斯聯合抗美,無法分化美國的盟友的中共,在特朗普政府即將到來的雷霆之擊下,唯有死路一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