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四(11月19日),醫生反對強摘器官組織(DAFOH)舉辦面向立法官員的網絡研討會,邀請政要、醫生、律師和證人,介紹中共的器官強摘犯罪行為。

參與研討會的美國國會議員夏波(Steven Chabot)說,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持續21年,最為殘忍的是,「中共屠殺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摘取他們的器官用於移植。這種可鄙的行徑維持了一個即使在最發達國家都做不到的、按需供應的器官移植系統。」

作為法輪功的長期支持者,夏波表示會繼續努力,他正在與其他議員共同起草一份議案,追究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中共官員責任,並希望將器官強摘參與者也列入追責目標。

猶他大學醫學院助理教授威爾頓‧吉爾克里斯(Weldon Gilcrease)分析,在沒有器官捐獻系統、死刑犯減少的情況下,中國的移植數量卻在1999年之後暴增。即使今年疫情期間,公開發表的醫學論文記錄,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重症患者等待肺移植的時間只需三四天。

他認為,這樣快速的配對無法解釋,除非有一個龐大的人群在「等待被殺害」才能迅速完成移植。

種種證據指向,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是中共強摘器官的供體來源,除了金錢上的動機,中共的目的是要消滅它們認定的「敵人」。

兩名來自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學員在研討會上作證。畢業於清華大學的劉文宇因為修煉法輪功曾被多次抓捕,2002年至2003年被關押期間,他和四十多名法輪功學員被強制驗血體檢,而監獄裏的其他犯人從沒有過類似經歷。直到2006年強摘器官新聞爆出後,劉文宇才意識到自己當時也被登記進入了器官供體庫。

來自重慶的江莉說,她的父親、法輪功學員江錫清2009年在勞教所關押期間突然去世,而殯儀館冰櫃中的身體居然還是溫熱的,儘管家屬拒絕簽字,警察仍然強行將其父火化,並開出30萬元的封口費,要求家屬不再追究。

兩個月後,重慶市檢察院官員對家屬說,江錫清的整個內臟器官被提取作了標本——這段錄音被江莉帶到海外,作為父親被摘除器官的證據。

倫敦「人民法庭」顧問、資深律師哈米德‧薩比(Hamid Sabi)表示,人民法庭審理大量證據,聽取了包括劉文宇和江莉在內的55位證人證詞後,於2019年判定中國(中共)強摘良心犯器官的行為仍然存在,法輪功學員是器官供應的最主要來源。

在國際社會協力應對方面,前美國國會議員邵建隆(Matt Salmon)建議,停留在譴責層面的議案力度尚不足,需要更有威懾力的可行立法方案,對明確參與強摘器官流通和使用的美國公司、醫生實施「零容忍」制裁,每年去中國訪問的國會議員應將強摘器官納入議題日程,美國商務部駐中國的辦事處也應在問題上發揮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