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永煤債務違約事件發酵近兩周,在中國債券市場掀起了一陣衝擊波,多個國企債券相繼爆雷,400億債券取消發行,大陸近期如此密集的國企違約,也讓外界擔憂這種「中共特色」的債券違約,是否會點爆企業債務飆升後的債市爆炸桶?那與此同時,外部環境也充滿風險,美國政府也正在加速切斷不符合美國審計要求的中資企業在美國股市的圈錢之路。

我們先來簡單回顧一下,永煤債券違約事件近日的一些發展線索。由於「20永煤SCP003」債券觸發交叉保護條款,帶來的結果就是,如果永煤無法在11月24日之前兌付本金,將觸發交叉違約,包括150億元永煤債券和其母公司豫能化集團(河南能源化工集團)的115億元債券違約。

目前,已有多家媒體報道,永煤集團正在向投資者詢問,是否願意將該筆債券展期270天,同時,對另外兩隻超短期債券「20永煤SCP004」及「20永煤SCP007」也展期270天。如果展期方案獲得通過,則可以幫助永煤和豫能化的債務化解爭取更多時間。目前有消息說,有銀行債權人不同意展期方案,而河南省政府對展期的說法還沒有釋放出明確信號。

目前,陸媒報道說,河南能源化工集團可能面臨著債務重組,但這可能是集團的自救方案,並非是河南省政府的態度。根據募集說明書,永煤集團如果能在10個工作日的寬限期內償還債務,則可以免於交叉違約。這也意味著,永煤集團如果不能在11月24日之前兌付本金,永煤債和豫能化各自上百億其它債券將一併違約。

所以,下周的11月24日就成了一個焦點,市場都在關注河南省政府將採取怎樣的應對措施。

然而,永煤債務事件似乎已經引爆了中國債市。中國國企、房企的債務違約不約而同的密集爆發,瀋陽盛京能源、青海國投、華晨,再到紫光集團等,國企AAA級債券違約不斷。根據市場數據,從9月起,已有近50家企業超過100隻債券違約,涉及資金規模高達1,080億元人民幣。

種種信號,似乎預示著中共國家信譽的崩潰,也讓市場關注中共央行未來的貨幣政策,是繼續放水還是收緊?

粵語配音影片

11月13日,中共原財政部長樓繼偉剛剛在第11屆「財新峰會」表示,中國已經到了研究寬鬆貨幣政策有序退出的時候了。但是3天後,就是11月16日,中共央行開展8,000億元中期借貸便利(MLF)操作,業內人士認為央行以放水提振債市信心的用意明顯。所以,目前的市場情況,可能也讓央行有點無所適從了。

但是,這8000億卻沒有停止住國企債券的爆雷,就在放水當天,大陸媒體還發佈出了一則消息,紫光集團的一筆私募債因展期的議案無效,造成實質性違約。這筆私募債是「17紫光PPN005」,評級為AAA,發行規模13億元人民幣,票面利率為5.60%。

也是同一天,媒體曝出中民投租賃控股有限公司,一筆8.32億人民幣回售債券違約。中民投租賃是由中國民生投資集團全資控股,公開信息顯示,中民投在2019年內出現過多筆債券逾期及違約的情況。

除了國企債務爆雷之外,備受「三道紅線」政策壓制的房企,也加入了爆雷的行列。

11月19日,福建福晟集團有限公司發佈一則公告,「18福晟02」一筆共計6.31億元的債務違約。

昔日富豪榜上的「地產大鱷」,如今竟無力償還6億債務。

隨著連串的國企、房企債務爆雷,人們也在奇怪,貨幣寬鬆下,這些企業的錢都去哪兒了?

彭博社發表了一篇評論說,清華大學旗下的清華紫光出現了一筆13億元人民幣債務無法償付。這不僅增加了國企違約的清單,更讓投資者猜測,北京將支持哪種類型的國有企業?人們也越來越懷疑,國企是否已經在債權人告上法庭之前,就已經將優質資產轉移了出去。

比如,就在債券違約前幾天,紫光才將紫光國微16.14%股權質押給北京銀行,申請100億人民幣信貸額度,但這個信貸額度卻早在2020年初時就已經簽訂,據報道,紫光並未獲得新的貸款,而類似的狀況也出現在其它地方國企身上。

那麼,北京為甚麼會允許國企違約呢?文章分析說,從政治的角度來看,違約對於中共,是一種更快的進行國企改革的方法,只要隱藏優質資產,公司就可以進入破產法庭,然而地方法院不過是中共政府的一部份。

而國企債務的連環炸彈不僅讓債務持有人恐慌,恐怕也驚嚇到了市場上其他的參與者。根據媒體報道出的消息,在過去一周之內,至少20家企業暫停了人民幣債券的發售,涉及資金大約155億元。從11月10日到11月19日,共有52隻債券暫停或推遲發行,涉及資金規模達到398.8億元。

伴隨著中國信用債市場持續震盪,而且其中有多個違約債券之前被評為AAA級別,那隨即而來的就是對發債人及評級機構的問責。從18日開始,先後有數家發債機構接受調查,包括海通證券,興業銀行以及光大銀行等。

18日,中共銀行間市場交易商協會宣佈,海通證券及其相關子公司,涉嫌為永煤集團違規發債提供幫助而被調查。第二天,19號的時候,交易商協會再表示將對興業銀行、光大銀行、中原銀行、中誠信以及希格瑪會計師事務所啟動自律調查。

對於中國的評級,20日時,《華爾街日報》發表了一篇文章說,中國的AAA評級也有中國特色。

文章說,在中國,近五成在岸公司債券的評級都達到AAA;而在美國,標普目前只給予了微軟和強生公司AAA評級。中國評級公司傾向於強調政府的支持,將此作為評級的關鍵指標。但當政府的支持沒有達到預期時,就會出現問題。

文章說,多個AAA級債券及央企違約,加上近期螞蟻集團IPO被叫停事件,再次向海外投資者凸顯了中國金融市場的信用和政治風險是多麼獨特。或許,中國特色的AAA評級應該叫做「中共特色」。

在國企違約引爆投資者憂慮之際,市場正將眼光投向中國的銀行業,債市的震盪是否會引發多米諾骨牌效應?

國語影片

根據知情人士的說法,由於近期國企發生多起「惡性」違約,最少有6家銀行要求採取措施降低信用債風險。

目前有消息說,中共國務院已要求有關部門進行風險評估,確保金融市場穩定,但這並不表示當局一定會援助任何企業。同時,中共還要求銀行業全面排查信用風險,因為中國大陸的銀行一直是國企債的主要買方。

由永煤債務違約點燃的這場中國債市連環爆,雖然目前看來尚可控制,但業界人士普遍分析,大陸國企的違約將會不斷增加,目前為應對這一輪危機,中共已經放水8,000億,而市場估計中共央行在年底之前都不會在降準,也預期中共不會繼續大規模釋放流動性,所以,當下一輪債市危機到來時,中共要如何應對,無疑將更加困難。

說完中國企業這一輪密集的債市風波,下面的內容,我們來關注一下美國股市的消息。

近日,有知情人士透露,根據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正在起草的一項計劃,在美國上市的中國公司將被要求採用由美國監管機構監督的審計方案,否則將不能上市,已經上市的也要符合新規,否則將面臨被踢出交易所的風險。根據《華爾街日報》的消息,這個計劃的關鍵內容可能在12月底前對外發佈,並徵求公眾意見。

美國證交會的這項提議,將讓中概股公司必須遵守美國的審計要求。外界分析,大批中資概念股或面臨退市,這也將切斷中資企業融資的另一個渠道。

通常在美國公開募集資金的公司,必須經過美國證交會認證的會計公司的審計,這些審計工作還將受到美國上市公司會計監督理事會(PCAOB)的監督。

但奧巴馬當政期間,美國和中共審計機構在2013年簽署了一份備忘錄,允許中國公司在中共法律禁止的情況下不分享信息。因此,中共當局能夠以國家安全為由,禁止審計師的審計紀錄被轉移出國,這也造成了中國企業雖然在美國上市,卻不完全遵守美國證券法,美國證交會也無法得知這些公司的真實經營狀況。

得益於這份備忘錄,眾多中國公司能夠到美國上市,但隨後有許多公司被發現是依靠財務造假才得以上市或贏利。

與奧巴馬政府不同的是,特朗普政府則一直在推進改變這一狀況,要求在美上市公司必須符合美國會計標準。

中國大陸媒體曾報道說,到美國的納斯達克掛牌,對於中國企業來說,是一本萬利的好生意。既可以躲過中國證監會拖沓的審查,也可以減少漫長的上市等待時間,小型公司還能快速套現,獲得美元外匯。而回到中國市場上,企業因為有納斯達克上市的光環,還能吸引更多的投資者,甚至獲得政府補貼。但是這麼好的一條路,卻很快被那些自作聰明的公司堵死了。

這讓人想到了瑞幸咖啡,在4月初,瑞幸自曝銷售數據造假,股價一天暴跌84%,被納斯達克停牌,大量股民受損。2020年6月29日,瑞幸咖啡摘牌退市。

根據數據,目前來自中國大陸和中國香港的在美上市公司超過220家,市值大約1.2萬億美元。還有不少公司目前還處在排隊IPO階段。

自從特朗普政府推進對上市中概股的審計以來,今年已有多家中概股退市。隨著美國相關法規的推進,中概股像以往一樣輕鬆在美國圈錢的環境可能將一去不復返了,已經上市的公司也將不得不面對美國的審計。

已有分析認為,估計會有更多像瑞幸一樣的公司浮出水面,一些此前賬面不乾淨的造假公司將不得不退市,並提醒投資者最好遠離這些中資概念。@

策劃:許巧茹、宇文銘
主播:尉然
撰文:李曉彤、高紫檀、財商經濟研究所
剪輯:大中
監製:Ingrid
粵語配音:Ada
影像:香港新唐人攝製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