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觀眾,大家好,今天是11月20日,星期五,歡迎收看紀元頭條。我是雪兒。

美國喬治亞州作為唯一一個手動重新點票的州,點票正在接近尾聲,不過,18日,特朗普總統發推文譴責說,該州的重新點票是一個笑話。

特朗普團隊律師林伍德發推文指,喬治亞州是腐敗窩,已經向法院提出緊急禁令,要求禁止該州對選舉結果的認證。

喬治亞州自13日開始重新點票後,多次被指,未實施驗證簽名的程序,也就是計票過程中,無驗證選票是否合法。同時還被指,雖然安排共和黨監票員入去計票站,但阻止他們監票。

有共和黨監票員揭露,他發現一名點票人員曾在三分鐘內三次將特朗普票讀成拜登,還有一名工作人員不監督同事的工作,當自己去指出問題後,反而被其他工作人員排擠與監視。

喬治亞州共和黨主席沙弗(David Shafer)18日發推文表示,有一批選票被計成10,707票投給拜登,但實際情況是將1,081張投給拜登的票被乘了10倍。

林伍德在17日,已經向喬治亞州法院提出了針對州國務卿的緊急禁令動議,要求禁止該州認定包括缺席選票的選舉結果,並要求重新手工點票。

今次美國大選被指是自由社會與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的終極對抗,也是一場正邪大戰。日前,美國最大的民兵(militia)組織「守誓者」(Oath Keepers)宣佈,拒絕承認拜登「當選」的合法性,將如同開國元勳那樣抵制拜登。

14日,「守誓者」成員也參加了華府的「百萬人撑特朗普大遊行」。在遊行中,「守誓者」創立人羅茲(Stewart Rhodes)接受了英國《獨立報》採訪,他批評民主黨在大選中作弊,要求合法的選舉結果。他又表示:「我認為這個國家大約有一半的人不會承認拜登是合法的。他們不會承認這次選舉。」

「守誓者」是一個擁有幾萬成員的保守派武裝組織,由現任和前任軍人、警察和急救人員組成。該組織承諾依據美國憲法第六條規定,履行所有軍人和警察的誓言:「捍衛憲法,抵禦一切外國和國內的敵人。」他們強調,不會服從違憲的命令。

在美國,民兵組織之所以合法存在,是因為憲法規定,每一個自由人都有權利和義務拿起武器保衛國家的自由、法律和秩序,包括在政府發展成極權暴政時,捍衛自己的權利。早在美國獨立之前,各州都擁有民兵組織和武裝力量,也為獨立戰爭作出了巨大的貢獻。因此美國獨立之後,國會賦予了各州建立民兵武裝的權利。

在華府「百萬人挺特朗普大遊行」中,「守誓者」也和其他保守團體一起,負責守衛遊行民眾,有效防止了來自安提法等暴力組織的攻擊。

2020美國總統大選舞弊氾濫令人震驚,另一方面,主流傳媒背棄傳媒職業操守,甚至製造假新聞更讓民眾大跌眼鏡。

紐約資深傳媒人曾慧燕接受《珍言真語》專訪時表示,美國主流傳媒已由「左派的大佬、資本的大鱷和學術精英聯合操縱,在左右民意和輿論。」足以用「墮落」形容。她表示,目前她與很多周遭的親友已不看所謂的主流傳媒了。

曾慧燕以被視為世界一流、具公信力的傳媒CNN為例,她說:「譬如他們(CNN)說,美國聯邦選舉委員會的主席Ellen Weintraub已經宣佈,拜登當選了,而且否認選舉有舞弊。但這個主席是前任、是女的。」

「而真真正正的聯邦選舉委員會的主席特瑞納(Trey Trainor)是男的,他已經講了這次選舉是有舞弊行為,他也出面證實了。」

她表示,以往傳媒若犯左如此的「無心之過」,必定要更正報道,以彌補之前的不實消息。但CNN沒有糾正犯左的錯誤。

曾慧燕還指《華盛頓郵報》針對站出來檢舉郵局高層篡改郵戳時間的員工編製撤回證詞的假新聞。

她說:「他(郵局員工)根本就沒有撤回指控,只不過是郵局FBI的人和他談了四個多小時,強迫他在一份撤回他的宣誓書裡面簽名。」「這證實了《華盛頓郵報》是發假消息,是不實的消息。」

曾慧燕對《華盛頓郵報》發假消息感到詫異,她說:「我們那一代人,堅持事實報道以及追查真相,不會給任何的黨派、政黨利用,那你傳媒已經淪為政黨利用的工具,那麼對美國人民來說就不是一個福祉,還是一個壞消息。」

針對主流傳媒迴避大選舞弊之事,曾慧燕說,2016年特朗普上台,遭到民主黨及傳媒一路以「通俄門」追打,「指證說他用通俄門來操縱選舉,所以特朗普才可以勝選,搞了特朗普四年。現在它反而說美國不可能存在舞弊的現象。那不是雙重標準嗎?那就很難以服眾。」

曾慧燕還說,特朗普5日在白宮召開記者會時,提到選舉舞弊,但遭到ABC、NBC、CBS三大電視台,切斷轉播。她說,若傳媒認為「特朗普講的是不實消息,你為什麼不去採訪其他人來駁斥他講的選舉舞弊呢?而是採用了一個辦法,就是不給你說話。當總統的言論自由都沒有保障的時候,我們一般的平民百姓、普通人,每個人的言論自由都是受到威脅。」「美國是新聞自由的燈塔,現在正在褪色,這對我們來說是一個警鐘。」

曾慧燕表示,尤其在中共收緊統治下,香港傳媒已經噤若寒蟬,此時傳媒能夠堅持就更加可貴。她強調願意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專訪也是因為「你們也給我看到了很多真實的聲音。」

「我的良知使我不可以保持沉默,我現在不屬於任何的傳媒,在大是大非的問題上,我是立場堅定、旗幟鮮明的,所以我要站出來講我應該說的話。」

「我很相信文字的力量,『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我們現在寫的每一個字都是為歷史留紀錄的,更加要對自己筆耕生涯負責任。」

曾慧燕作為資深傳媒人,獲頒「香港十大傑出青年」,2006年入選「全球百位華人公共知識分子」,2018年獲美國聖約翰大學亞洲研究所華美族研究會卓越貢獻獎。

她說:「不為權貴唱讚歌、唱頌歌,只為蒼生講人話。」並以此自勉,也以此與傳媒人共勉。

美國何時能制裁造謠傳媒還不知道,不過,台灣已開始清除親共的紅媒。

18日台灣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全票否決了中天新聞台的續牌申請,一致決定不予該傳媒續牌。這是NCC自2006年成立以來,首次拒絕傳媒的續牌申請。

資料顯示,中天電視的最大股東是旺旺集團的創辦人蔡衍明,集團90%的資金和財產收入都來自中國大陸。蔡衍明陸續買了中視、中天、《中國時報》、《工商時報》等台灣傳媒,這些傳媒的宣傳導向基本與中共政府保持一致,被外界視為親共「紅媒」。

不單止台灣意識到來自中共的威脅,美國也明確表示中共政權的威脅正在步步逼近。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16日訪問法國,他在接受法國《費加羅報》專訪時,呼籲歐洲盟友與美國團結對抗北京政府,並說「如果我們放棄,有一天便會發現我們淪為中國專制政權的殖民地,而不再是夥伴關係。」

針對來自中共的威脅,蓬佩奧說:「特朗普總統早在2015-2016年的競選活動中,就發現了中國的危險。我們花了一點時間來制定結構性辦法,首先是因為我們必須在國內採取遊說行動,因為許多經濟利益集團都在與中國的關係中受益。」他表示,「我們把我們的願景帶到了外界」,美日印澳四國聯盟是應對中共威脅的措施之一。

另一方面,美國也分析指出,中共政權相當脆弱。

17日,美國國務院政策計劃辦公室發表了《中國挑戰的方方面面》(The Elements of the China Challenge)報告。報告分為:中共構成的挑戰、中共的行為、中共行為的思想根源、中共的脆弱性以及美國如何確保自由等幾個部份。

關於中共構成的挑戰,報告指,中共是馬克思列寧主義統治的專制政權。利用其經濟實力來脅迫世界各國,更加適應中共的規範,並根據中共的社會主義形式重塑國際組織。同時,中共正在發展一支世界一流的軍事力量,以抗衡並最終超過美國軍力。

關於中共的脆弱性,報告指,「中共的某些脆弱性源於專制主義的本質。由於缺乏自由,專制國家往往難以維持能夠長期適應創新和增長的經濟。專制獨裁者出於霸權的野心和對國際準則、國際標準的蔑視,結交了可憐的朋友,並很容易與盟友和夥伴疏遠。」

美中之間在意識形態上全面對決,中共智囊透露,美國把「中共」與「中國」區別對待,打擊了中共的致命要害,中共驚恐政權不保。

《華盛頓郵報》今年9月引述清華大學國際關係學者時殷弘的話表示,去年以來,美中關係因香港、台灣、南海、疫情等問題,持續惡化,特朗普等多名美國高官抨擊中共,並出台了一系列制裁和反擊中共的舉措。

同時,美國政要在公開言論中,明確將「中國」與「中共」區分開來,並將習近平叫總書記而不是主席。

蓬佩奧在今年10月27日講話中說,「是這個黨(共產黨)引發的這個挑戰,而不是那些也想從中國共產黨的壓制中解脫出來的數億中國人。因此,我總想確保我在清楚表達是誰造成的問題。」

蓬佩奧直指中共是中國人民苦難的根源。中共智囊時殷弘表示,特朗普政府要顛覆中共的統治。

今天的紀元頭條就到這裡, 多謝收看。

守護真相 永不放棄

我是雪兒,明天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