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觀眾,大家好,今天是11月20日,星期五,歡迎收看役情最前線。我是 Zac。

今天先看香港的新聞。

最近,中共人大強行取消了四名泛民議員的資格,並且多名泛民議員及議員助理在近幾個月裡遭到拘捕。

在18日,以美國為首的五眼聯盟就香港問題發表聯合聲明,澳洲、加拿大、紐西蘭、英國外交部長及美國國務卿重申,對中共取消香港立法會議員資格表達嚴重關切,並要求中共履行對國際的承諾及對香港人民的責任,立即恢復這些立法會議員的職務。

另外,最近幾個月,中共文革的風氣,吹到了香港。
 
香港科技大學社會科學部講座教授李靜君5月出席了一個網上論壇,主題為《香港一國兩制已終結?》網上有片段顯示,李靜君當時發言稱:「I think it helps not to think Hong Kong as a Chinese city. We don’t belong to China...I don’t think. We belong to the world.」
 
簡單的一句: 「We belong to the world」,立刻被中共紅媒《大公報》指控「妄言香港不屬於中國」。

親建制派媒體《點新聞》也登出了前新聞統籌專員馮煒光的文章,指控李靜君「想把香港從我國分裂出去」,等同「港獨」,要求科大解僱她。
 
18日晚上,李靜君發表中英文聲明,批評這些攻擊,是基於錯誤訊息和錯誤繙譯其英語發言。
 
她解釋,當日她說Hong Kong belongs to the world,所指的是香港與國際社會在文化、意識及經濟層面上多方聯繫及深厚交往。可惜,該兩份報章斷章取義,錯誤地把belongs該字,繙譯成主權上的管屬。
 
她亦澄清,研討會為「港版國安法」生效前舉辦的合法網上活動,而她在會上的發言只是學術分析。

再看看另一則香港新聞。

香港中文大學,原訂於19日至21日舉行的畢業典禮,被中大以疫情為理由取消了,改為在網上進行。

有中大學生質疑校方,是不想看到學生借畢業禮來表達社會意見。

昨天,中大學生發起校內遊行,主題是「暴大2020我們的畢業禮」,表達對12港人被扣押在鹽田的關注。

下午12時半,約100名身穿畢業袍的學生在中大民主女神像附近集合,一路遊行至百萬大道。在遊行現場,畢業生們手持文宣及黑色氣球,有學生高呼「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一息尚存,抗爭到底」及「毋忘義士、釋放十二」等口號。

當遊行隊伍抵達曾經爆發過激烈衝突的二號橋時,他們為「反送中」運動期間「霜忙」的人士,和12位在內地被扣押的港人,默哀三分鐘。

遊行開始之後,校園保安拿著揚聲器說,參與的人有機會違反相關的防疫法例和公安條例,呼籲停止聚集和遊行,否則可能要負法律責任。

看完香港,我們來看台灣。

在11月18日,11月18日,台灣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的七位委員,全票否決了親共媒體中天新聞台的換照申請,一致決定不予該媒體換照。這是NCC自2006年成立以來,首次拒絕媒體的換照申請。而中天新聞台的現有執照將於今年12月11日到期。

NCC主委陳耀祥表示,中天台的違法事證非常明確,而且還存在外部干預等問題。
 
陳耀祥指出,自2018年以來,NCC收到關於中天新聞台的投訴就超過9百宗,大約佔了台灣所有新聞頻道的投訴總數的三分之一。

他又表示,中天的老闆向新聞從業員施壓,再加上外來勢力干預的情況也很嚴重,破壞了台灣的新聞自由。
 
在18日的記者會上,有人當場質疑,NCC不予中天台換照是否打壓新聞自由。陳耀祥回應稱,作出不予換照的決定就是要捍衛台灣的新聞自由。
 
中天電視的最大股東是旺旺集團的創辦人蔡衍明。自從1992年蔡衍明到中國大陸發展以後,其90%的資金和財產收入都來自中國大陸。 

輿論認為,這個是台灣政府壓制台灣親共紅媒的新舉措。

下面看看內地的新聞。

在  11月18日,中共中紀委網站刊文,剖析北京的一個村支書的涉黑涉惡嚴重違紀違法案。

該村支書為豐台區辛莊村的黨總支原書記石鳳剛,他在2020年9月14日,因觸犯組織、貪污罪等15項罪名,被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全部財產。

該案承辦人表示,石鳳剛被抓在辛莊村引起極大的震動,一些不明真相的村民納悶「為什麼抓這麼好的幹部」。

中紀委文章寫道,他是善於偽裝的兩面人,被抓後甚至有村民因辯論其好壞,在公交車上大打出手。

文章還問,一個長期作惡的黑社會「大哥」如何成了部份村民眼中的「好支書」?文章之後提到,該村村民生活並不富裕,石鳳剛一方面以福利的形式籠絡民心,另一方面在村民面前表現得特別低調,從不露富。

文章說:「很少人知道石鳳剛在村裡有一處佔地20餘畝、建築面積1萬餘平方米的豪宅。如同宮殿般的豪宅內存放著700餘萬現金和重達30餘公斤的金條,衣帽間內奢侈品琳琅滿目,高檔煙酒塞滿庫房,KTV、游泳池等娛樂健身設施應有盡有。」

文章引用辦案人員的介紹,石鳳剛是典型的兩面人,平日著裝樸素,但其豪宅內的雕花衣櫃裏掛滿了各式貂皮大衣;開著村委會的Passat轎車,但其豪宅內的停車場卻停放著豪車20餘輛;村委會的辦公室陳設簡單樸素,但在其個人的書房內,名人字畫隨處堆放,各類貴重工藝品擺滿書櫥。

文章指出,石鳳剛的精湛「演技」,讓許多村民被蒙在鼓裡,直到其被抓獲,有些人還對石鳳剛一伙的違紀違法甚至犯罪行為一無所知。

此事在網路熱傳,有推特網友調侃說:「習大大的夾克也穿了好幾年了。」「只是個村支書!厲害」

之後,來看看疫情的新聞。

最近,歐洲疫情再度升溫,有人呼籲學習中共防疫模式。但有德媒指出,中共當局不擇手段,「中共作業」,西方世界絕對不能抄。
 
德國《商報》稱,中共實現防疫目標的手段一點也不值得德國效仿。「北京當局以防疫的名義侵犯了本國民眾的基本人權。任何人只要有一丁點的感染嫌疑,立刻就會被隔離幾個星期。」
 
「在某些案例中,當事人甚至在發生危險時也不能離家:他們的家門被反鎖了,抵抗是毫無意義的。具有感染嫌疑的幼兒,甚至會被帶離他們的父母,在醫院裡接受好幾天的隔離觀察。」
 
文章指出,「那些讚揚中國(共)政府疫情防控的人,都忘記了疫情早期武漢的悲慘場面。許多慘狀恰恰是封城措施造成的。」
 
文章說,當時醫護人員不堪重負,以至於病逝者的「C 體」不得不直接堆放在病人身邊的走廊上。後來,疫情數字開始慢慢走低,每當某地疫情出現反彈時,中國(共)政府就會突出『外來輸入病例』。
 
文章說,我們唯一應該讚揚的,是中國的民眾,而非專制政府的行為,他們很有耐心地堅持佩戴口罩,並且相互鼓勵。
 
現在,德國、法國、英國等歐洲各國又重新啟動封城隔離,來應付第二輪中共病毒疫情高峰。中共大外宣卻在海外大肆宣揚疫情爆發地中國武漢的復甦景象。
 
事實上,中國大陸的疫情根本沒有消退,但官方嚴密控制疫情消息。近日,新疆、青島、上海、四川、江西、浙江等地陸續爆發疫情。其中湖北省黃岡羅田縣12日進入戰時狀態。
 
之後,再關注一下美國社交媒體,深深陷入言論審查的危機。

推特封了特朗普律師朱利安尼和西德妮·鮑威爾倆人的帳號的部份功能。
 
外媒Reclaim The Net報道,「特朗普的律師朱利安尼和鮑威爾,在推特的搜尋中被Shadow Ban影子禁止了。」
 
所說的Shadow Ban「影子禁止」,意思是無追蹤你的用戶,搜尋不到你的相關文章。

其實在一般情況下,不管你有沒有追蹤他人的帳號,只要在搜尋中貼上相關文字,都會顯現當事人的貼文。
 
同樣,特朗普的另一位律師鮑威爾,也都遇到類似的情況。
 
外媒提到一款「Shadow Ban」的測試網站,測試朱利安尼和鮑威爾的帳號,兩個都顯現出禁止搜尋。

不過,特朗普和拜登的帳號,並沒有出現這個情況。
 
特朗普團隊的兩位律師,都會在推特更新有關選舉舞弊訴訟案的最新情況,這次被外媒爆料被Shadow Ban了,令社交媒體的審查制度,再次被人質疑。

講過推特,跟著講一下臉書。
 
11月17日,在美國參議院司法委員會關於社交媒體進行言論審查的聽證會上,共和黨參議員霍利與臉書CEO 朱克伯格當面對證,直指臉書使用內部系統,與谷歌、推特配合,對個人、網站、帳號進行言論審查。

霍利表示,臉書使用名為「Tasks」的系統,改善員工的工作流程,同時也使用Tasks與谷歌和推特進行協調,對社交媒體平台的用戶進行言論審查;臉書還使用另一個名為「Centra」的系統,跟蹤互聯網匿名用戶。

在聽證會上,霍利詢問朱克伯格,是否願意向司法委員會提供臉書與推特、谷歌在Tasks平台上溝通的所有內容清單,是否願意提供Tasks平台上記錄的有關言論審查的信息清單。

朱克伯格拒絕提供以上內容。

霍利話:「現在,我們所有人都知道朱克伯格承認Tasks系統是存在的,但是拒絕提供他所知道的內容。」

今天的役情最前線就到這裏,謝謝各位收看。

守護真相,絕對不會放棄!我們的堅守,需要大家大力的支持,更加需要大家訂閱我們的新聞。

我是Zac,下次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