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紐約地區疫情上升、即將達到原來規定的再次封鎖臨界點的時候,另一項全球反封鎖簽名聯署宣言的數量也接近70萬個了。這個聲明文件的主張是加強保護易受感染的人群,讓其他免疫力強的人群恢復正常生活,因為「目前的封鎖政策正在對公共健康產生破壞性的影響」。

19日的一份疾控中心CDC關於紐約市今年春天的疫情新報告也顯示,確有一些特殊人群在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面前異常脆弱,需要特別的注意。

這項名為「大巴靈頓宣言」(Great Barrington Declaration)的文件是麻省的「美國經濟研究所」撰寫的一份提案。該提案的作者是一些大學的醫學教授和流行病學家,他們對世界各地普遍採取的封鎖(lockdown)政策提出質疑,主張對疫情採取自由放任政策,只需對風險人群,比如老人以及有某些基礎病的免疫力低下的人進行保護,確保他們不受到感染即可。因為全面封鎖、把人關在家裏「對身體和精神健康產生了有害的影響」。

到目前為止,該宣言(https://gbdeclaration.org/)已經獲得了70萬個簽名,其中包括很多公共健康專家、流行病學家和醫生。該文件指出,當前的封鎖政策導致了很多不良後果,比如降低兒童疫苗接種率、心血管疾病的人病情惡化、減少了癌症檢查、心理健康水平下降……「這將導致未來幾年的死亡率增高,讓工薪階層和社會中的年輕成員承受最沉重的負擔」。

這個文件提出的建議是,允許患病機率小的群體恢復正常的生活,通過自然的感染建立起人體對此病毒的免疫力,「學校和大學的當面授課應該開放」;「課外活動,比如運動等應該恢復」;「餐館、零售店、藝術品展覽廳和其他文化活動也應被允許正常營業」;同時保護那些染病率高的人群。

根據疾控中心18日發佈的最新報告,紐約市在今年春天瘟疫爆發的時候成為震中地區,在2月底到5月底期間醫院內死亡率曾達到30%以上。易感人群包括黑人和拉丁裔社區、貧窮社區以及75歲以上的有基礎病的人群。

上述宣言的一個簽名者、德國蒂賓根大學(University of Tubingen)心理學教授科喬貝(Boris Kotchooubey)對「Just the News」新聞表示,全面封鎖除了對經濟的危害外,所有國家的抗疫封鎖政策都是「沒有針對性的」、「不準確的」,因而「危害大於疾病本身」。

另一個WebMD的主治醫生懷特(John Whyte)告訴霍士新聞說,在封鎖階段他們已經收到大量報告,顯示兒童悶在家裏表現出了以前沒有的「孤獨、焦慮和憤怒」的症狀。

不過,很多政府官員以及科學家不太願意公開發表他們對封鎖的反對,因為他們怕被扣上「對疫情漠不關心」、「反科學」等大帽子;尤其在兩黨分化激烈的當今美國,「封鎖」彷彿成了另一種「關心人民生命健康」的「政治正確」標誌,而反對封鎖就容易和被稱為「種族主義」的特朗普總統站到一個戰線了。在此前的總統候選人電視辯論會上,特朗普主張開放經濟不封鎖;拜登主張重新封鎖,直到瘟疫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