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二零年全世界最矚目的兩件大事,無疑是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COVID-19)與美國大選。前者中共病毒,自去年十二月底爆發後,疫情迅速蔓延全球200多個國家,目前已有5500多萬人感染,133萬多人死亡;後者雖於本月三日落幕,已過了兩星期,贏家依然懸而未決。

聽新聞:

近一年來,單獨探討「疫情」或分析「選情」的報道、評論等,文章浩如煙海;但將疫情與選情兩者相提並論,進一步闡述其間關聯性者,則屬鳳毛麟角;明慧網近日刊登一篇文章《新冠病毒死亡率:紅州僅為藍州的一半》(以下簡稱專文),瞬間讓身為醫生的筆者眼睛為之一亮。

專文將美國大選選情的現有數據與中共病毒死亡案例數的數據放在一起分析,發現從今年五月一日到十一月十一日,雖然疫苗還未發佈,但疫情一直持續和明顯下降。同時,發現紅州(被認為特朗普獲勝)的病毒死亡率1.46%(染疫數除以死亡數)僅為藍州2.91%(被認為拜登獲勝)的一半。

到目前為止,因為選舉舞弊現象的揭露,還有六個州在重新點票、要求重新點票或進行法律訴訟,所以該六個州不包括在統計數據之內,包括亞利桑那州(AZ)、佐治亞州(GA)、密歇根州(MI)、內華達州(NV)、賓夕凡尼亞州(PA)與威斯康辛州(WI),亦即專文採樣只包括25個紅州與20個藍州。

一般讀者或許有這樣的疑問:藍州平均死亡率高並不代表所有州都高,同樣紅州低也不表示所有州都低。假若某個藍州的死亡率很高,可能把平均數也拉高。那麼排除最高和最低死亡率,然後求其它所有州的平均死亡率為2.06%。20個藍州里面,有12個(60%)高於此平均數,佔一半以上;而25個紅州里面,只有5個(20%)高出平均數。這充份說明了紅州的死亡率低於藍州是一個普遍現象,而非個體案例。

醫學界都知道中共病毒感染的死亡病例中,不乏老人和併發症患者,不同的人口結構也許會導致不同死亡率。那麼,是否由於人口結構的差異導致了紅藍州死亡率的差異? 舉例而言,愛荷華州(IA)和新澤西州(NJ)分別是紅州和藍州,在65歲以上人口分別是愛荷華州為17.4% 和NY為16.5%,而愛荷華州的死亡率為1.1%,遠低於新澤西州的6.3%。也就是說,人口組成的因素也可以排除在外。

專文顯示,雖然紅州的感染數要遠高於藍州的感染數,(由多種因素導致,包括紅州人口基數大)但是其死亡總數卻低於藍州。病毒的殺傷力為甚麼在紅藍州之間,出現了明顯的差別呢?難道中共病毒能識別政治傾向?

明慧網三月二十七日報道,網絡上傳出一份中共某單位內部統計的二月份死亡名單,顯示該單位感染中共病毒的死者當中,中共黨員的比例竟高達88%。死者的年齡分佈,50歲以下的中青年佔總人數的將近一半(其中30-49歲的佔了39.7%),並非中共官方報道的老年人居多。由此觀之,中共病毒似乎並不特別針對人的年齡,而是瞄準與中共關係緊密者。

無獨有偶,另一份在網絡廣泛流傳的死亡名單顯示,死於中共病毒的300多人當中,黨員有200多人,也是佔了大多數。如果再考慮每100個中國人中大約只有6至7個黨員,黨員和群眾的基數嚴重不對等,更明顯看出:中共病毒具有超強的定向,能鎖定共產黨員。

若從死亡數據的統計與分析歸納發現,中共病毒向世界擴散的路徑,總是依循著與中共關係密切的國家、城市、組織和個人一路攀沿。在這場瘟疫中染疾或不幸喪生的個人,很多是共產黨員;而疫情最嚴重的幾個國家,過去數年明顯都是親共者,沒有例外,凸顯瘟疫有眼,中共病毒的目標性極強,瞄準的不是人的免疫力,而是各國與中共的關係,以及個人與中共的關係。

專文作者認為,紅藍州本身代表的是政黨傾向,但這次美國大選卻超越了政治所涵蓋的範圍。明慧網《原則和基點一定要明白和清醒》一文指明,「這次美國大選是正邪大戰,是神魔之爭。特朗普是神選之人,要回歸傳統,要解體中共;而另一方是要破壞傳統,要在美國甚至全球搞中共的社會主義那一套。」這也許能解釋為甚麼中共病毒死亡率與這次大選之間的關聯性。

簡而言之,紅州(被認為特朗普獲勝)象徵提倡傳統的道德觀與信神理念,藍州(被認為拜登獲勝)代表著不信神佛的共產邪靈。紅州選民投給了秉承上天之使命者,因此中共病毒死亡率低;藍州選民的抉擇,違逆了美國信神的立國之基,因此中共病毒死亡率高。表面上是紅藍兩個政黨競逐大位,爭鋒似在人間,實際較量卻在天上,由眾神裁奪。

所以專文通過數據分析所顯示的,並非紅藍州本身導致的不同結果,而是因為該州人的選擇不同而導致的不同結果,所以選民身在紅州或藍州並不重要。當然,大選前早已有染疫死亡的了,所以專文探討的並不是大選與瘟疫的直接關係,而是通過此差別現象看到了隱身在後的本質,如此鮮明的對比已經忠實呈現在數據中。

既然中共病毒如同長了眼睛,瞄準中共黨員和與中共契合者而來,那麼要想不被該病毒選中,首先就得與中共脫離聯繫。雖然多數的美國人並未加入少先隊、共青團或共產黨,但總統大選的投票行為,已經表明了你是認同或唾棄共產黨,那一瞬間決定了生命要擁抱紅魔或遠離罪惡(包括瘟疫)。

中外歷史上,許多王朝的末後,都伴隨著天災瘟疫。既然中共病毒明顯衝著中共而來,近墨者黑,任何和中共關係密切的國家或個人,都可能成為病毒選擇性感染的目標。現實情況正如一盞指路明燈,揭示了趨吉避凶、緩解瘟疫的康莊大道:認清世紀浩劫的禍源,拒絕中共,就能遠離災厄、不受瘟疫侵害。

明確選擇「拒絕中共」的台灣,印證了上述觀點,堪稱最佳實例,值得人們深思與借鑒。

台灣抗疫有成,有效阻絕了中共病毒,博得舉世讚譽:自四月十三日以來,已連續二百多天保持「本土零感染」的傲人記錄。《美國之音》報道,這項超然不凡的成就,令全世界羨慕不已。澳洲國立大學醫學院傳染病學教授柯里諾(Peter Collignon)說:「台灣是迄今為止,唯一能夠消除COVID-19(中共病毒)社區傳播的國家。這可能是世界範圍內最好的成績,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中共病毒肆虐近一年以來,世人已經越來越看清:中共是魔鬼,更是全人類的公敵。很多中國人的親身經歷驗證了:只要退出中共相關組織,收回「賣身契」,就能逢凶化吉。平安走過劫難是世人的共同心願,各國民眾(包括美國人)能否得到蒼天護佑而免於瘟疫災難,只繫於信仰神或背離神的關鍵一念。這場歷史大戲已經進入樞紐時刻,每個人的命運與結局,端看自己慎思明辨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