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部長巴爾(左)表示,儘管仍有許多工作要做,司法部將持續追究那些竊取或以其他方式非法獲取美國知識產權個人的責任。而FBI局長雷(右)再次強調,FBI每10個小時就會提出一個與中共有關的反情報案件。(Getty Images)
司法部長巴爾(左)表示,儘管仍有許多工作要做,司法部將持續追究那些竊取或以其他方式非法獲取美國知識產權個人的責任。而FBI局長雷(右)再次強調,FBI每10個小時就會提出一個與中共有關的反情報案件。(Getty Images)

兩年前,美國司法部啟動「中國倡議」(The China Initiative)工作組,加強調查和起訴涉及中共的間諜指控案,並打擊中共黑客行為和緊盯中共海外人才計劃,以及反制中共滲透、中企收購帶來的國安風險。11月16日,司法部發表新聞稿,對「中國倡議」項目阻擊中共工作進展進行總結。司法部表示,針對中共政府構成的廣泛國家安全威脅,司法部從六大方面反制,至今卓有成效。

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說:「在過去的一年中,司法部在抵抗中國(中共)為增強其經濟和軍事實力,而以美國為代價的系統性努力方面,取得了令人難以置信的進展。」聯邦調查局局長雷(Christopher Wray)說:「中共盜竊敏感信息和技術不是空穴來風,也不是毫無根據的指責。這是真實的,而且是中國(中共)政府協調行動的一部份,而『中國倡議』正在幫助破壞(中共)這一行動。」

司法部表示,「中國倡議」於2018年11月啟動,為司法部確定許多工作目標,包括更加注重調查和起訴商業機密盜竊和經濟間諜活動案件,以及應對中共投資和供應鏈脆弱性所構成的威脅等。司法部從以下六大方面,總結「中國倡議」在阻擊和反制中共各類威脅方面所做出的努力和工作成績。

一、 優先調查經濟間諜和商業盜竊

「中國倡議」優先考慮使用司法部的核心工具「刑事調查和起訴」,以打擊經濟間諜活動和其它形式的商業機密盜竊。在過去一年中,司法部起訴了三宗經濟間諜案(其中商業機密盜竊旨在使中共政府受益)。司法部表示,自從「中國倡議」宣佈以來,已經起訴了十多個涉嫌和中共有關的商業機密盜竊案;在過去一年中,三宗案件中的三名被告已經認罪。

司法部舉例說,在宣佈「中國倡議」的當天,司法部也宣佈對台灣聯電(UMC)、中共國有企業福建晉華和幾名被告提起刑事訴訟,指控這些公司和個人的經濟間諜活動使美國美光科技公司受害。

司法部國家安全助理部長德默斯(John Demers)表示,聯電公司案件是中國(中共)「搶劫、複製和替換」戰略的明顯例子,在該戰略中,(中共)搶劫美國公司的知識產權資本,複製被盜的技術,然後力圖用中國公司取代美國公司,再擴展到全球市場。

「由於檢察官和聯邦調查局特工的奉獻和勤奮,聯華電子對盜竊商業機密罪表示認罪,並同意支付6,000萬美元罰款,這是此類案件(歷 史上)的第二大筆罰款,(聯電)並在未決訴訟中予以合作,共同針對被告(中共)。」德默斯說。

二、 為非傳統「中共間諜」制定策略

司法部一開始就將學術界確定為最脆弱部門之一,因為學術界的開放傳統,以及國際間交流對思想自由交流的重要性,使學術界容易受到中共的剝削。司法部採取雙管齊下策略,以提高美國大學對中共威脅的認識,同時起訴那些故意欺騙美國當局、和中共有關係的在美研究人員。

司法部舉例說,中共通過人才計劃鼓勵研究人員從美國和世界其它地方向中國轉移技術專長,以使中共經濟和軍事發展受益。中共人才招聘通過以下方面,使得中共受益:與中共贊助商實體簽訂合同,迫使他們(被招聘的海外人才)拿出科研成果;以中方受益人的名義公佈工作成果;允許中方受益人擁有知識產權;招募其他研究人員加入中共人才計劃。

司法部表示,作為交換,被中共招聘的人員可能會獲得豐厚薪酬待遇,享有盛譽頭銜和擁有專屬的實驗室。「雖然加入這些人才計劃本身並不非法,並且研究本身不一定總是作為商業機密受到保護,但我們知道中國(中共)使用這些計劃(例如千人計劃)來招募有權加入美國政府資助研究工作的個人,這是為了中共的利益。」司法部國家安全部門副部長希基(Adam S. Hickey)說。

司法部表示,「中國倡議」彙集了司法部各部門的資源,包括國家安全、刑事、稅務和民政部門,以公平有效地應對這一獨特挑戰。在過去一年中,司法部檢察官對全美各地研究機構的十名學者提起欺詐、虛假陳述、稅務問題、走私和其它指控。迄今為止,檢察官已獲得其中三宗案件的定罪結果。

司法部接著表示,今年,聯邦調查局和司法部檢察官還曝光六名在美國求學的人,這些人與中共軍事機構有聯繫;這些中國學者在申請簽證以在美國大學學習時,向美國國務院隱瞞和中共軍方的隸屬關係。在其中一個案例中,司法部指控中共派遣的軍方官員來獲取有利於中共軍方作戰的情報;在另一宗案件中,中共軍方醫學研究人員被指控遵循中共命令,在美國大學觀察實驗室操作,該大學獲得美國政府資助,中共軍方研究人員的目的是在中國複製美國實驗室的操作。

司法部在新聞稿中還提到美國國務院關閉中共侯斯頓領事館,司法部表示,中共侯斯頓領事館在未申報前提下,幫助和中共軍方有聯繫的中國研究人員逃離美國。

三、 打擊中共惡意網絡活動

司法部表示,將繼續揭露和阻止中共發起電腦入侵行動,竊取美國知識產權和美國人身份信息。

「在過去一年中,我們起訴了為中共軍方工作的黑客,這些黑客曾在2017年入侵Equifax;同時也起訴了其他和中共國家安全部(MSS)有聯繫的黑客,這些黑客參與一項涉及COVID-19相關研究的全球生物醫學公司電腦入侵活動。」

「在其中一個案件中,在馬來西亞逮捕了兩名和MSS有關的兩名同謀;其中兩個案例凸顯中國已成為為中共工作的犯罪黑客避風港。」司法部說。

四、 利用《外國代理人註冊法》 對抗中共滲透

美國司法部利用《外國代理人註冊法》( FARA),要求那些代表外國個人或實體政策和輿論的人在美國的身份和活動更加透明,並公開中共在美國發展影響力的行為。

司法部表示,在過去一年中,該部FARA調查總數創歷史新高,和2016年相比,年度註冊為外國代理人的數量翻番,其中中國(中共)媒體公司註冊數量創紀錄。

司法部還告誡一家註冊的中國(中共)媒體公司沒有充份披露其在美國的活動,也沒有正確標記其信息材料。此後不久,該中國(中共)媒體實體補充了這些缺陷。

另一方面,司法部還強調必須保護在美學習的外國學生免受中共強制性審查,確保在美國學習的學生享有思想和言論自由。

2019年底,聯邦調查局的外國影響力特別工作組正式成立一個新部門,專門負責了解和戰勝中共政府及其代理人帶來的有害影響。

五、 反中共情報活動 教育公眾了解中共情報行為

司法部去年在打擊中共發起的外國情報活動方面取得許多成功。司法部表示,中共一直注重招募美國情報界的前員工,司法部則一直在對這些上鉤的人追責。

司法部舉例說,2019年11月,前中情局案件幹事因密謀向中共提供國防情報被判處19年徒刑;2020年8月,另一名曾就職中央情報局(CIA)的前官員因同樣罪名被捕;過去三年中,有四名前情報官員因類似行為被指控。

司法部表示,該部致力於打擊中共政府利用職業網絡和社交媒體網站盯上美國人的企圖,同時追捕那些替中共工作、假冒身份招聘美國人的責任人。聯邦調查局與國家反情報和安全中心合作,製作了一部教育電影《The Nevernight Connection》,於2020年9月在網上發佈,以教育公眾了解中共情報部門的行為。

司法部還例舉了以下起訴案涉及的罪犯及其獲刑情況:

2020年3月,加利福尼亞州一家旅行社的前華人總裁彭學華(Xuehua Edward Peng)被美國聯邦檢察官指控:擔任中共MSS代理人,向中共國安部傳遞美國的國家安全機密信息。

彭學華被判處48個月監禁,以及罰款30,000美元。

2020年10月,姚俊偉(Jun Wei Yeo)因在美國境內擔任中共MSS代理人,使用職業社交網站和設立假的諮詢公司來吸引或招募美國的軍方或政府僱員,這些人士都有安全許可,可接觸有價值的消息,他們是中共政府感興趣、希望接觸的對像。姚俊偉在美國被判處14個月監禁。

2020年10月,8名被告被控共謀在美國作為中共非法代理人行事,其中六人還面臨密謀串謀跨州和國際跟蹤的相關指控。根據起訴書,這些被告參加一場國際行動,威脅、騷擾、監視和恐嚇一名新澤西居民及其家人,迫使他們返回中國,這是中共政府「獵狐行動」和「天網行動」的一部份。

六、 外國投資審查和保護電信安全 劍指中共國企

除刑事執法外,美國司法部還致力於保護國家資產免受中共滲透,中共利用中企企圖投資美國公司或融入美國供應鏈實體,構成國家安全風險。

美國與外國投資有關的緩解活動主要在兩個跨機構小組之間展開:(1)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CFIUS);(2)新成立的美國外國參與電信服務業評估委員會(CAFPUSTSS),又被稱為「電信團隊」(Team Telecom)。

「電信團隊」由司法部主要負責,是一個跨部門小組,負責審查電信、海底電纜鋪設、無線領域、廣播許可證以及聯邦通信委員會(FCC)提交的其它應用程式,以識別和應對國家安全和執法的風險。在執行特朗普總統行政命令後90天內,司法部領導的「電信團隊」解決了一半以上待查案件。

「電信團隊」首次出於國家安全原因,建議FCC撤銷並終止中共國有電信公司中國電信在美國子公司持有的國際電信許可證。

同樣基於國家安全考慮,「電信團隊」建議FCC否決太平洋光纜的美國與香港間海底電纜啟用計劃,並建議改連接台灣、菲律賓。

根據特朗普總統2019年《關於確保信息和通信技術與服務供應鏈安全的行政命令》,司法部已與商務部合作制定實施行政令的法規,並確定了關鍵基礎設施的脆弱區域,且根據行政令,對這些區域進行了調查。

司法部還致力於實施《外國投資風險審查現代化法案》(FIRRMA),該法案改善了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的權力。在過去一年中,司法部每年協助處理的外國直接投資案件數量創歷史新高,包括調查中國公司收購美國酒店管理軟件公司案件,最終總統拒絕了這項收購交易。

在FIRRMA的領導下,FBI繼續提供分析援助,以支持CFIUS的決策,同時確定高風險的未通知交易。

隨著資源的增加,司法部國家安全司(NSD)在CFIUS執法中發揮重要作用,促使委員會評估發佈史上第二次罰款,原因是受罰對像違反2018年CFIUS臨時命令,未能保護敏感個人數據。

NSD專職人員還負責識別未向CFIUS自願提交的交易,並制定程序來識別可能牽涉國家安全問題的破產案件,此舉有助於保護美國資產免受掠奪性收購,包括可能影響美國國家安全的中企收購。

司法部表示,在COVID-19對經濟影響下,這一點尤其重要。

最後,司法部表示,「中國倡議」的成功並不僅僅取決於刑事案件和政府行政行為,和企業、學術界的合作對保護美國國家資產至關重要。因此,司法部在全美發佈演講稿,供美國律師在其所在地區使用。

司法部說,聯邦調查局通過各種計劃保持與私營部門的接觸,制定並分發創新性的《學術界實地指南》,以支持FBI在其所有56個駐外辦事處的學術外聯協調員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