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紐約著名傳媒人曾慧燕:雖非特粉,但「良知令我無法沉默」,大選舞弊挑戰美國核心價值;主流媒體集體打壓特朗普,挺特者悲憤。(大紀元香港新聞中心)
【珍言真語】紐約著名傳媒人曾慧燕:雖非特粉,但「良知令我無法沉默」,大選舞弊挑戰美國核心價值;主流媒體集體打壓特朗普,挺特者悲憤。(大紀元香港新聞中心)

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舞弊叢生,選舉體制已遭嚴重破壞。不僅如此,主流媒體背棄操守與專業,封殺選舉舞弊指控及罪證,甚至製造假新聞,為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入主白宮做輿論鋪墊與造勢,手法之粗暴,令人震驚。

具38年媒體經驗的紐約著名傳媒人曾慧燕接受《珍言真語》美國大選直播專訪時表示,美國主流媒體已由「左派的大佬、資本的大鱷和學術精英聯合操縱,左右民意的輿論。」已經喪失大眾媒介的核心價值,淪落為民主黨的宣傳工具,足以用「墮落」形容。

「美國公眾表達的權利受到前所未有的威脅,我非常擔憂美國新聞自由的前景。」強調自己不屬於任何媒體也非「特粉」,曾慧燕說:「良知使我不可以保持沉默,在大是大非的問題上,我是立場堅定、旗幟鮮明的,所以我要站出來講我應該說的話。」「美國是新聞自由的燈塔,現在正在褪色,對我們來說是一個警鐘。」

老牌主流媒體報假消息 淪為政黨工具

居住紐約的旅美著名傳媒人曾慧燕,自1980年從事媒體新聞工作,先後獲頒「香港十大傑出青年」、「世界十大傑出青年」。2006年入選「全球百位華人公共知識份子」。2017年獲美國中國戲劇工作坊「跨文化傳媒貢獻獎」。2018年獲美國聖約翰大學亞洲研究所華美族研究會卓越貢獻獎。

「一生新聞人,畢生新聞人。」曾慧燕說,自己熱愛媒體工作,深以媒體人為榮。但自2016年起「看到主流媒體的表現,可以用『墮落』這個字眼來形容,因為他們已經喪失了生命。」「我現在覺得不好意思以一個媒體人為榮了。」

她說,由財團與利益團體把持的媒體,在這次美國大選的報道中,「一邊倒地打壓,甚至全面封殺特朗普總統和挺特者的聲音。」

曾慧燕以過往被視為世界一流、具公信力的媒體CNN(有線電視新聞網)為例,「譬如他們(CNN)說,美國聯邦選舉委員會的主席艾倫‧溫特勞布(Ellen Weintraub)已經宣佈,拜登當選了,而且否認選舉有舞弊。但那個主席是前任的、是個女的。」

「而真真正正的聯邦選舉委員會的主席特雷‧特瑞納(Trey Trainor)是個男的,他已經說到了這次選舉是有舞弊行為,他也出面證實了。」曾慧燕說,以往媒體若犯下如此的「無心之過」,必定要更正報道,以彌補之前的不實消息。但CNN沒有糾正犯下的錯誤。

此外,《華盛頓郵報》未向當事人求證的情況下,報道此前實名指證搖擺州賓夕凡尼亞州郵局局長的郵遞員霍普金斯(Richard Hopkins)已反悔,收回之前他宣誓寫下的28頁證詞,承認是自己捏造的。

得知消息後,曾慧燕感到詫異,「發假誓、做假證是聯邦重罪,他為甚麼突然間收回自己之前說的話呢?」於是上網搜尋消息來源,「我就再上網一查,鋪天蓋地都是這個新聞,包括甚麼英國《衛報》、ABC、AP(美聯社),都有跟進報道。」

當曾慧燕也開始相信消息為真時,又上網查詢,這時《紐約郵報》刊出霍普金斯的訪問,「他根本就沒有撤回指控,只不過是郵局FBI的人和他談了四個多小時的話,強迫他在一份撤回他的宣誓書裏面簽名。」

「證實了《華盛頓郵報》是發假消息,是不實的消息。」曾慧燕坦言自己實在難以理解《華盛頓郵報》為何未向當事人求證下,即刊出如此的報道。「這麼大件事情你說他是發假誓,撤回他原來的證詞,至少你應該問一下他是不是撤回了?」

「我們那一代人,堅持事實報道以及追查真相,不會給任何的黨派、政黨利用,那你媒體已經淪為政黨利用的工具,那麼對美國人民來說就不是一個福祉,還是一個壞消息。」

兒子挺拜登也推斷民主黨作弊

此外,面對排山倒海的大選舞弊指控與罪證,左傾的主流媒體一律噤聲,並一面倒的指向特朗普面對敗選不認輸。曾慧燕質問這些媒體,「這次的舞弊,有那麼多的證據,那麼明顯,為何不去追查舞弊。」

她回憶11月3日投票日當晚,與兒子看開票轉播直到深夜。票投拜登的兒子看特朗普領先的態勢,斷定拜登大勢已去,特朗普已勝選。曾慧燕問畢業於美國名校的兒子,根據甚麼下的判斷?他說︰「我數學很厲害的,我已經可以算到肯定是特朗普贏得了。」

豈料睡了一覺,選舉結果卻大翻盤,拜登反轉為領先的地位。曾慧燕說,六個搖擺州在特朗普票數一直上升的情況之下,突然間全部停止了點票,其中有太多令人質疑的地方。

其中密歇根州有名共和黨的監票員出面指控,他於3日晚間10點到4日早晨5點,看到「十幾個人才計到7,000張票,但是到了4點鐘運了幾十箱票過來,他們(記票中心人員)說5點鐘要下班了,叫他們回去了。等到6點鐘回家一看,一下子開了13萬票,而且百分之百都是拜登的票,一張特朗普的票都沒有。」

曾慧燕質疑地說,13萬張郵寄選票都投民主黨?但海外駐地的軍人大多數支持特朗普,怎會沒有一張特朗普的選票?另外,「怎麼解釋1分鐘就有13萬票湧出來?晚上10點到早上5點才記票7,000多張,怎麼去解釋這件事?」

連支持拜登的兒子都說:「相信民主黨是作弊。民主黨歷來都有用電腦軟件來作弊的傳統。」曾慧燕說,身邊既有支持特朗普的「特粉」也有「特黑」,但當前「至少要對選民有個公正的交代。」

爭取透明公正選舉 捍衛美國價值觀

她說,暫不算入涉及舞弊被竊走的選票,特朗普實實在在獲得7,100萬張票,這麼大量的支持者,是不可忽視的聲音。14日華盛頓發起的百萬遊行,身邊有很多朋友趕赴參與。有遠至加州的朋友,連續幾日徹夜開車前往。也有朋友當日清晨3點從紐約法拉盛搭巴士趕赴華盛頓。

「我很多朋友都在現場,發了很多相片給我,很多朋友都與我講,他們見證了歷史。」而他們無非是「要美國一個透明公正公平的選舉,是捍衛美國價值觀,捍衛選舉公平。」曾慧燕說。

但左傾的主流媒體,「他們抹黑特朗普總統,就說他不認輸,又說他耍賴,又說他流氓。總之怎麼難聽的話都說出來了。它忽視了至少7,100萬美國投特朗普選民的心聲。」

而弔詭的是,目前爆出的錯誤點票,「特朗普的票就算了給拜登,就沒有見到有拜登的票給特朗普。所以我現在覺得他們(主流媒體)是雙重標準。」「在我們眼皮底下作弊。但是主流的言論就一面倒,說搖擺州不可能有作弊的問題。我就覺得有點侮辱人的智商和記憶力。」曾慧燕說身邊很多朋友都為此感到非常憤怒。

她說,2016年特朗普上台,遭到民主黨及媒體一路以「通俄門」追打,「指證說他是通俄門來操縱選舉,所以特朗普才可以勝選的,搞了特朗普4年。現在它反而說美國不可能存在舞弊的現象。那不是雙重標準嗎?那就很難以服眾。」

曾慧燕還說,特朗普5日在白宮召開記者會時,提到選舉舞弊,卻遭到ABC、NBC、CBS三大電視台,切斷轉播。她說,若媒體認為「特朗普說話是不實消息,你為甚麼不去採訪其他人來駁斥他說選舉舞弊呢?而是採用了一個辦法,就是不給你說話。當總統的言論自由都沒有保障的時候,我們一般的平民百姓、普通人,每個人的言論自由都是受到威脅的。」

「文章千古事 得失寸心知」 文字力量大

「我的良知使我不可以保持沉默,我現在不屬於任何的媒體,在大是大非的問題上,我是立場堅定、旗幟鮮明的,所以我要站出來講我應該說的話。」曾慧燕說,自己絕不「西瓜偎大邊」(趨炎附勢),跟著輿論一邊倒,「製造特朗普大勢已去,好像拜登當然是總統了,我是幫理不幫親。」

「特朗普說要打官司,為甚麼不給他打?如果你心裏沒有鬼的話,為甚麼要講那麼多那麼難聽的話,甚至是侮辱他呢?」

「美國公眾的表達權利在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威脅。」曾慧燕說,「美國是新聞自由的燈塔,現在正在褪色的話,這對我們來說是一個警鐘。」尤其在中共收緊統治下,香港媒體已經噤若寒蟬,此時媒體能夠堅持就更加可貴。她強調願意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專訪也是因為「你們也給我看到了很多真實的聲音。」

「如果一個媒體,不堅持報道事實真相,而是出賣新聞媒體第四權,喪失了這個作用,最終一定會被讀者拋棄的。」「尤其現在這個環境之下是很需要真真正正的良心媒體,要講真話說實話,傳播一個真實的消息。」她說,目前她與很多周遭的親友已不看所謂的主流媒體了。

「我很相信文字的力量,『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我們現在寫的每一個字都是為歷史留紀錄的,更加要對自己筆耕生涯負責任。」

「不為權貴唱讚歌、唱頌歌,只為蒼生說人話。」曾慧燕以此自勉,也以此與媒體人共勉。

完整的採訪報道請點擊觀看珍言真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