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大學生會法律學會周三(18 日)舉行法律論壇,前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應邀「重返」港大,他在論壇上批評當權者「用法治令法治消失」的方式,以威權式的法治取消香港原有的法治方式。他呼籲港人要堅持,希望公民社會能尋找空間與威權式法治繼續抗衡。

這次的法律論壇的主題是「法治未來時」,邀請了4位嘉賓:前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大律師吳靄儀、民權觀察創辦人王浩賢和香港大學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

維權法治取代了香港原有的法治

戴耀廷曾經是港大法律系的副教授,因參加反送中運動被港大解僱後,這是他再次回到他熟悉的港大校園。他在論壇上表示,離開大學後反而獲得更大的自由度,他指出社會運動就是在不斷失望、失落和遭受打壓的過程中走過來。

戴耀廷表示,他在2017年時已發現,有人要令香港原有的法治消失,「用法治令法治消失」(以另一套法治使原來的法治消失),並且令香港的法治急速倒退和消亡。他指出4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被當局非法取消議員資格,因此所有民主派議員以總辭表達抗議,就是香港原有法治被消亡的一個很好的例子。

他形容中央及特區政府所推行的是「威權法治」,即統治者授意立法機構制定規則,按規則行事就是法治,此種方法並無法成功操控社會,故當局必須推動公眾輿論。

他舉例每當中共人大作出決定、立法行動後,香港的街頭立即出現各種各樣的簽名活動,這就是當權者利用公共資源進行宣傳推動的手段,反映出當政者要爭取公眾認同威權法治的觀念,正在與香港原有的法治觀念「打仗」。

戴耀廷重申法律的目的並不是只維持社會秩序,而是制約社會權力、保障公民權利。他批評當權者為了達到排除異己,以威權式的專製法治取代香港原有的法治方式,香港的行政、立法及司法等系統,均被威權式的法治佔據。即使在這樣的條件下,公民社會仍有空間抗衡威權法治。他認為現階段未必需要對抗性的街頭抗爭,反而需要在公民社會更加積極的推廣和滲透,與威權法治繼續抗衡。

港人對法治淪為整治人民的工具不服氣

大律師吳靄儀在論壇上指出,有人處心積慮將香港的制度,包括司法獨立拆解。所以社會要加深對法治的教育,法律系學生要思考法律和政治之間的責任和承擔。

民權觀察創辦人王浩賢則表示,香港人對於法治淪為整治人民的工具不服氣,例如香港電台電視節目《鏗鏘集》編導蔡玉玲在近日被捕就是實例。

他提到,不少反送中的被捕示威者在面對濫權和不恰當的待遇時,沒有有效的監察並提醒應該反思現行的機制能否保障市民。

港大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承認,香港的法治在一定層面上已經進入寒冬,尤其涉及抗爭的官司。

他表示法律在大陸屬於統治者的工具,因此香港今天的局面是可以預見的情況。中共在2014年推出新的「國安法」,對國家安全重新定位,以保障對政權及意識形態的控制。

張達明呼籲,面對法治寒冬,法律系學生若不想「無恥地奉承、無知地擁抱、無奈地接受、無望地放棄」,更應「無畏無懼堅守崗位」,深耕細作地向身邊人解釋法制,在自身的範圍做好本份。

戴耀廷也同意張達明的意見,鼓勵大家堅持下去,只要有技巧地推廣,並不一定會涉及「國安法」。

如何理解維權式的的法治

戴耀廷曾經在他所寫的《威權法治在香港》一文中提到:依著大部份港人所擁抱的法治理念,法律必須限制政府官員的權力,防止他們濫用權力;法律亦須能保障公民的基本權利。過去香港雖不是民主體制,仍能達高水平法治,實是一項難得的成就。

他認為,威權式的法治,是當權者把法律當作壓制的工具,以「依法」的幌子維持社會秩序為名,實是要消除所有反對力量或制衡力量。

美國律師基金會(American Bar Association)的教授Jothie Rajah指出,威權政府以法治為幌子,卻抽空了法治最根本的自由人權價值,片面強調「依法」維持政權秩序。這就是威權式的法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