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經》是孔子刪古詩三千餘篇之重複者,起自〈周南〉,終於〈商頌〉,凡存三百零五篇。為代表我國北方民族性最古之純文學總集之祖,也可說是代表周朝民間的歌謠。

其內容有三:

一、風:

十五國風,計一百六十篇。

二、雅:

大雅、小雅,計一百零五篇。

三、頌:

周頌、魯頌、商頌,計四十篇。

詩之體裁有三:

風:

閭巷、風土、男女情思之詞。

是為民歌。

雅:

朝會、宴饗、歌詠王政之作。

是周王朝與士大夫的歌。

頌:

鬼神、宗廟、祭祀歌舞之樂。

是宗廟祭歌。

詩之作法有三:

賦:

敷陳其事,而直言之,

為純敘述法。 

比:

以彼狀此,喻其情事,

為純比喻法。

興:

託物起興,抒寫情意,

為半比半賦法。

以上各三種詩之體裁與作法,合稱為詩經「六義」。

孔子說:「詩可以興,可以群,可以觀,可以怨,邇之事父,遠之事君,多識於草木鳥獸之名。」不僅在文學上,超越了希臘荷馬的奧德賽和伊里亞特,能夠誇耀於世界文學之林,同時也是古代社會史料的重要佐證,故其價值非比尋常。

周朝君主,將全國版圖分土建邦,自天子以及公侯伯子男附庸,各有疆域,皆謂之「國」,是封建時代的開始。詩以當國為別,故謂之「國風」。這裏保留著祖先們的情感─愛情的歌頌、貴族的豪情、棄婦的幽怨、征夫的鄉思、暴政下的憤恨以及其它喜怒哀樂的流露,是那麼地真摯、淳樸、深刻、美麗。它足以鼓舞你,使你展開心靈的翅膀,越過兩千五百年的時光,飛向那黃河平原上闊別已久的古老社會,一睹先民們的愛恨嗔痴,瀏覽老祖宗的七情六慾。

「情動於中而形於言;言之不足,故嗟嘆之;嗟嘆之不足,故詠歌之。」《詩.大序》「子曰:詩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無邪。」《論語.為政篇》孔子曾屢次說到「詩三百」,而「詩三百」卻全都是先民感情的表達,像古今所有的詩一樣,是「緣情」之作,因之孔聖人藉之「教世」。

細細品味這部先民們的綜合巨著,你會發出慨歎:何時歸我先天的純真、善良與與生俱來的寬容、忍讓的胸懷?那些歌詠,那些比擬與譬喻,都從日常生活中所接觸到的點點滴滴,隨手拿出、順口唱出。你會由衷地讚賞,萬分地佩服,覺得再合適不過了。以現代這般複雜的思路來講,面對某些場景,你也會感到束手無策而拙於形容!可兩千多年前的人們,生活環境因陋就簡,可卻很自然的,就能以身邊的事物隨機比喻出來,不造作、不勉強、不失真。太妙了!

「詩三百」,就創作先後論,是中國第一部詩歌集;就內容優劣論,是古今第一流詩歌!往後就詩經的十五國風部份,揀選些人們歷來早已耳熟能詳但又不太深入了解的詩歌,用通俗而便於口誦、以及信、達、雅等的原則,試著以白話文淺譯出來,(生僻字部份,另在旁以括號同音字標示。)以呈現《詩經.國風》的純文學價值為依歸,讓神傳的這一部份文化,能普及開來並人人樂於接受、欣賞與喜愛。

讀了召南的「野有死麕軍」,是否使你憶起遠逝的旖旎戀情?衛風的「氓」─那一個棄婦的幽怨,是否激起妳的憤慨與同情?秦的「蒹葭」,曾否使你情絲糾纏、迷惘若失?豳(音賓)的「七月」,曾否使你溶在古代那種農村情調中陶醉?讀完那「東山」,曾否使你沉重的心情爆出喜悅?讀了十五國風,不僅為你帶來心靈美妙的觸動,也為你帶來心靈澄澈的拂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