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的美國大選舞弊事件層出不窮,民眾不斷曝光各種亂象的同時,特朗普律師團隊也向多州發起訴訟。為了反擊「這場被操縱的選舉」,有媒體報道認為,特朗普團隊的法律訴訟在最高法院有獲勝基礎。

《聯邦黨人》(The Federalist)近日刊登了一篇由馬特·畢比(Matt Beebe)撰寫的評論文章,題為「為何特朗普總統有強大最高法院案件做後盾競爭賓州」。畢比在文章中指出,選民欺詐並非賓夕凡尼亞州訴訟案的核心要求,此案重點在賓州的選舉與選舉法不一致。

訴訟核心:差別待遇和篡奪特權

關於選民欺詐的爭論開始不斷升級,但是畢比在文中指出,雖然媒體和大科技公司對真正的選民欺詐問題正在進行廣泛的洗白和審查,但是對於濫用選舉的擔憂並不是這場選舉合法性鬥爭中最重要的論點,而是如特朗普團隊的資深法律顧問珍娜·埃利斯(Jenna Ellis)說的那樣:「賓州受到了無可挽回的傷害。特朗普團隊要求一個禁止認證結果的命令。」

畢比解釋說,特朗普團隊的法律訴求的重點不在於欺詐性選票的數量,而是在於賓州的選舉與選舉法不一致,並涉及非法應用選舉法,這種做法稀釋了合法的選票,造成差別待遇,這是美國憲法保護公民不應受到的待遇。

另一個重要的法律訴求重點是,賓州行政部門人員州務卿凱西·布克瓦爾(Kathy Boockvar)頒佈並變更了選舉流程。畢比指出,即使賓州的司法部門批准了這些變更,這些變更也不被允許,因為這是立法機構的權限,行政在篡奪立法機構的權力。

「布殊訴戈爾」案是對比

畢比指出,在中共病毒(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大流行中,賓州立法機關了解到擴大郵寄選票的方式增加了選舉安全的風險,因此力圖盡力減少這種情況,但由黨派控制的州法院在總統競選期間單方面以違反憲法的方式推翻了這些決定。

有關欺詐類型和欺詐程度的討論很重要,因為這涉及到選舉誠信的核心,而美國的選舉系統如果得不到信任的結果就無法繼續存在。但是,畢比指出,這種論點不能從法律角度決定賓州的案件。從法律角度來講,最終將取決於賓州行政部門的行政人員是否可以與賓州司法部門合作,以顛覆立法機構的明確意願,並匆忙實施選舉程序,在這個程序中,選擇不同投票方式的公民,他們的選票受到不同的處理。

畢比引用了2000年「布殊訴戈爾」案的結果來作對比。他表示,當時最終堅持的法律依據是平等保護:通過對不同縣實施不同的計票方法和不同的審查,選民受到了不平等的待遇。最高法院以7-2裁定:「在適當考慮到目前為止所面臨的困難後,很明顯,如果不進行大量額外工作,就不能按照平等保護和正當程序的要求進行計票。」

另一方面,當時的威廉·倫奎斯特(William Rehnquist)大法官、安東尼·斯卡利亞(Antonin Scalia)大法官和克拉倫斯·托馬斯(Clarence Thomas)大法官將他們的判決定為司法限制之一,認為法院的主要職責是保護佛羅里達州立法機關免受佛羅里達法院的不當干預。他們寫道:「在通常情況下,州政府在各政府部門之間的權力分配不會引起聯邦憲法的任何問題,但前提是政府必須具有共和制。但是在一些特殊情況下,《憲法》對州政府的特定部門施加職責或賦予權力。這就是其中之一。……因此,選舉法條文本身,具有獨立的意義,而不只是州法院的解釋。與任命總統的選民有關的立法計劃出現大相逕庭的事情,這屬於聯邦憲法問題。」

通過該案例,畢比強調說,法院,甚至是通常在解釋州法律方面受到極大尊重的州法院,無權調整州議會對總統大選選民的明確意願。

畢比認為,雖然最高法院對特朗普訴訟如何裁定不得而知,但三位現任大法官表示對基本法律論點認同,另外三位大法官是在「布殊訴戈爾案」中提出非常相似的法律論點的團隊成員,總統及其團隊勝訴的機會應該是很大的。

最高法院會讓賓州選舉無效?

郵寄投票除了增加欺詐的風險外,進行郵寄投票的選民從歷史上看比親身前往投票站投票的選民有更大的被剝奪選舉權的可能性。

畢比認為,對特朗普來說,推動他的支持者以更可能計數的方式投票並不是沒有道理的。相反,即鑑於歷史上的風險,為甚麼前副總統祖·拜登(Joe Biden)並不擔心他的選民是否因郵寄投票而被剝奪了選舉權,這就成了一個問題。

畢比表示,在鼓勵郵寄投票的環境下,美國憲法保證的一人一票投票權明顯朝著投票方式的方向傾斜,這不僅為更大程度的濫用做好了準備,而且競選戰場的傾斜也使一位總統候選人的選民不成比例地受益。

最高法院在2000年停止了佛羅里達州重新點票,那麼出於同樣的原因,同一法院也應該裁決賓州選民選舉無效。畢比認為,如果結果不是這樣,那麼對於保守派來說,會面臨一個智力上的挑戰,那就得從憲法的角度解釋為甚麼2000年的合法行為在2020年不合法。

畢比還指出,實際欺詐(對欺詐的實際衡量以及欺詐是否給拜登帶來了非法勝利)變得很重要的地方是,賓州的立法機關,或許包括國會,應如何對最高法院因大選選民問題而禁止認證11月的大選。他寫道:「如果賓州公民的民選代表被要求代表他們的選民參加並進行清理,則我們的憲法制度沒有任何錯誤或可憎之處;如果主流媒體報道仍然認為欺詐行為不足以影響賓州的選舉結果,那麼他們需要準備好向選民說明理由。」

畢比相信,美國的治理方式將足以迎接任何結果的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