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大學生周梓樂去年11月在將軍澳警民衝突中,於尚德邨停車場墮樓,送院4日後不治,終年22歲。法庭展開昨日死因研訊,預計審期為25日。周梓樂父親周德明昨日出庭作供,形容兒子性格沉靜,為人正面,透露事發當晚父子最後一次溝通,是因寓所外警方可能發射催淚彈,周梓樂以WhatsApp叮囑父親關窗。

研訊由裁判官高偉雄處理,並選出兩男三女組成的陪審團。死因研訊主任、外聘大律師葉志康表示,研訊約計有60名證人,預料傳召10位警員、9位消防員、3位救護,以及數名義務急救員及市民出庭作供,並有骨科及鑑證專家講解周梓樂傷勢可能是如何造成。另有約20名證人的證供不受爭議,將於庭上讀出有關書面口供,包括數名警員、消防處控制部人員、醫學報告、政府化驗報告、天文台氣象紀錄等。

庭內擺放有由警隊「模型精英小組」製作的一個1:40將軍澳尚德邨停車場模型,展示停車場內結構還原肇事現場,以便死因庭更易理解事發經過。模型二樓用一個黑色人形色塊,標示出周梓樂墮樓後躺下位置,模型亦設有模仿現場照明的可開關燈管。陪審團在需要時可以掀起模型上蓋檢閱,亦有移動鏡頭可拍攝到模型內情況。案件或首次採用虛擬實境(virtual reality,VR)技術協助審案,據稱能夠重塑周梓樂的第一視角。

聆訊主任向陪審團提交多份文件,包括涉案停車場的地下至3樓平面圖,過百張停車場照片,兩張停車場2樓外圍通道的網上新聞截圖,以及9張周梓樂的iPad照片等。

周梓樂離家前未透露去向

周梓樂父親周德明以基督教形式宣誓後作供稱,他與妻子於1996年結婚,翌年8月13日在香港贊育醫院誕下獨子周梓樂,一家人1999年遷入將軍澳富康花園居住至今。周父稱周梓樂曾於理工大學修讀文憑約半年,後因不適合而停學,至2018年9月考入科技大學修讀電腦科學,去年11月去世前正就讀二年級。

周父表示,梓樂並無先天病症,為人正面,平日在家中較靜,面對朋友時會更活躍,喜歡打籃球,有時會游泳。他形容一家人關係不錯,偶爾會一家三口行街,間中會一起出國旅遊,亦會一同慶祝各人生日。他坦言,與梓樂的中小學同學並不熟悉,亦不認識其大學同學。據他所知,梓樂去年沒有拍拖。他說父子兩人平日多以WhatsApp溝通,沒有使用Telegram。

周父續供稱,去年11月3日晚上約11時45分,他和妻子在客廳看電視,周梓樂走出房間為水樽斟水後,背上背囊及換上波鞋準備出門。他當時問周梓樂「你咁夜仲出去呀?」,又叮囑「你出去小心啲喎」,唯周梓樂沒回應便出門,亦未交代出門目的,但強調梓樂當晚並無異常行為。

周父提到,當時新聞報道尚德附近有示威及很多警察,有機會施放催淚彈,並且新聞報道稱警察會打人,因此才作出提醒。周父表示,知道周梓樂曾參與遊行,但不知他有否參與其它示威活動,又指周梓樂並無捲入刑事案件。周父續稱,翌日凌晨12時45分,他曾以WhatsApp發訊息問周梓樂是否需要等他門,指外面有機會發射催淚彈。周梓樂約3分鐘後回覆訊息叫父親關上房間窗戶,最後在線時間為凌晨1時。

周父表示,其後他回房睡覺,唯當晚凌晨2時,周梓樂中學同學到住所拍門,告知他周梓樂墮樓及送往伊利沙伯醫院。當他與妻子到達醫院後,醫務人員表示要進行開顱手術,唯術後醫生表示情況不樂觀,但仍會盡力施救。11月8日早上約6時,院方致電告知周梓樂情況危急及有心跳停頓跡象。周父表示到達醫院時,醫護人員正在搶救,最終醫生宣佈死亡,他回憶道當時控制不了情緒,記不清情況。

散庭後,周父在庭外呼籲,如有任何街坊事發當日在尚德邨停車場,或廣明苑目擊事件發生,致電其電話96604937提供資料。周父又感謝當日通知消防員及急救員的街坊,若他們知道事發經過,亦可聯絡他。他坦言兒子已過身一年多,作為父母這一年都好心痛,但最終要接受現實,他說話時一度哽咽。希望透過死因研訊找到真相,或更接近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