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盛頓時間11月13日, 美國政府運作小組委員會(Subcommittee on Government Operations)首席委員喬迪·希斯(Jody Hice)就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事宜,致信總務管理局(General Services Administration,GSA)局長艾米麗·墨菲(Emily Murphy),指出目前「尚未有明顯的當選總統」,呼籲GSA在確定當選總統時遵循憲法。

總務管理局拒拜登權力交接請求   遭民主黨議員施壓

自11月6日美國多家主流媒體宣佈民主黨候選人喬·拜登(Joe Biden)贏得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後,喬·拜登當日自行宣佈勝選,隨後其團隊向總務管理局(GSA)發函,提出正式開啟總統權力交接程序,要求GSA提供過渡協助。

根據美國法律,GSA局長在確認總統大選獲勝者後,總統權力交接工作才能正式開啟。

GSA發言人帕梅拉·彭寧頓(Pamela Pennington)之前向媒體表示,「此事尚未有定論,GSA行政長官將繼續遵守並履行法律規定的所有要求。」GSA局長艾米麗·墨菲依照美國法律規定,未簽署允許拜登團隊開始工作的信函,卻多次遭民主黨眾議員施壓,指責其「損害美國民眾的安全和福祉」。

喬迪·希斯:「尚未有明顯的當選總統或副總統」

美國政府運作小組委員會首席委員、共和黨議員喬迪·希斯11月13日致信墨菲,糾正民主黨人對1963年《總統過渡法案》的歪曲,強調GSA行政長官在確定當選總統時,必須遵守憲法。

希斯在信中指出,根據《總統過渡法案》,只有在GSA局長確定總統和副總統職位候選人「明顯成功」後,才有權向當選總統和副總統提供政府資助的過渡協助。而目前有足夠多的州級選舉結果懸而未決,因此「尚未有明顯的當選總統或副總統」。

三種情況下「無明顯當選總統」 局長無需給予過渡協助

希斯在信中引述1963年《總統過渡法案》起草者預計的三種選舉情況。在這些情況下,可能出現「無明顯當選總統」:

1. 平票

2. 僅獲得相對多數票

3. 有大規模選舉欺詐或恐嚇行為

希斯指出,第三種情況適用於2020年總統大選,原因是特朗普團隊在多個州對選舉公正提出了質疑,並發起了法律訴訟。

希斯引述法案起草者結論,「如果局長心中有任何疑問,則無需給予過渡協助。」他指出,目前多州尚未確定選舉獲勝者,一些州仍在統計合法選票,因此,對誰是勝選者「仍有疑問」。

選舉爭議先例所需條件亦未達成 希斯籲尊重法治

希斯還在信中提到,克林頓政府在2000年選舉爭議中確立的先例是,要確定明顯的當選總統,要麼一方作出讓步,要麼不再有合法的持續的法律挑戰,而2020年大選中這兩個條件均未達成。

根據國會制定的法律以及前總統克林頓的先例,希斯指出,到今天(11月13日)為止,「尚未有明顯的當選總統。」

希斯在信末鼓勵GSA,在確定當選總統時,要依照憲法和過去的先例,而不是媒體。他強調,美國民主制度依靠的是法治,因此法律必須得到遵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