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部長威廉·巴爾(William Barr)9月2日接受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主播沃爾夫·布利策(Wolf Blitzer)採訪時稱,司法部將遵守內部長期政策,為了不影響選舉,大選前不會提交刑事指控。

現今投票已完畢,他不再受這項規定制約。

接下來幾周,一旦發起刑事指控,必將產生歷史性的反響,意味深遠。聯邦檢察官約翰·達勒姆(Durham)的通俄門案件調查毫無疑問正邁向第二階段,起訴。

8月9日,前FBI律師凱文·克萊史密斯(Kevin Clinesmith)「承認他修改了一封針對特朗普前競選顧問卡特·佩吉(Carter Page)的外國情報監視法案(FISA)搜查令的申請郵件……並請求進行有罪答辯,接受虛假陳述這一單項重罪指控。」

此類答辯通常被視為一種合作協商,即被告人積極協助檢方和調查員獲取新的證據,或者為調查結果提供佐證,並代表政府在大陪審團面前和庭審中出面作證。

作為回報,檢方同意在宣判時請求寬大處理。克萊史密斯的懇請證實了達勒姆調查的嚴重性,同時釋放信號,案件正在順利進行中。

倘若起訴,則必須在2020年末之前啟動。2021年1月20日之前,勢必積極到位。

如果拜登宣誓成為總統,選擇內閣成員時,那些由巴爾領導的司法部啟動的刑事訴訟案,無庸置疑將被拜登提拔的司法部長,例如奧巴馬的「死黨」埃里克·霍爾德(Eric Holder)或洛麗泰·林奇(Loretta Lynch)迅速打入冷宮。此二人均在奧巴馬-拜登時期擔任司法部長。

林奇曾被人詬病2016年在鳳凰城機場與比爾·克林頓的飛機行程交集,兩人在停機坪秘密會談。交談內容引發眾人猜測,因彼時希拉莉·克林頓正被林奇的司法部以及FBI調查。

但是想像一下在不久的未來,諸位預料中的人物遭到起訴,比如前聯邦調查局FBI局長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前中情局CIA局長約翰·布倫南(John Brennan),前國家情報總監DNI詹姆斯·克拉珀(James Clapper),以及他們形形色色的下屬、助手,等等。此外,還有拜登家族。

這些法律訴訟很可能基於參議院國土安全與金融委員會及其工作人員記錄在案的權利交易指控。

傑克·克勞(Jack Crowe)9月23日在國家評論(National Review)的報道中稱:「這份87頁的臨時報告是好幾個月的調查成果。參議院成員審查了超過4萬5千頁奧巴馬政府時期的紀錄,採訪了8名證人,他們中多人為現任或前任美國官員。」

該報告最初被《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微軟全國廣播公司MSNBC,以及民主黨官員忽略、嘲諷。

亨特·拜登(Hunter Biden)的手提電腦內容已公佈於世,卻同樣被持懷疑態度的人貼上俄羅斯虛假信息的標籤。彷彿俄國人費盡心機製造出成千上萬的假郵件、假圖片,只為降低一名總統候選人當選的機率,而該候選人在制裁方面的軟弱,以及對聯合全面行動計劃(JCPOA,又名「伊朗核協議」)的支持卻跟他們的外交政策不謀而合。

我們現在知道FBI早在一年多以前就已獲得亨特·拜登的手提電腦。這期間它是被束之高閣了嗎?將來又會否成為巴爾-達勒姆起訴的根本證據?

10月31日,大選前周末,抗議者——真正平和的抗議者們將一匹白馬帶至巴爾在佛吉尼亞州麥克萊恩市郊的家門前。司法部長和藹可親地接見了他們,並擺拍留念。

想必人們希望藉此傳遞以下信息:等待一位白衣騎士,騎著白馬前來扭轉乾坤。那一天,如果真的可以到來的話,必須快馬加鞭。

在這個國家的歷史上,第一次一位或許能夠當選,並等待就職的總統候選人,可能不得不求助於刑事辯護律師,回應刑事重罪的指控。

「凌駕於法律之上」,這句話過去數年被民主黨議員和主流媒體頻繁用來無休止、無理由地攻擊特朗普,讓人聽到作嘔。現在,卻是千載難逢的黃金時刻,讓美國展示給全世界,在這裏,這個以憲法為立國之本的共和國,沒有人,絕對沒有任何人可以「凌駕於法律之上」。

原文Time for the Hammer to Drop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本文作者馬克·羅斯金(Marc Ruskin)曾在聯邦調查局(FBI)工作了27年,是一名資深撰稿人,也是《偽裝者:我在聯邦調查局的臥底生活》(The Pretender:My Life Undercover for The FBI)一書的作者。他曾協助前美國參議員丹尼爾·帕特里克·莫伊尼漢(Daniel Patrick Moynihan)的立法工作,也是紐約布魯克林地區的助理檢察官。您可以在推特上關注他:@mhruskin。

本文中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