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個很知道柴米貴的傢伙,因為是家裏的獨女,平常又不奢侈浪費,所以手裏總不大缺錢,直到來了美國。 

我來的時候已經快二十一世紀了,關於懷揣二十美金就落足美國打天下的留學生故事,是緊密跟八十年代連接在一起的。我們那個時候來的,用不到這麽悲壯,起碼都是可以解決溫飽問題的。現在的留學生幾乎更進一步,剛下飛機就能買車,當然,這跟祖國人民日漸雄厚的財力有關。 

記得臨上飛機時,媽媽囑咐了又囑咐,一個勁兒地往我包裏塞錢,一個女孩子在外頭,手裏要沒錢,很容易就學壞的。老媽這樣不信任我的意志力,實在讓我汗顏,怎麽看我也是受了二十幾年教育的四有新人,退一萬步講,就算我資產階級自由化很嚴重,但也不至於這般虛榮啊。話雖這樣說,老媽給錢的時候,我還是小心地揣起來了。 

到了美國,寄住在有錢人家裏,沒學會怎麽省錢,但也沒學會怎麽花錢,蓋因豪邁作風也是要有經濟基礎的,在理財上幾乎沒學到甚麼。於是打點行囊,獨立門戶,唯一的後遺症是,很長一段時間在超市不敢買肉腸,因為那家人都是用那來餵狗的,我誤會成狗食,不敢輕舉妄動,直到被朋友狠狠糾正。 

自己當家之後才知道,鈔票一旦不節制,花起來真是滾滾長江東逝水,這樣比喻還不夠形象,應該是飛流直下三千尺才對。 

為了開源節流,我開始給自己做明細賬,大到學費,小到漢堡全部記錄在案。錢是這樣,鳥兒一般,若不記下,就根本不會意識到它們是如何飛走的。那時為了省錢,連麥當勞都不捨得吃,三塊錢一個巨無霸還要繳稅,不如自己買兩盒雞蛋回來還能吃好幾天呢。那段日子特別喜歡跟同學打賭,若輸了就耍賴,若贏了就扯着人家上麥當勞請客。每回回來都撐得打嗝兒,確保晚飯只能喝水才肯罷休。 

這樣過了一些時間,老爸老媽終於決定出國家訪。因為我以前表現很惡劣,完全是個敗家子的形象,所以爸媽對我這麽短時間內就能洗心革面很抱懷疑態度。從機場接了爸媽回來,當天晚上開箱的時候,老爸就過來塞錢,我嘴裏虛僞着,哪兒還用給錢啊,我很省的,夠了夠了。手卻把錢攥得緊緊的,生怕老爸改變主意。老爸笑話說,還說夠了,你看你那樣。幾年後的今天我很疑惑,難道那時我真表現的那樣貪婪? 

第二天帶父母去逛紐約,走在唐人街骯髒的集市上,我突然兩眼發光,手腳哆嗦,好像中邪一樣停在那裏,原來前面的泥裏,很分明地躺着一個兩毛五的硬幣。我的手不自覺地一伸一縮,過了一會兒,終究是沒把那錢撈出來,歎口氣走開,無限惋惜地說,實在是太髒了,要不…… 

那次之後,完全打動老爸老媽,從此見人就誇我勤儉持家,一分錢掰成N瓣花,完全有資格作為繼承人委以重任。好事竟然也傳了千里,不敢想像高中時的女友也知道了,打電話來說,是不是使苦肉計啊?你會知道省錢?我指天劃地,天地良心啊,你待在社會主義大家庭裏,哪裏體會得到資本主義國家人吃人的辛酸,白天不懂夜的黑啊。 

轉眼畢業,有了工作,終於可以領到固定支票,不必再打游擊,但艱苦奮鬥的老傳統不敢扔。而且有趣的是,我發現省錢慢慢就會上癮,最後融化進你的血液,變成你想甩也甩不掉的優良品德。 

租的公寓很小,買的電視很小,開的車很小,點的燈泡很小,吃的飯也很小,當然吃飯少是為了減肥,跟省錢無關,但殊途而同歸。剛工作時,我幾乎除了省錢沒幹別的,家裏的紙巾都是洗洗再用(那種Bounty paper towel是可以洗洗再用,不是指toilet paper),沒辦法,銀行賬戶只見噌噌地往上長,爸媽聽了樂得合不攏嘴。但為了表明省錢跟守財奴是有本質區別的,老爸老媽再次訪美的時候,我就一人給買了一塊兒大金錶,老媽的那塊還帶鑽,半夜拿出來滿屋金光,寶氣沖天。二老不勝感歎,女兒會省錢又孝順,真是家門有幸。 

(pixabay)
(pixabay)

這樣省了兩年錢,轉眼間我就要買房子了。那時美國貸款匯率低得一塌糊塗,銀行放出來的貸只收百分五的利息,真是要世界末日了,哪裏去找這樣的便宜,不借錢更待何時?於是一口氣借了很多,在山頂上買了兩畝地,站在山下叉手遠望,腦子裏四個大字:仰止彌高!每回進房子之前,要學了葛優說話:這大house,very nice吧! 

買了房子之後更要省錢,美國社會整個兒就是一老虎機,吃錢不眨眼。算盤越打越心寒,每個月的貸款、地稅、電費、有線電視費、上網費、手機費、座機費、取暖費,好在後院有井,水不必交錢,但熱水也要油燒的,二一添作五,三一三餘一,不算不知道,一算嚇一跳,日子若不精打細算可怎麽過呢? 

剛搬進新居,俺家掌門人就買了兩套棉襖,自己一套,給我也置辦了一套,大義凜然地說,冬天暖氣要省着點用,石油輸出國組織又削減出口,油價馬上就比醋貴了。我接過棉襖,無比心疼,第二天就去把棉襖給退了,在家裹毯子就好了,買甚麼棉襖?浪費! 

回想起小時候看的《儒林外史》,守財奴臨死之前豎着兩手指頭,死活不肯閉眼,原來油燈裏挑了兩根燈芯。自己當時年幼無知,竟然跟着世人譏笑,現在才知道,節省無罪,勤儉有理,把錢省下來幹點甚麼不成。少點一根油芯,攢點資本,明天就上美國股市裏殺富濟貧。當然願望良好,最終往往是讓人把我當富給誤殺了。 

以前有點閑錢就捐點給甚麼國際饑餓兒童組織,也是善事一樁,還收到人家寄來的照片,照片上那個棕色的小孩子,兩隻大眼睛,清澈純良,被他注視着,感覺自己好像God一樣,恨不得拿了全部家當去換大米。現在不捐了,掌門人說,我們家比誰都貧困,再說,這些慈善機構多跟恐怖組織有關。他喜歡看報紙,向來很跟政治經濟形勢。他說不捐就不捐,但他每年還是定期寄錢給希望工程,去年他資助的小男孩去到公婆家,一進門就叫爸叫媽,把兩位老人嚇了個正着。我於是舉着掌門人剛買的棉襖,學辛德勒說:這個,一個小孩子一年的書費。又舉起一件棉襖:這個,另一個小孩子一年的書費!說時語調鏗鏘,似乎省錢也具備了先天下之憂而憂的偉大意義。 

有個朋友說了句名言,錢是賺出來的,不是省出來的。我發現所有在國內的朋友都是這樣豪邁,相形之下,我捉襟見肘。但並不敢完全同意他的高論,錢既是賺的,又是省的,勤儉質樸到哪裏都是人人稱道的美德,並不因為你到了物質極大豐富的國家就有所變化。在這裏人人都有逛二手市場的經驗,省錢的心態可見一斑。有時也並非純粹為了省錢,看到用不到的東西能得遇明主,再創輝煌,心理上也多少是個安慰,這要認真追究起來,只怕還有人生觀世界觀的問題。 

所以,你看省錢還是具備了很多樂趣的,且非此道中人不能體會,得知自己每一分錢都放在該放的位置上,精細的佈局帶來成就感非那幾個銅板可以比擬的。 

所以有空還是會跟朋友們交流省錢心得,不過現在不叫省錢了,叫理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