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中共在世界範圍內越來越醜陋的表現,很多海外華人、留學生也開始重新思考,到底從小受到中共甚麼樣的思想灌輸,為甚麼實際情況和中共灌輸的相差那麼大?

旅德博士生解先生在一次跟記者長談時,提到了國外新聞自由給他帶來的轉變。他認為中共的統治導致人思想異化,中共打開邪惡的潘朵拉盒子,全社會正在遭受這種惡的感染,這種惡還在增值。正因為中共抹殺真、善、忍,縱容惡的發展,導致中國現在這種異化的狀態,也導致中國人走到國外,與世界普世價值,與正常社會中的觀念、習慣產生一種格格不入的狀態。

中共整個宣傳系統是虛偽的

「我初中老師曾講過一個故事,毛澤東在大飢荒時期連最喜歡吃的紅燒肉都停掉了。老師當時想表達的是,毛澤東多麼關懷勞苦大眾,發現老百姓沒有糧食吃,自己也不吃肉了。」

解先生說,隱約覺得這個故事中哪裏不太對勁,因為才上初中,還沒有特別的想法。「後來了解到事實真相,覺得跟晉惠帝的「何不食肉糜」如出一轍。

根據韶山紀念館所編《毛澤東遺物事典》(紅旗出版社1996年11月版)記載,毛不吃紅燒肉,是因為醫生鑒於豬肉膽固醇含量高,建議他改吃牛羊肉。

「有很多毛粉特別懷念毛時代,絕對平均主義。⋯⋯實際上中國一直不存在這個共產黨所炫耀的平均主義,這種差別一直存在著,他們自己說是反剝削、反壓迫,實際上中共自己就是最大的剝削。」解先生說,「這也是促成我轉變的一個原因。」

解先生說,真正對他的衝擊,「不光是看過一本書、一篇文章產生了思想轉變,我在(海外)這期間看過很多書、很多文章。」他從《大紀元》、新唐人和海外一些媒體,還有英語方面的記載,「從中共建政時期的記載,到它執政期間的惡行,我仔細的看過一遍之後,發現讓人非常震驚。」

解先生說,哪怕是中共內部一些改革派,像趙紫陽等,他們也不完全無辜,在土改時期殺死了很多人。在之前也做過很多惡事,讓人對整個中共的體系產生一種絕望。

「很多年輕人想融入中共這種體系中,我覺得想融入到這種體系,是非常不明智的,這個體系也是非常封閉的。」他說。

教育體系已斷代 很難與中國傳統文化銜接

解先生說,反送中事件引發海外華人群體的對立,主要是從中國大陸出來的留學生,很積極的維護中共立場。但從他們的表現來看,水平實在令人側目。

他說自己也是這一代人,是大學擴招起來的一代人。他認為中共控制的教育體系已經產生了退化,「因為文革時期中國已對文化進行了一次毀滅性的破壞,在這次破壞之後再生長出來的教育體系,已經很難再與民國時期和中國傳統文化銜接了,已經斷代了。」

「在這個體系下進行大學擴招之後的新一代年輕人,文化教養在倒退,水平相對以往時代的年輕人產生退步,也不難理解,這是他們的基礎問題。」他說,「我推測這也導致他們在事實判斷上受到影響,只會在意相信中共的宣傳。中共利用民族主義情緒刺激他們,讓他們產生這種狂熱的反應。」

「還有中共的海外學生學者聯合會,作為一個受中共駐外機構控制的組織,在其中可能也起到一些蠱惑和煽動作用。世界各國對這種外國代理人機構應該做一些政策上的限制。」

「關於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舉行一些政治性活動,據我所知在慕尼黑,他們會不定期的組織、主動的宣傳,讓中國學生去看中國大陸的主旋律電影,比如《我和我的祖國》等。」他很感慨,「怎麼會組織人去觀看這種電影。」

「另外一點,我的德國朋友學習中文,他說在學校裏教授中文的老師是孔子學院的老師,他們所使用的教材實際上也是孔子學院的教材。」解先生說。

中共迫害法輪功體現內心恐懼

「對法輪功的認識我是從一個局外人的角度來講。」解先生說,「在國內接受到中共單方面的宣傳,把法輪功描述成x教,其中有很多抹黑法輪功的內容,說法輪功x教是如何的壞,說會導致人自殘怎樣怎樣。」

他說,「我當時因為沒有接觸到任何其它可靠的消息渠道,在中共的恐嚇宣傳下,我只能選擇相信。等我出國以後,看到更多內容之後,發現情況不是這樣的。」

「法輪功一開始就是一個正常的強身健體活動,有很多人都去煉,宣傳真、善、忍,讓人做個好人,在中國破碎的環境狀態下,吸引了很多學員。」他說,「我還發1994年,中共公安部還給法輪功頒了一個獎。這實際上很諷刺,之前明明支持過法輪功,回過頭來又打壓法輪功。」

「這完全是徹頭徹尾的謊言,我只知道法輪功的目標最初只是強身健體,然後有一個宗教色彩的組織,是一個正常的組織,放到其它國家是一個正常的組織,不是中國所宣揚的x教。」

他說,「把法輪功作為一個政治對象去迫害,這實在是,只能說中共本身已經很脆弱了,把一個完全和平的組織當作一個政敵,或者一個敵人來迫害,讓人無法理解。」

「這說明中共本身已極其虛弱了,完全和平的組織它也要殘害,體現了它內心的恐懼。」

真善忍價值觀正是社會所需

「我覺得真、善、忍是正常人類都會追求的一個價值觀,是健康社會所倡導的東西,法輪功來倡導是再正常不過的。」解先生說,「由於中國社會經中共統治後,這種價值體系或價值觀敗壞以後,真、善、忍的價值觀正是社會所需要的,是符合社會人類現在內心的追求,我覺得很正常。」

「中國近20年來道德淪喪,社會道德迅速敗壞,實際上是跟中共迫害法輪功同步進行的。」解先生說,「法輪功被迫害的過程,也是中國道德淪喪的一個過程,給人直觀的感覺就是說,在中國做好人很難。」

「說難聽點,做個純粹的好人就等於在中國無法生存,就是因為法輪功學員想做個純粹的好人,才會遭到中共的迫害。」他說。

中共的統治導致人思想異化 打開潘朵拉盒子

「中共的統治導致人思想異化,這很明顯。」解先生說,「從歷史角度來講,中共通過這70年歷次全國性運動,首先破壞社會原有結構,再鼓動人們互相打小報告,互相檢舉揭發。」

「這是共產黨和共產國家的常態。」他說,「這種檢舉揭發模式和互害模式,從一開始的政治運動逐漸擴散到全社會,導致我們所能看到的就是,整個社會在不同程度上都是一個互相傷害的狀態,就是像政府殘害百姓,這是我們常見的狀態。」

「還有就是食品安全問題或各類矛盾,實際上民眾之間也在進行一種迫害,中共暴政把諸惡像潘多拉盒子一樣打開,擴散到全社會,全社會正在遭受這種惡的感染,而且這種惡還在增值。」

「真、善、忍針對的就是這些東西。」解先生說,「中共選擇把真、善、忍抹殺掉,繼續縱容這種惡的發展,所以導致中國現在這種異化的狀態,然後也導致了中國人走到國外以後,與世界普世價值,與正常社會中的觀念、習慣產生一種格格不入的狀態,從小粉紅的表現上,我們也可以略知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