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斯康辛州三名選民已經提起聯邦訴訟,要求排除該州三個縣的大選結果,這三個縣幫助推動祖‧拜登領先特朗普總統。該訴訟如果成功,將使全州超過79.2萬張選票無效,也可能會使特朗普在該州翻盤。

非法選票稀釋合法選票 應取消三個偏民主黨縣的選票

威州三名選民周四(11月12日)提交的民事訴訟稱,有「足夠的證據」表明,密爾沃基縣(Milwaukee)、戴恩縣(Dane)和梅諾米尼縣(Menominee)計算了非法選票,改變或產生可疑的總統選舉結果。這些選民要求法院宣佈這幾個縣的選舉結果「必須是無效的」,並阻止這些縣對其選舉結果進行認證。

這三個縣都嚴重傾向於民主黨,其中密爾沃基和戴恩是威斯康辛州人口最多、嚴重偏向民主黨的兩個縣。就這三個縣而言,拜登以365,289張選票的優勢領先於特朗普。就整個威斯康辛州而言,截至周六,拜登領先特朗普大約20,540張選票,拜登獲得49.6%的選票,特朗普獲得48.9%的選票。特朗普競選團隊表示,將要求重新計票。

「在不排除某些縣的情況下認證總統選舉人,會因『選票稀釋剝奪選民選舉權』而侵犯選民的基本投票權,」訴訟書說,並援引了第一修正案和第十四修正案的保護條款。

訴訟稱,因為非法選票稀釋了合法選票,選民的權利已被侵犯,因此,這些縣所確定的總統選舉結果應被排除,該州才能進行選舉認證。

訴訟援引法院過去的裁決稱,郵寄選票本身就存在舞弊風險,郵寄選票比親自投票更容易發生選民舞弊。它指出,威斯康辛州在2020年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大流行的情況下,「大大擴大」了郵寄選票的範圍。

原告表示,今年「郵寄選票突然氾濫」,意味著選舉工作人員總的來說「較少能仔細審查這些選票,以篩選出欺詐性選票。這就帶來欺詐性選票被計入和『選票稀釋剝奪選民選舉權』的巨大風險」。

原告有先進的技術分析數據

這宗訴訟的原告來自多爾縣(Door County)、布朗縣(Brown County)和奧康托縣(Oconto County)。威斯康辛州民主黨周五(11月13日)提交了一份動議,以對此訴訟進行干預。

3位選民的訴訟稱,原告「擁有先進的技術能力,能夠進行統計分析,找出錯誤和異常情況,如重複投票、未登記的人投票、已故或遷出本州的人投票等」。

訴訟說,原告有具備此類專業知識和數據分析軟件的人員,他們已經開始對現有數據進行初步分析,並將在此基礎上添加最終數據,如官方投票名單,並生成報告。分析結果將顯示「大選結果中包含足夠的非法選票,足以改變或懷疑11月3日的總統選舉結果」。

大量選民無須出示身份證明投票

原告還對大量選民無須出示身份證明投票表示質疑。在今年11月3日大選前,威斯康星自我報告為「Indefinitely Confined」(非明確期限內行動受限者)的選民人數增加了238%,從去年的72,000人,增加到243,900人。「Indefinitely Confined」是一種缺席選票註冊,這種註冊將允許選民在申請獲得標準缺席選票時無須出示身份證明。

威斯康辛州的法律允許選民,在申請獲得進行缺席投票的選票時,如果由於年齡、身體疾病或殘疾等原因,在一段不確定的時間裏行動不便,就可用當地居民住址自我證明即可。這樣,他們就可以被允許提交缺席選票,而且不必出示任何有照片的身份證,儘管他們仍需要投票證人簽字。

訴訟稱,梅諾米尼縣的梅諾米尼縣鎮在今年初春的時候就「鼓勵」選民進行缺席投票,並提供了指南,稱「indefinitely confined」的選民「不需要提供帶照片的身份證」。訴訟還指出,戴恩縣和密爾沃基縣今年早些時候也曾公開建議選民自稱屬於「indefinitely confined」。

結果,梅諾米尼縣、密爾沃基縣和戴恩縣的「indefinitely confined」選民明顯增加。

威斯康辛州的共和黨人已經提出了質疑。他們在今年早些時候表示,這些縣的書記官給選民提供「建議」,這種做法是「故意無視」該州選舉法的行為。威斯康辛州最高法院隨後裁定各縣的建議「在法律上不正確」。

一位共和黨官員11月9日告訴《華盛頓觀察家報》,由於出現的混亂情況,可能已有數以千計的人沒有出示任何帶照片的身份證件就進行了投票。這位官員斷言,共和黨人知道,該法規在威斯康辛州被濫用。

這位官員表示:「它在甚麼時候變成欺詐的?我認為在4月份就變成了欺詐。當時已有人開始把自己列為『非明確期限內行動受限者』對象,而實際上他們並不是。而這種情況只會繼續下去,變得越來越糟。」這位官員指出,儘管最高法院做出了裁決,但對於如何處理那些已經將自己列為這類人的人,並沒有一個明確的裁決。

這名官員說:「這是我們的淨損失,這是毫無疑問的。」他指出,在這樣的選民中,有2.5萬人首次投票。

其它問題還包括缺席選票證人簽字及其地址的問題。根據威斯康辛州的法律,如果沒有證人的地址,選票就不能被計算。

原告指出,威斯康辛州選舉委員會曾發佈指導意見稱,這個問題可以由書記官在證人不出面的情況下加以解決。

訴訟指出,根據該州法律,書記官無權接受選票。如果缺少證人的地址,那麼選票可能不會被計入。

該訴訟還列舉了其他人的例子,陳述了他們所遇到的投票違規現象。

儘管多州出現明顯欺詐,而且特朗普團隊已經提出多個法律訴訟,但主流媒體仍在11月7日急於宣佈拜登勝選。《大紀元》時報宣佈,只有在2020年美國大選所有的法律挑戰解決後才會宣佈勝選者。#

(英文大紀元記者Mimi Nguyen Ly對此文有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