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次美國大選堪稱是一場世紀大戰,它不僅是特朗普與拜登的較量,更是正義與邪惡的對決。可以說幾乎所有美國媒體都參與了這場大戰,它們的搖旗吶喊,呼風喚雨,在很大程度上也影響了大選的走勢。

所不同的是,絕大多數美國主流媒體都淪為了民主黨和左派的「喉舌」,為了給拜登造勢,它們不惜掩蓋真相,編造謊言,忽悠民眾,置正義於不顧,完全喪失了媒體應有的良知;與此同時,大選中也湧現了一批敢於為真相和正義發聲的良知媒體,包括自媒體。

時至今日,大選的走勢在變,人心和輿論在變,媒體也在重新洗牌——一批主流媒體因為對大選一邊倒的報道信譽嚴重受損,影響力陡然下降,市場開始萎縮,而一批敢言的獨立媒體則因為堅持報道真相和守護正義,贏得了億萬民眾民眾的青睞,迅速崛起。霍士新聞頻道收視率大降與《英文大紀元》APP爆紅就是個突出的標誌。

據美國媒體「網關專家」(Gateway Pundit)11日報道,霍士新聞頻道11月7日的收視率暴跌,排在了第三位,遠遠落後於CNN和MSNBC。

而在11月3日大選之前的一周,霍士新聞平均收視率是CNN和MSNBC的兩倍以上。之所以排名倒退,主要是因為這家媒體無視大選中的大規模欺詐行為,並為之辯護。而且,他們的許多主持人公開敵視保守派觀眾。

由於觀眾流失非常巨大,收視率跌至谷底,目前霍士不得不僱用了一家公關公司,來挽救在泥潭中掙扎的頻道。

對此,企業家林奇(Tom Lynch)發推文表示:「我的職業生涯大部份時間都做營銷和傳播。危機管理必須遵循某些戒律。霍士的危機管理註定會失敗,因為很明顯他們不會遵守這些戒律:承擔責任、透明、道歉、負責。」也有網友推文評論說:「建立信任需要數年,但破壞只需數秒的時間,而且永遠需要補修。」

與霍士形成鮮明對比的是,作為獨立媒體的《大紀元》媒體集團,多年來始終堅守媒體的正義良知,努力為讀者提供事實性和公正的報道。尤其是在這次大選中,不顧中共的破壞,頂著對其持偏見的美國媒體的攻擊和面書、推特的封鎖打壓,一直在對特朗普總統進行尊重事實的報道,從來沒有偏見;同時,對於任何競選公職的候選人,無論黨派如何,也都採用相同原則。

特別是在11月3日大選後,當主流媒體紛紛急忙宣佈拜登勝選後,《大紀元》明確表態,在所有法律糾紛解決之前,不會宣佈美國總統大選獲勝者,獲得了廣大讀者的大力支持和稱讚。

對美國大選的如實報道,使《大紀元》受到了越來越多讀者的歡迎,收到的積極反饋數量非常龐大,應用程式下載量猛增。迄今為止,《英文大紀元》APP在iOS和Android應用商店上的下載量總計超過100萬。截至11月12日,在蘋果商店(Apple Store)雜誌和報紙類別中,《大紀元》iOS應用程式下載次數名列第一。

從某種意義上講,這次美國大選對於所有人可能都是一種檢驗,檢驗他們在正邪之間如何選擇,媒體也在選擇自己的歷史定位。

一位網友說得好:「這次大選之後,世界媒體格局必將發生改朝換代式的變化,原來所謂『主流媒體』會成為虛假、聯合欺騙、捲入政變的代名詞,成為一種恥辱。而在這個過程中表現出客觀公正、正義和擔當的少數媒體,將正式步入真正的主流社會——屆時主流社會也將重新定義,不再只代表權力金錢名望高,而必須同時具有品德和擔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