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大選部份州的選票統計還在繼續進行,特朗普競選團隊已在6個州提起訴訟,要求檢閱合法選票,重現公正選舉結果。

特朗普競選團隊與共和黨全國委員會(RNC)11月7日也在亞利桑那州提起訴訟,指控馬里科帕縣(Maricopa County)投票站工作人員發出錯誤指令,導致一些親自赴投票站選民的選票被作廢。截至12日(周四)下午截稿前,亞利桑那州已完成99%的開票,目前特朗普以49.1%的得票率,極微幅落後於拜登49.4%的得票率。

就讀亞利桑那州立大學(Arizona State University, 簡稱ASU)四年級的中國留學生王同學已在美國生活7年,她雖然沒有投票權,但也很關心美國的選情。王同學認為2020的美國總統大選不僅關乎美國未來四年,同時也牽動了世界局勢的變化,尤其是中美關係。

2020學年,亞利桑那州立大學因中共病毒疫情影響,大多數課程都以網絡授課,校園內幾乎見不到學生。(張同學提供)
2020學年,亞利桑那州立大學因中共病毒疫情影響,大多數課程都以網絡授課,校園內幾乎見不到學生。(張同學提供)

2020年11月,亞利桑那州立大學坦佩(Tempe)校區內一隅。(張同學提供)
2020年11月,亞利桑那州立大學坦佩(Tempe)校區內一隅。(張同學提供)

選民上街紅潮vs校園藍潮

王同學5日下午曾親赴馬里科帕縣選舉中心前參與選民的抗議活動。她說:「這是在中國絕對不可能發生的,民眾大規模集會表達自己的政治訴求,要求選舉開票更公平、透明。」

在與當地民眾聊天過程中,王同學發現美國草根選民對國家有很大的熱情。一位西人女士告訴王同學:「我為我們的國家感到非常擔心,我認為需要更多的人出來支持他(Donald Trump),並繼續支持美國以及彼此。如果我們不能正確站起來,我們就輸了。」

王同學說:「我真的很鬱悶,沒想到西方的主流媒體也出現象中共官媒般一面倒的報道。這種操作太明顯了。」她也發現許多學生社團,無論原先是支持女權或是關懷流浪動物,紛紛在面書、Twitter貼出支持拜登的相關文章,王同學認為民主黨一直在透過教育系統,影響、改變年輕學生的觀念。

但王同學也對美國的民主、憲法制度保持信心,因為她看到當選舉系統出現問題時,民眾會站起來捍衛真相。她說:「民主真的不是說說而已,而是建立在美國人的生活實踐。」儘管王同學在社群網站、西方主流媒體裏看到鋪天蓋地慶賀拜登當選的消息,但她也看到了成千上百的民眾上街表示對特朗普的支持。

亞利桑那州立大學遭中共滲透

亞利桑那州立大學有6個校區(鳳凰城大都會的5個校區與哈瓦蘇湖城的1個院校),共擁有近十萬名學生,其中亞裔約有一萬名。該校電腦工程研究生張同學說:「我們學校的中國留學生非常多,有時候也會感覺到壓力。」因為中共長期的資助與滲透,讓張同學有時覺得亞利桑那州立大學就像一個小型的中共觀察機構。

2018年8月,美國國會簽署了《國防授權法案》,該法案禁止承辦「孔子學院」(The Confucius Institute)的大學接受國防部的漢語學習資助。亞利桑那州立大學希望繼續從國防部獲得資助,因此選擇了關閉孔子學院。孔子學院被普遍認為是中共在海外進行宣傳與滲透的統戰工具,受到越來越多的美國國會議員及人權活動人士譴責。孔子學院也被認為是中共監視海外留學生的前哨站,因此其在國際社會備受爭議及抵制。

張同學說:「之前我們學生社團放映紀錄片《假孔子之名》(In The Name Of Confucius)時,就被孔子學院排擠,他們的態度非常囂張。」該片是拿大華裔導演秋旻(Doris Liu)歷時三年完成的調查類紀錄片,探討中共政府斥資數十億美元、打造五百多家爭議性孔子學院的現象。

據非牟利組織「號角項目」(Clarion project)報道,美國教育部數據顯示,大量的資金來自外國政府,以及與政府有關聯的實體,這些外國政府在美國開展滲透與影響業務,試圖塑造公眾輿論和政策。自2012年以來,來自中共政府的資金達6.8億美元,流入87所美國大學,亞利桑那州立大學名列第七,共獲得3,133萬餘美元金援。

「不讓美國變社會主義國家」

張同學所接觸的中國留學生中,有不少是看國內微信發的新聞,或是看西方左派主流媒體的消息,所以很多人擁護民主黨。但張同學卻很認同特朗普,因為特朗普有兩個觀點讓她印象深刻,一個是特朗普曾說:「我們不崇拜政府,我們崇拜神。」;另一個是特朗普強調「不會讓美國變成社會主義國家」。

張同學認為大多數中國留學生都不願意談國內政治,但都很嚮往美國民主、自由的生活。她說:「中國人是用腳投票,2021年託福、雅思最新考位放出,5分鐘搶空不是很能說明問題嗎?大家再怎麼罵美帝,手機還是買蘋果不買華為。」她說,很多出國讀書的留學生花了很多錢,是因為覺得國外的教育好,可是因為中共的滲透,他們沒學到真正有用的知識,學到的很多都是共產主義扭曲了的東西,「有一種錢白花了的感覺」。

民主黨極端的政策讓張同學不安,她認為支持大麻合法化、學校男女同廁,這些都是極端的顛覆人們普遍的價值觀。但張同學也認為這正是美國民主、法治社會的優點,每個人都可以各抒己見,透過選舉來決定人們的訴求與需要,但這次美國大選弊案頻傳,如果真讓作弊者竊取了勝利,那美國立國精神蕩然無存。張同學說:「那美國就不是美國了,我和留在中國還有甚麼差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