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這裏是《薇羽看世間》,我是陳薇羽。

美國選舉還沒有結束,但是美國主流媒體,完全無視如潮水般的大選舞弊投訴,越俎代庖宣佈拜登當選總統,拜登也自稱贏得大選。左媒、拜登和民主黨大佬們一唱一和,號召美國人民接受大選結果,極力渲染和營造拜登已經當選的事實,讓人感覺一群小丑在狂歡?

沒想到,就這樣也有一些國家的元首,包括台灣、加拿大、英國等多個國家給拜登發了賀電。這些國家為甚麼會迫不及待地表現呢?是因為他們被主流媒體的新聞給騙了嗎?可能性應該不大,作為一個國家,應該有更多渠道得到不同情報;可能是他們確定特朗普這回贏不了,他們認為特朗普的對手太強大,沒有勝算,所以才篤定拜登會贏,趕快在第一時間給拜登發賀電,拉攏關係;我覺得也暴露出了這些政治人物缺乏正義感。

或許他們眼中只有政治博弈,根本沒有善惡之分,再要麼他們跟美國的民主黨一樣,都是屬於自由派,理念一致,所以互相支持。不過,他們很可能會面臨尷尬的局面,最後的結果不是媒體宣佈的那樣,特朗普已經開始大反擊。

特朗普團隊開始大反擊

11月9日,美國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發出一份備忘錄,授權司法部對2020總統選舉中大量投票違規的指控立即進行調查。

巴爾簽署的這份備忘錄是發給各州的聯邦檢查官、負責司法部刑事犯罪處、民權處和國家安全處的助理檢察長,以及聯邦調查局局長克里斯托夫·雷。授權他們在選舉認證之前,對選舉違規的指控展開調查。

通常,選舉犯罪處要等到選舉結束,選舉結果得到證實之後才採取行動,但是,如果存在明顯的、顯然可信的違規指控,且指控屬實,可能影響這個州的選舉結果,就可以進行調查。

自從特朗普競選團隊開設了舉報網址和電話,我相信,已經有很多證據被送到他們手中。這可能也是司法部展開調查的原因。

格雷厄姆:賓州老年中心涉嫌「選票收割」

參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11月9日在接受霍士新聞採訪的時候說,賓夕凡尼亞州多個地點的老年護理中心可能涉嫌「選票收割」,他用的這個詞,ballot-harvesting,選票收割,這個詞代表這些選票是大面積地採集。

他說,有二萬五千多老年護理中心的居民同一時間在同一地點郵寄選票,這種機率是很小的,這是屬於異常現象,如果得到證實,這是違法的行為。

密歇根州越來越多人舉報

今天還有一件事情爆出來,密歇根州的總檢察長達娜‧內塞爾(Dana Nessel)在10月28日,也就是大選日以前給大聯盟政治,一家媒體的記者發了一封警告信,要求他們撤回放在網站上的影片,說他們的影片違反了選舉法,發佈了錯誤的信息。這個錯誤信息是甚麼呢?

據這個爆料的記者Shane Trejo說,影片是關於底特律的點票工作人員說他們接受培訓,通過不同的方式來處理選票,進行造假。結果他們的獨家報道竟然收到來自檢察長的警告信,其實就是威脅信。現在,這個記者把這封信公開了。

不止這名記者,密歇根州已經越來越多的人出來舉報了,這些舉報都是有名有姓,都是選舉工作人員,而且他們對這些舉報內容都是要宣誓的,保證所說都是真實確鑿的。

我們看到這些舉報內容涉及到各種舞弊手段,一名底特律的選舉工作人員Jessy Jacob寫了一份宣誓證明,說她接受了她主管的培訓,教她怎樣調整郵寄日期,去處理那些遲到的郵寄選票。她的主管要求他們每個工作人員都必須練習這個操作。

還有一名舉報人說,他看到數億萬計的選票從國外運來的。跟其它選票不一樣,這些盒子被運到房間的後面。他發現這些選票都是給拜登的。還有一名證人發現,幾千張選票被非法輸入,每一張都被偽造和人工輸入出生日期為1900年1月1日。當他問這怎麼可能,他被告知這是來自韋恩縣的要求。

這些舉報都是非常有力的,接下來就看司法部怎麼開始行動了。聽說昨天巴爾在授權展開調查後,司法部選舉犯罪處處長皮爾格(Richard Pilger)今天辭職了。從他在給同事的告別信中,看起來,他並不贊成在大選結束前,對選民欺詐展開調查。巴爾應該是跳過他直接宣佈展開調查的。希望巴爾這次能做出公正的行動,破除之前特朗普總統打算撤換他的傳言。

朱利安尼:掌握足夠證據改變賓州選舉結果

昨天特朗普團隊在賓州也正式提起有關選舉欺詐的法律訴訟。這個星期他們還將陸續在其它搖擺州提告。賓夕凡尼亞州是非常重要的搖擺州,有20張選舉人票。

特朗普競選團隊昨天指控賓州的選舉程序違反了憲法,因為賓州為郵寄選票和親自到場投票,制定了不同的核查標準和透明度。這種雙重標準的做法違反了憲法的平等保護條款(Equal Protection Clause)和選舉與選舉人條款(Elections and Electors Clauses)。

也就是說,親自到現場去投票的選民,必須在登記簿上簽名,然後與選民名單核對,整個過程必須在有法定授權的投票監察員監督的投票地點進行,並以透明、可核查、公開和可觀察的方式計算這些選民的選票。而賓州對郵寄選票卻沒有核實或監督機制,使這些郵寄選票成為黑箱操作的有利條件。

賓州的司法部門也是參與黑箱操作的一個部份。賓州共和黨人已經提起訴訟,要求聯邦最高法院對賓州高等法院的司法結果是否違憲進行裁決。

賓州議會去年專門就大選郵寄投票立法,規定只有在大選投票日,也就是11月3日晚上8點之前收到的郵寄選票才有效,在那之後收到的郵寄票都自動作廢。但是,這條法規在上周計票的時候,卻沒有被執行,於是共和黨人在州法院申請緊急禁止令。結果賓州高院裁決,只要選票是在選舉日後3天內寄達,就會納入計票。

賓州法院的這個裁決,跟賓州的郵寄選票立法是相違背的,把收到郵寄選票的有效日期延長了三天。所以,賓州共和黨人在上周五(11月6日)緊急上訴到聯邦最高法院,提出了兩個訴求:一個是請最高法院加速審理;另一個請求最高法院審查州法院的裁決是否違憲。

最高法院大法官阿里托(Samuel Alito)負責處理這個緊急案件,並在上周五當天命令賓州所有縣級選舉委員會在法院進一步下令之前,先單獨存放所有11月3日晚8點以後接收的郵寄選票;如果需要計算這類選票,則應單獨計算。

阿里托拒絕了賓州共和黨希望最高法院加速裁決的請求,表示下一步會提交這個案件到高院,由大法官們共同審理。順便說一句,《紐約時報》在報道這個新聞時,說最高法院否決了賓州共和黨人的訴求。美國主流媒體現在已經可以睜著眼睛說瞎話了。

按照美國聯邦憲法第一條規定,各州有關選舉的時間、地點等規定,由各州的參眾兩院制訂。賓州法院沒有權力改動州立法,如果從這一點來看,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們應該會裁決,賓州法院的裁定違憲。那麼,賓州在11月3日晚8點之後收到的郵寄選票,就將全部作廢。我們不知道這部份選票數量有多少,但絕大部份肯定是投給拜登的。

特朗普總統的律師朱利亞尼(Rudy Giuliani)說,他們掌握了足夠的證據,可能改變賓夕凡尼亞州的選舉結果,因為賓州可能有多達90萬張無效選票。按照目前的趨勢,拜登很快就會因為選舉舞弊而遭到起訴。不過,他們只是想政變,他們正在積極的推進他們的政變計劃。

拜登要求總統權力移交被拒

昨天,拜登向美國總務署(General Services Administration,GSA)提出要求總統權力移交,被總務署拒絕。今天,拜登過渡小組的一個官員威脅,如果聯邦總務署拒絕「立即確認」 祖拜登和卡瑪拉‧哈里斯是當選總統和副總統,他們就將採取法律行動或其它正在考慮的辦法。

這是赤裸裸的威脅啊!完全無視2020總統大選還沒結束這個事實,假借選舉的合法外衣,實際上是一場非法的政變計劃。

估計特朗普總統早就已經識破他們的陰謀,並且提前做了安排和部署,已經有一套應對方案了。不然,在這種火燒眉毛的時候,聽說特朗普總統還去打高爾夫了,應該是早已胸有成竹了。

特朗普還撤換國防部長

昨天,特朗普還撤換了國防部長埃斯帕(Mark Esper)和幾乎所有五角大樓的高級情報官員、參謀長,任命國家反恐中心主任克里斯托夫‧米勒(Christopher Miller)擔任代理國防部長,立即生效。

埃斯帕在美軍從海外重要基地撤軍,斬首蘇萊曼尼這些事項上,一直跟特朗普意見相左,而讓特朗普對他最不滿意的,是他反對使用現役部隊平息國內Antifa組織的打砸搶。

埃斯珀一直藉口那些是各州州長管轄的範圍,拒絕和抵制援引《叛亂法》。現在特朗普總統將他撤換掉,應該是對接下來的司法程序充滿信心,將會贏得勝利,不過勝選之後,民主黨人將會啟動他們的第三套方案,發動暴亂。特朗普總統是為了應對暴亂做出這個決定,到時候,將會動用軍隊制止騷亂。

其實從目前來看,我認為特朗普總統是有預案防止選舉舞弊的。雖然我們大家都很擔心邪惡太猖狂,但是現在看來,形勢已經開始朝有利特朗普的方向發展了。

正義的力量在彰顯

我相信這就是正義的力量在彰顯,在歷史上,很少有像現在這種正邪如此對立、善惡如此分明的時刻。我們就是處在一個非凡的時代,大家有幸成為這個時代的見證者和參與者。我們每個人發自內心對正義的選擇就會推動這個社會前進的方向。

所以,這裏也希望大家能行動起來,美國的朋友,可以給特朗普團隊做義工,可以捐款,因為打官司的費用非常的昂貴,那天有朋友留言,說7000萬人給特朗普總統投票,每人捐5美元,就會有三億多美元,大家匯聚溪流成江河。還有像我們其它國家的朋友,可以傳播真相,讓更多人能做出正確的選擇,我們和特朗普總統一起拯救美國,拯救世界。

今天就說這些了,《薇羽看世間》,我們明天見。

(本影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