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0日早上,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參加列根學院在華盛頓的自由民主中心(The Reagan Institute's Center for Freedom Democracy)開幕式,並應邀做了演講。

華盛頓列根總統基金會和研究所所長羅傑·扎克海姆(Roger Zakheim)在開場致詞中說:「我們的使命不僅是保存歷史,而且應致力於民主自由的永恆價值以及和平的未來。」

人們願選擇自由而不是專制

1982年,列根總統在威斯敏斯特大教堂向英國議會的演講中,提出了自由世界的設想,即建立民主的根基,讓人們選擇(適合於)自己的方式來發展他們各自的文化,並通過和平的手段解決分歧。當時的蘇聯共產主義還很強大,媒體批評甚至嘲笑列根的講話,而歷史見證了列根總統的遠見。

扎克海姆說:「如今這一目標和40年前一樣緊迫,世界上的獨裁政權正在崛起並壓迫本國人民,削弱民主的體制……列根總統知道,人民如果可以選擇,他們必會選擇自由而不是專制。」

蓬佩奧表示,二戰之後,沒有人比列根總統更能恢復美國人民對自由民主的信心。列根總統在演講中談到了美國建國時的承諾,自由的人們應保持清醒和決心,幫助他人也獲得自由。

蓬佩奧說:「我小時候在加州長大,列根任加州州長,那時的加州與現在非常的不同。列根相信(世界上)沒有其它國家擁有像美國一樣的自由(制度),他自信地面對每一個威脅。今天我們面對著許多威脅,我同樣有信心,美國將戰勝共產主義和恐怖主義的挑戰。」

「在歷史上,從來沒有一個國家像美國這樣,政府的建立是為了保護人們與生俱來的權利,這是我們如此出色,並吸引奮鬥者和追求美好生活的人們的原因。」蓬佩奧表示,沒有家庭想移民伊朗、俄羅斯或委內瑞拉。

美國在外交政策上的轉變

蓬佩奧說:「列根總統將自由的信念和美國的承諾置於外交政策中,特朗普政府也遵循了這些原則。在中東,我們摧毀了伊斯蘭國(ISIS),並殺死了巴格達迪(Baghdadi)和蘇雷曼尼(Qasem Soleimani),恢復了強大的對伊朗和恐怖主義的威懾力。美國還承認了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以及戈蘭高地是以色列的一部份。」

「和列根總統對莫斯科的要求一樣,今天我們也向北京政權(中國共產黨)傳達了問責制、透明度以及互惠互利的要求,我們不能無視其在南中國海的擴張、對美國企業的脅迫、對台灣的威脅、對基本人權的侵犯,以及在新疆、西藏和其它地方的暴行。面對這一挑戰,不僅需要外交上的努力,我們還需要維持和平的軍事力量。」

作為國務卿,蓬佩奧出訪了許多國家,以建立廣泛的聯盟。他說:「我經常聽到人們說不想在中國(中共)和美國之間做選擇,但這是獨裁和自由之間的鬥爭。我們已經喚醒了他們,使他們認識到(中共)這個馬克思列寧主義怪胎對世界的威脅……特朗普政府成功地實現了在外交政策上對國家安全以及全人類自由的轉變。」

美國在世界舞台的作用

蓬佩奧表示,「美國將應對這些挑戰,以保護我們的價值觀和生活方式。儘管我們也有缺陷,但我們對國家的熱愛、美國的建國原則以及對未來的承諾都是獨一無二的,美國本身就是自由與暴政的對比。如果我們做對了,美國就會變得更加強大、自由和自信,我們將應對中國(中共)的挑戰。」

列根總統在上任初期就談到要建立民主的基礎,把蘇聯共產主義放進歷史的灰燼中,這是大膽並具有前瞻性的。

蓬佩奧說:「我們完全有理由和列根總統一樣樂觀,美國是一個深入人們心靈的理念,這種對自由的熱愛和渴望在世界各地存在。31年前它引領東德數百萬人推倒了柏林牆,今天,我們在香港、委內瑞拉、白俄羅斯、尼加拉瓜和伊朗人民的內心看到了這種願望。美國是一個特別的國家,而且世界需要我們不辜負我們國家的天命之約。」

應對中共的挑戰

面對中共,蓬佩奧表示,「這是本屆政府面臨的主要挑戰。我們生活在存在著共產主義政權的世界,他們有自己的治理模式,但是他們不會像習近平政府那樣,意圖影響這個世界。在尼克遜圖書館的演講中,我們第一次完全確定了所面臨的挑戰,這是特朗普政府的回應,並將引起全世界的回應。」

在數字時代,中共使中國人民也生活在一道牆內(Great Firewall),將自由世界拒之門外,讓中國人生活在其防火牆之內。蓬佩奧說:「我們的基本工作是確保中國人民能夠訪問到信息、數據以及他們需要看到的所有事物,使他們也能夠分享我們的自由。正如列根所說,這種與生俱來的對自由、人權和尊嚴的渴望深入每個人的靈魂。而我們有能力幫助他們拆除防火牆,這將使中國人民能夠做出與其現任領導人不同的一系列決定。」

蓬佩奧表示,「實際上,我們已經花了很多時間做這些事。第一,我們在國務院組織了不可剝奪權利委員會,這是為了重新確立美國的外交政策以及對人的尊嚴的基本認識。我們追溯到《獨立宣言》,再回到《世界人權宣言》,這些是由上帝而非政府賦予人們的政治權利。

「第二,關於宗教的自由問題,關乎人們的良知和信仰,中共在其內部,在西藏、新疆和內蒙都在壓制人們的權利和自由。每次中美各個層面的對話,我們都會提出這個問題,這是我們的基本義務,我們代表著美國人民。」

蓬佩奧認為,美國已經做了很多努力來改革世界衛生組織,但歷屆政府都失敗了。還有世界知識產權組織,那關係到美國的就業和財富,卻由中共控制的人管理著,這是一場激烈的比賽。「我們要確保擁有合適的團隊、組織和機構,我們建立了由90個國家/地區組成的反恐怖主義聯盟;我們聯絡了近50個國家建立『清潔網絡』,拒絕中國的電信基礎設施,拒絕華為等,我們應利用它造福世界。」#